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岁的黄望香和餐饮打了近二十年的交道。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她两年闭门思过的时间。“当初做餐饮纯粹为了替母亲分忧。”她称,原本她可以在企业做一名工人的,因为看到母亲太劳累,才决定做这一行。与大多经营者不同的是,黄望香初次创业出奇地顺利,以至于她“忘了”做生意的风险意识。结果是,在后来转行时,不到一年,她就亏光了老本。在遭遇挫折的过程中,黄望香并没有沉沦,而是痛定思痛,在反思中寻找前进的方向。

  18岁辞职创办火锅店,28岁现金滚到百万元

  1968年,我出生在汉口一个普通的工人庭。我10岁那年,父亲不幸去逝。为了养家糊口,一直做家庭主妇的母亲不得不在江岸区一个街道上办了一家小餐馆。

  平时放学之后,我就到小餐馆帮忙洗碗、扫地,每逢周末,我就帮忙到厨房打下手,时间一长,我就对餐馆整个操作流程比较了解。不过,那时,我并没有想到自己会从事这一行。

  1983年,我初中毕业,当时的政策允许子女顶父亲的班,母亲就让我到父亲生前的单位武汉市拖拉机工具厂上班。母亲则转行在汉口江汉区卖早点。每天我都要帮母亲卖早点到7时左右,然后去上班。

  1985年,母亲将餐馆的规模做大,取名“黄记小炒”,店里也有了十多张台位。我下班后,常到厨房给母亲帮忙,对餐饮这一行的认识就这样渐渐加深。

  一次,母亲身体不舒服,店里客人较多,我请了一天假,专门帮母亲打理店里生意。一天下来,我累得直不起腰来。试想,我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都累成这样,我50多岁的母亲又如何受得了呢?于是,我提出辞职帮母亲打理酒店。但母亲认为,我是一个女孩子,今后需要找一个好婆家,而那时做生意一般都会被人瞧不起的。因此她坚决不让我辞职。

  怎样才能帮母亲呢?我开始研究武汉餐饮市场,通过走访我发现,武汉火锅店市场的发展空间较大。为了能尽快替母分忧,我就向母亲谎称经营火锅店比上班更有前途。

  黄望香说,当时并不知道做火锅就一定能赚钱,但为了替母亲分点忧,就自作主张地辞了职。

  辞职回家后,我向母亲仔细分析了开火锅店的前景。母亲认真听完我的分析后,同意一次借我13万元,让我自己开一家火锅店。

  经过近3个月的考察,我在汉口黄兴路一带租了一个门面,创办了“太珍天外天火锅城”,虽然我对经营火锅店没有经验,但凭借多年混身餐饮业的熏陶,我直觉认为火锅市场大有可为。

  开张后,我就整天泡在火锅店里。经过近一年的潜心经营,店里的生意开始出现排队现象。我暗暗琢磨生意好的原因,结果发现到火锅店吃饭的多半是外地人,他们出差到武汉吃火锅图的就是经济实惠。于是,我就将火锅店定位于适合大众消费的经济实惠型餐饮店。由于在价格上占优势,武汉一些本地人也开始到我的火锅店来消费。

  “开餐馆一直有个很奇怪的现象,生意好时,你不需要怎么管理都能赚钱;倘若没有什么人气时,无论你怎样费心经营,生意难有起色。”黄望香说,看着周边更换频繁的酒店招牌,她也开始居安思危:我的酒店明天会不会也像它们一样面临倒闭。

  我每天小心翼翼地经营着我的酒店,生怕有一天我的酒店也会出现生意不景气的情况。也许正是这种战战兢兢的想法催着我向前跑,我才能每天都用心去经营。一晃十年过去了,28岁那年,我的资产终于超过了100万。1998年,汉口的火锅店也开始多了起来。我想自己在这个行业干了十多年,也不过赚了百余万元,如果再守下去,估计也不会有多大起色。于是我决定转做中餐生意。

  黄望香说,当手中有钞票之后,想法就越来越简单,那就是如何让这些钱生出更多的钱。

  一年之内亏了100多万元,穷得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了

  1998年5月,我事先并没有向业内专家请教,仅仅凭着自己开火锅店的经验,就大胆地投入150多万元开了一家“旺旺酒楼”。酒店有八十多张台位,员工也有近百人。

  开业没多久,生意就出现不景气的兆头。但我认为,生意要守,过个两三个月,生意肯定就会有起色的。很快,9个月过去了,我却不得不面对现实:我投进去的150多万元,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蒸发”了。无奈,我只好转让店面。

  为了还清欠款,我卖掉了项链、戒指等贵重物品去还债。我知道,虽然自己亏了本,但不能给人留下不诚信的印象。记得在还清所有欠款那天,我穷得连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了,只好一步一步地走回家去。到家后,我不吃不喝,闷头睡了两天两夜。

  “醒来之后,真是揪心的痛埃自己辛辛苦苦赚了十多年的钱,转眼之间付诸东流。”黄望香说,那种感觉如今仍然历历在目。

  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与任何人说话。当时我就是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在18岁时把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却在30岁时变成一个穷光蛋。心情低落时,看周围什么东西都觉得不顺眼,我几次试图说服自己接受事实,但心里就是无法面对无情的现实。我整天在家中心烦意乱,既不想去上班,也不再考虑如何东山再起。日子除了消沉还是消沉。大约有两年的时间,我都是在极力反省自己。我认为自己错在过于自信。也许是最初创业时太顺利的缘故,以至于自己后来有点过分地相信运气,而忽略了一个经营者应有的冷静和为企业作好准确市场定位的职责。

  但以什么项目为主打呢?我想起自己几年前曾经到重庆考察过当地餐饮市场的情形,我记得重庆的一些火锅店个个都很有特色。刚好有一个亲戚从重庆回来,他说重庆的火锅非常好吃,并建议我不如回头去做老本行———经营火锅店。听了他的建议,我就想,能不能把重庆的火锅模式引到武汉来呢?

  说实话,在决定重新创业前,我虽然恢复了一点自信心,但有了此前的失败,这次对于是否把重庆的餐饮模式引进武汉,我还是慎之又慎。因为这毕竟既是机会也是挑战,我不能确认自己的抉择是否正确。最后,经过反复权衡,我决定找朋友借1000元,与几个熟人一起到重庆考察当地的火锅市常

  重庆之旅觅商机,武汉二次创业终腾飞

  到重庆后,当地的朋友把每个火锅店的情况作了一个详尽的介绍。然后我们有选择性地作了一些实体考察,最后通过反复比较,我们认为重庆德庄火锅比较适合武汉人的口味,于是决定将其引进武汉。

  看准这个行业后,我就回家跟家人商量,侄子黄伟认为这个行业大有可为,当即承诺借给我全部启动资金。母亲为了支持我,毅然将自己住的房子都卖了,并将所卖房款全部给我,作为我第二次创业的资本。

  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下,我发誓这次创业一定要成功,结果还是事与愿违。2001年,我与人合伙在武汉开办了首家德庄火锅店,后由于双方经营理念不一,我与合伙人不欢而散。说实话,跟合伙人分手后,我虽然有点伤心,但更多的是不甘心———难道我真的与财富无缘?次年5月,经过重庆公司总部负责人的授权,我获得在武昌地区使用重庆德庄火锅的经营权,于是我将从合伙人那里拆回来的资金全部拿了出来,在武昌彭刘杨路开了一家店。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经营平台,我将自己的全部心血和智慧都投入到了里面。我知道,自己所有资金都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借来的,再不能有半点差错了。经过两年的努力,我不仅收回了投资成本,而且也将自己以前亏的钱全部赚了回来。有了钱之后,我在武昌徐东路开了第二家店。公司步入正常轨道之后,我开始尝试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去年7月,我听从朋友的建议,在汉口三阳路创办重德火锅店,这是我自己创立的品牌。目前,虽然在武汉没有多大的名气,但我对自己的火锅店充满信心。

  虚心学习、努力执著、注重服务、与朋友真诚分享,我相信这将是通往成功的秘诀。

分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