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县全力推进全株青贮玉米种植技术成果转化_励志网

卢氏县全力推进全株青贮玉米种植技术成果转化

2018-06-18 11:20 来源:励志网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两人谈得并不愉快,吴长江撂了一句话,“出来混是要还的。”

三十多平的房间里,他的声音小到如果一根针掉落在地上,也可以听清那微颤的“咣”一声。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来,随我去的摄影记者说,我们的声音小到,他一句也没听清。他只是站在距离我们三米开外的地方等待抓拍。能让他记住的是,“那双眼睛,充满杀气盯着你,挺瘆人的。”

2012年12月份,德豪润达共斥资16.5亿港元,以场内和场外交易的方式,完成雷士照明逾20%股权的收购。其中,11.81%的股权受让于吴长江。此间,吴长江亦通过认购股权,成为德豪润达的主要股东之一。不久后,德豪润达便公开表示,将支持吴长江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和管理层。

总之,结果是,王冬雷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他半天不眨一下眼睛,多次重复一句话,“企业是我的。我是英雄。”他也几次反问“凭什么?”

当天晚上,雷士照明发布公告,董事会全票通过罢免吴长江雷士照明董事和CEO职务,由王冬雷接任雷士照明董事长。

其后,在王冬雷支持下,2013年1月,吴长江重新被任命为CEO;2013年4月,阎焱辞任雷士照明所有职务,由王冬雷接任董事长。6月,吴长江被雷士照明股东推举为执行董事。吴长江与阎焱之争划上句号。

吴长江的说辞是王冬雷“打击报复”,据吴长江说,有人向他举报,“他(王冬雷)通过广州的公司与雷士照明做关联交易,每年有两个亿的销售额。不久前有人向我举报,我开始调查这个事。还有他从去年开始,就拿德豪润达那边的费用,来雷士这边报销,数额达上千万,我们管理层反对,他就怀恨在心。”

吴长江的强制任命惹怒了阎焱,在一次董事会上,当着全体董事和副总裁的面,阎焱开始训斥吴长江,“不遵守契约规定”。

2012年5月25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吴长江请辞雷士所有职务。7月12日,吴长江推翻了此前因健康原因“闪辞”的说法,承认辞去一切职务是受投资人及董事会逼迫的。“5月21日阎焱告诉我经董事们商量,一致要求我辞去公司一切职务,并要求我先回避一段时间。”

吴长江江湖习气。2012年5月25日在与资方股东阎焱和施耐德陷入股权之争时,吴长江也被“赶出”过雷士照明一次。但当时驱赶吴长江的行动并没有成功。在被辞任公司一切职务之后不久,吴长江组织工人把董事会拘禁了24小时,逼迫董事会同意让他继续成为雷士照明的CEO。

两个月后,我从网上看到了俩人握手言好一起接受视频采访的新闻。雷士照明董事会决定设立一个临时运营委员会,任命吴长江为公司临时运营委员会负责人,管理公司日常运营。

吴长江称与王冬雷在合作之初,签订了一份协议,明确规定,王冬雷不得干扰吴长江经营雷士照明;吴长江也不得过问德豪润达的经营情况。吴长江表示,其一直遵守协议,没有干涉过德豪润达的经营。目前吴长江持有德豪润达9%的股份,是仅次于王冬雷的德豪润达第二大股东。对此,王冬雷称上述互不干涉协议只有一年的有效期。吴长江否认有时间限定。

王冬雷对吴彻底失望。

吴长江觉得“很不爽”,“我是做了贡献,却反过来说我关联交易。凭什么!”

吴长江接到秘书通知,下午两点半董事会召开电话会议。吴长江不知道会议内容。

#p#分页标题#e#2008年8月,吴长江打算收购英国一家照明企业,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一提议在董事会遭到了否决。吴长江不服,“我的公司我说了不算?那好,我自己买!”最后,吴长江自己花10万欧元收购了该公司。

我给吴长江发了个短信,“恭喜吴总,重回雷士。”而后,石沉大海。

开端:文明人和野蛮人的较量

其实早在今年6月,关于小米要开银行的消息就传了出来,尤其是今年9月小米支付的上线,让小米在支付领域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不过对小米支付而言,在微信支付和支付宝的巨大竞争之下,并没有太大的优势,可能就连小米用户也对所谓的小米支付不太上心,毕竟大部分人已经习惯了微信支付和支付宝,尤其是小米的主流用户年轻人,这一次,小米银行的正式上线,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雷士创始人吴长江和投资人阎焱之间的矛盾首次浮出水面。

各地工厂的罢工和经销商的闹事让雷士股价大受折损。或许是迫于公司稳定,阎焱和吴长江分别作了退让。

王冬雷说,是因为他后来得知:2012年吴长江在将股票卖给德豪润达后的第一周便召集了他的6位心腹高管,传达了两层意思,“第一是雷士照明现在成外人的了,要团结在一起,谁进来把谁赶走;第二则是要把雷士往烂里做,把股价做到2元,然后再一起把雷士买回来。”

2012年,7月。北京。五洲国际大酒店,17层。阴天。

这些隐藏着的火药引爆于2012年,5月。

几天后,雷士照明员工开始声势浩大地罢工,供应商则威胁注册新品牌“另起炉灶”。

后来的场景被一段视频曝光出来。

吴长江坐在我对面,身体前倾,声音微小。他刚“失踪”回来,之前,有人说,他被公安机关带去接受调查了,也有人说他躲债去了。作为曾经的董事长、创始人,他距离首次被赶出雷士整整两个月。那次回来,他说要翻盘整个雷士事件,他要重回雷士。

阎炎也越发觉得,和吴长江沟通不了。

吴长江是白手起家,性格强势、豪爽、自负。一手创办的企业里,他习惯了说了算。但是,他的这一“自由”在2006年引进软银的投资后变得“别扭”。

调查结束,吴长江申请重回雷士。

2014年8月8日,下午一点多。重庆国际金融中心26楼。

现在想来,吴长江大概应该感激阎焱,没有赶尽杀绝,也没有暗箭难防,更没有动武。和文明人的战争,最后以妥协收尾。

阎焱是投资界出了名的“冷酷杀手”。有人形容他“够贪婪,够冷酷”,这曾是形容华尔街投资家们的最恰当不过的词语。

前有阿里的网商银行,腾讯的微众银行,以及同样是最近宣布涉足银行业的美团,互联网银行是越来越热闹了,相信不久以后,同样是在互联网公司,还会有更多的互联网银行诞生,毕竟在现如今,不跟金融沾边的互联网公司感觉都不能自称大公司。

那时,他恨阎焱,那个把他赶出雷士的人,软银中国软银亚洲信息基础投资基金总裁,中国最知名的风险投资人之一。

高潮:野蛮人之间的撕咬

一场重回雷士的纠纷由此开始。

王冬雷答,“没法。”

12月22日晚间,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外公告称,该院已对雷士照明(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雷士”)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吴长江挪用资金、职务侵占案作出一审判决。因挪用资金罪、职务侵占罪,吴长江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没收财产50万元,他还被法院责令向重庆雷士照明有限公司退赔370万元。

小米,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颠覆手机行业的公司,如今它的身上有太多的标签,互联网科技公司、智能手机厂商、智能硬件厂商,甚至还有不少人将小米称为“百货公司”。

不过,他的反抗没有实质效果,当天的电话会议,股东全票通过罢免吴长江。

吴长江怒了,暴跳起来,俩人对着指责。吴长江对记者说,“这是第一次在董事会上闹翻。本来这事是可以商量的,他可以单独找我谈,但是他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指责我,不给我面子,我要是不怒,让我以后怎么在兄弟面前混?”

就在前一夜,雷士发布了公告,拒绝吴长江回董事会。吴长江说,“很难过,很疲惫。”

这次,他用同样的手段威吓阎焱。

#p#分页标题#e#会议开始,吴长江被打了一闷棍,议题是罢免吴长江雷士照明董事和CEO职务,同时被罢免的还有他的数个亲信。电话会议成了吵架,吴长江电话里吼,“是王冬雷打击报复!”

吴长江和阎焱的纷争始于合作之初,2006年。

后来,警察来了,双方律师也来了。吴长江和王冬雷单独聊了二十分钟。

昨天下午,小米又搞了个大新闻,小米创始人雷军通过微博宣布由小米参与创办的互联网银行正式上线,取名为“新网银行”,同时这也是真正意义上的第3家互联网银行。

重回雷士,但并没有职务。在随后的半年多里,吴长江找到了战友——王冬雷。

当初的战友,反目成仇,为什么?双方各执一词。

2006年,软银赛富以2200万美元购买了雷士约55.5万股股票,占雷士股权比例为35.71%。作为创始人兼大股东,吴长江拥有两个席位,软银占据三席。这意味着,董事会要决定某件事,只要阎焱不点头,就难办成。

当初,小米因为“饥渴营销”一夜爆红,也有无数人因为小米的“饥渴营销”选择逃离小米,成了其他品牌的忠实拥护者,这一次,雷军能不能靠小米银行成功挽回一局,还是很值得的期待。

当天,王冬雷带人在雷士接管到一半,吴长江动用几十人把新任管理人员赶出总部。

视频中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德豪润达董事长王冬雷,带人在吴长江的办公室闹事,打伤了吴长江的助理和司机。

吴长江一个人决定,任命了一个副总裁,并没有经过董事会同意。这是他的做事风格,用人大胆。此副总在生活作风上颇让阎焱看不惯,但是吴长江不管,“只要有才,又忠诚,就重用。那些不好的方面我可以去限制他。兄弟之间讲的就是信用。”

因为涉嫌关联交易,吴长江被警察带走问话,阎焱做出决定,让吴长江请辞。他也实在看不惯吴长江无视规矩的江湖习气,认为会给上市公司带来风险。

历时四年多,两次被董事会赶出雷士,一次重回雷士,吴长江最终还是丢了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期间,他和投资人阎焱斗,又和大股东王冬雷斗,规矩的、血腥的都用上了,在文明人和野蛮人之间,吴每一局都输得更惨。

2011年5月份,该公司盈利,雷士给了吴长江100万人民币,把公司收入雷士。吴长江很高兴,终于证明自己是对的,给不给他利息都无所谓。但是,阎焱认为,这是给了吴长江面子,因为以他个人的身份,不经过董事会同意,是不能拿着雷士的牌子出去并购的。这涉及到关联交易的问题。

与小米“牵手”创立银行另外两家公司,一个是国内最早创立的民营企业集团新希望,一个是成都乃至四川最具影响力的连锁超市红旗连锁,不管是公司实力还是用户口碑,在各自领域都有相当的影响力,三家走到一起可谓是强强联手。

采访结束,吴长江站在左边,阎焱站在中间,右边是施耐德电气(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朱海。三个人都咧着嘴笑,吴长江笑眯了一只眼。

原因很简单,因为小米的产品线,除了智能手机以外,还覆盖了电视、笔记本、平板、手表、摄像机、无人机、滑板车、净水器、空气净化器、电饭煲、路由器、电脑、手环等等领域,全然就是一个标准百货公司,其实相比小米银行,可能很多人更期待小米房产什么时候上线,毕竟小米所谓的颠覆式创新已经在很多领域得到验证。

在那次阴天见面后,我第二次见到吴长江就是在一个酒桌上,满桌子围着雷士的经销商,吴长江和他们举杯,一口一个二两白酒。“失踪”归来,他的首要手段就是笼络经销商,搞点动静。

阎焱提出“回归”的三个条件:“必须解释清楚被调查事件;处理好所有不被允许的关联交易;严格遵守董事会决议”,吴长江表示对此“决不接受!”“不该同意过多不懂行业、没经验的人进入董事会,外行领导内行一定出问题。”

对于罢免吴长江的原因,公告称,吴长江有若干不当的行为。特别是吴长江最近告知董事会多数成员,其于2012年代表公司附属公司惠州雷士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与山东雷士照明、重庆恩维西实业以及中山圣地爱司照明公司各签署一份许可协议,授予三家公司使用雷士品牌的权利,为期20年。而董事会多数成员并不知道此事,且董事会亦没有批准和授权。

雷士恩怨所经历的种种,和影视剧相比,只差一个年代,如果回到冷兵器年代,他们每个人都是手握长茅的搏命徒。

吴长江,还是被判了。

当时的他,大概也没有想到过,这仅仅是一个开始。那个此时站在他背后,雪中送炭帮助他的战友,在一年多后,把他送进了大牢。

吴长江后来对记者还原,“十几人把我围住,在沙发上打我的助理,王冬雷要求立即交出公章,我不同意。他们就要抢我的包和电话,我只要一点反抗肯定出事,他们还去其他办公室收缴东西……“

阎焱看不惯他这一套,觉得“不可理喻”。他曾对笔者说,“最开始认识的长江,还是很谦逊的,他很能干。之前也听说过,短短几年就做到行业前列。没有现在这么膨胀。太膨胀。”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