导读:Admjeinsbt 这次演讲带来的反响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 并深感不安。现申明及致歉如下: 我深爱自己的祖国和家乡,为国家的繁荣发展深感自豪,也希望今后用自己在国外的所学弘扬中国文化,为国家做积极贡献。演讲只是分享自己的留学体验,完全没有对国家及家乡的否定或贬低之意。

111.jpg

现在微博为Admjeinsbt 果不其然杨同学就毕业演讲解释了、道歉了,可是伤害已经造成了,就如同热评@邵小怿嘟嘟 所说的一样,杨同学此番言论让多少留学爱国青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依然那句话“此去西洋,应深知中国自强之记,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希望大家铭记于心,付诸于行。最后感谢许许多多类似于@邵小怿嘟嘟 的爱国青年们,你们不辞辛苦为祖国正名,你们就是最棒的。

111.jpg

杨舒平女士,@Admjeinsbt 今天你因为一段演讲稿而出现在了公众视野里,和曾经的你一样,我生活在中国云南昆明,我一直认为美丽且洋气的地方,所以我还是忍不住敲下了这篇文章,以期你能看到并且回应。

首先我想谈谈您演讲中提到的到达美国吸了一口气,很甜。恕我直言,如果昆明空气如您所说的那样糟糕,那么您降落美国机场呼吸了一口很甜的空气后发生的不会是摘下口罩,而会是倒地不起。毕竟昆明是云贵高原,海拔还算高,而且你又说我们空气差,相应的氧含量应该较低,你突然到达一个空气超好的地方,难道不该出现点醉氧现象以表尊敬?不过千万也别说您出现这个现象了,毕竟我去以干净著名的瑞士和日本之类的地方的时候可是没有感觉到的。希望您以后污蔑家乡的时候考虑周全点,别给我们这些斤斤计较的小人留下把柄。

说实话,我第一次了解到美国这个概念是03年左右,彼时我三四岁,刚能记事。对这个大洋彼岸国家的了解全通过一个总爱来我们家做客的老人——阿瑟,他是一位退休的美国海军,他来到了昆明,为了养老。尽管当时我只会用英语说一两句简单的问候话语,但是这不妨碍我看着他兴奋的和我的父母聊天,当然我那个时候也听不懂他们说的英文,不过他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我却至今能想起。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结识了更多来自国外的人,譬如我的表叔,他应该是很早的那批老留学生,在读完华罗庚先生的研究生后他毅然赴美求学。后来也会有母亲的其他朋友来家里做客,有法国人,以色列人,地道的美国人……在他们都常说,昆明更像一个欧洲的城市,我也赞同,这里确实宜居。

您所说的五年前应该是2012年,我13岁,应该是初一,我彼时的外教就是来自美国的地道美国人,他并没有因为呼吸着昆明的空气而生病甚至是窒息。相反,他很好很快乐地在这里活着,养了一条可爱的萨摩耶,也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归宿。也是在那年前后,一位来自巴黎的教授,当然也是地道的法国人,来这里做客,我的父亲一次亲自下厨招待他们一家人,我犹记得他们家人的愉快神色和对父亲厨艺的极大赞赏。甚至因为那顿饭,这位教授爱上了他从前从未吃过的干辣椒,于是我的父母在送他们上飞机前也特地为他们准备了一包让他带回法国。这些人当时绝对没有因为不戴口罩呼吸而生病,一个也没有!

我母亲的朋友嫁了一位荷兰人,美国空气好,但荷兰也很好。他们夫妇和他们的两个可爱的孩子,迄今为止还在昆明这片土地上活着,我见他们很多次,从来没有一个带着口罩。如果你脆弱会因此生病,那么难道孩子不脆弱吗?可据我所知他们也没有因为空气而生病。

我很想问问,杨女士,您真的住在这里了解这里吗?您有亲自用相关的设备测过这里的空气质量吗?

我和身边很多同学都有出国留学的打算,为了申请学校我们参加了很多课外的志愿者活动,很巧我曾经参加了一个和空气质量有关的活动,尽管我是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我还是坚持了那么一段时间。测量的地方就是我就读的高中,没有特别找个干净的森林或是公园。我承认这里空气质量并没有一些美国城市好,但是好的时候20到30,差的时候70的空气质量真的足以使您一言不合就患病吗?我表示质疑。

你也许会对我说,那么较真做什么,这只是一篇无关痛痒的毕业演讲。甚至你可以辩解说这个空气只是为了引出后来言论自由的空气,但是我依然想问问您,当您在演讲台上面对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撒谎污蔑自己的家乡时,您愧疚吗?

您知道吗?所有我认识的人中认为这个城市肮脏落后贫穷的不是那些真正的外国人,而是如您一样曾以此地为家乡的人。当然,您不是第一个我认识这样做的人,但是却是引起公众反响最大的一个。

如果这个家乡在你眼中真的就是如此不堪,而你又微博里说你爱国,那么你该做的是来改变这些而不是在台上胡说八道。你爱你读书的地方我不反对,但是请别用污蔑别人的家乡的方式抬高你所爱。

分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