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举行国际海洋航空系统技术展 引发民众抗议_励志网

日本举行国际海洋航空系统技术展 引发民众抗议

2018-05-22 00:35 来源:励志网

部分App已进行改进

但他最近也遇到了件让自己烦心的事应用被“山寨”了。此前不久,AppStore里上线了一款名字与“大姨吗”仅一字之差,而且界面完全相仿的应用。“起先向对方发去律师函后,这款应用下架过一段时间。”柴可说,几天后,山寨应用再次悄悄上线了,“我正准备与他们打官司。”

对于黄峻,这意味着半年的辛苦又付诸东流。在创业的一年时间里,他“开发到凌晨4点,早上9点起床”“有时觉得头晕到床上躺会儿后,又坐到电脑前面”“一年内头发白了大半”。如此操劳换来的是平均每月1000多块的收入。

1月23日,33岁的黄峻发表了一篇题为《个人开发者之死》的长微博。在这篇迅速引发众多同行共鸣的文章中,黄峻倾吐了自己开发手机游戏近一年来的消沉与绝望。

艾媒咨询的调查显示,2012年,16%的开发者选择将付费下载作为主要的盈利模式,56.6%的开发者选择的盈利模式为“免费下载+应用内嵌入广告”。

记者此前体验“电动汽车智能服务平台”App时,发现存在iOS系统打开即闪退的问题。昨日,再次打开该款App,发现问题已经得到解决。不过,该App的新闻动态仍然有“久不更新”的问题,例如,“行业动态”中显示的最近一条动态是2014年5月发布的;“国内动态”和“信息公告”两栏的最近信息则是2013年9月发布的。

经受过此次打击后,黄峻又决定开发一款“求合体”类型的游戏。当开发到一半的时候,他尴尬地发现,国内一个完全同类型的游戏已经出来了。权衡再三后,不忍放弃的黄峻决定继续开发下去。

今年2月11日上线的App“每日故宫”,在苹果应用商城的评价中已达到4星,目前共有771条评论,用户对其总体满意。

在戒烟方式的选择上,49%的人仅凭毅力戒烟,寻找专业人士指导的只有36.5%。尽管45%的受访者认为戒烟需要充分的心理准备,但选择心理和行为治疗的均不超过20%。

30岁刚出头的张翮,正在推广耗费几十万元的运动计时App“益动GPS”。“推荐靠跪求。”张翮说,他最近几天都在QQ上反复向几家App推荐网站的编辑们陈述应用的优点,以争取应用被推荐,对方有的当天回复,有的隔天回复,有的直接不理睬。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政府部门开发手机App本意是为了方便老百姓,但是如果没实施好,不认真运营和更新软件信息,那么这些软件就只是摆设,没能达到目的。同时,各部门开发手机App都需要一定的经费,只开发不运营,实际也是一种资金浪费。

同黄峻一样,大部分当初扎堆进入手机应用开发行业的创业者们,正在为“活下去”而挣扎。来自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1月底,仅有23.3%的开发者能从应用开发中盈利。

昨日,“每日故宫”开发团队相关人员介绍,在今年上线之前,该App在安卓和iOS两个平台共一次性投入了开发经费约30万元,未来每年大概还要投入10万-20万的经费用作更新维护。

3月时记者下载的“i游北京”App主页界面中,“特价门票”“特价酒店”等内容、图片均为“暂无”。昨日,记者再次打开该App发现,相关图片做了更新,但时隔近5个月,主页顶端的新闻仍然为“北京2019世界园艺博览会落户延庆”。

多款政府App内容仍久不更新

“戒烟54天了,我从少将成了一名逃兵,又从逃兵重新成为一名士兵。”近日,正在戒烟的网友小张,迷上手机戒烟APP。往日里嘴里叼一支烟,一只手拿着打火机,两秒钟就能完成的点烟动作,如今要犹豫许久。最终,他选择扔掉香烟,打开手机软件,按下标着“成功”的选项,手机上弹出了“恭喜晋升”的界面。至此,他从“逃兵”升为“士兵”。

对此,2008年AppStore刚推出时就涉足开发的朱连兴颇有体会。一个女记者采访完朱连兴后不久,就从他的团队挖走几个工程师成立App开发公司;行业外的公司或机构,看到App开发得如火如荼,“一拍脑门”就找到朱连兴做外包,“有个打算推出一款搭车应用的老板,提出在应用里再加上微博、微信等100多项功能。”

刷不起榜、游戏被破解、找不到国内付费用户……一年的创业非但没有让黄峻实现起初的梦想,赚不到钱的现实反而使他头发白了大半。

前日,有市民反映一些政府App更新不及时,且该问题长期存在,一直得不到解决。今年3月,新京报记者曾体验17款政府App,发现其中部分存在下载难、久不更新、便民信息不足等问题。

昨日,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以“戒烟”为关键词通过“手机商店”搜索,出现了近百个相关APP。据了解,这些APP主要向戒烟者提供戒烟天数统计、节省烟钱统计、统计烟瘾次数、戒烟交流群及戒烟BBS社区等。

新京报记者再次体验17款政府App发现,多数信息仍久不更新;专家认为只开发不运营,实为资金浪费

调查数据显示,73%的吸烟网民有过戒烟的念头,而在这部分人中,88%的戒烟人群没能坚持过前10天,7.6%的人能坚持10天至一个月,而能够坚持一个月以上的人不足5%。

“这个行业里已经没有了道德底线。”朱连兴说,除山寨、抄袭成风外,契约精神也屡屡被无视,“国内外包业务的违约率相当高。”

同时,开发成本还要看是“一次性开发”还是“持续叠代开发”,该负责人称,前者的开发成本远远低于后者。一般来说,政府部门App以信息发布为主,多为非商业产品,因此多为一次性开发,其后版本更新时大体框架不变,只需增加栏目或修复问题。

而当业务员带着发票返回,对方却以源代码里有错误为由退货。朱连兴怀疑,在此期间内,“他们已经把源代码复制走了。”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公共财政与公共政策研究所教授许光建也表示,政府部门开发App时就应该思考“能否形成持续、长效的机制”,如果觉得自身无法很好运营,考虑到成本、效益的问题,可以委托一些事业单位或企业来运营。

“由于APP上面有打卡功能和显示戒烟天数,这些对我在心理方面进行提醒,这些功能陪我熬过戒烟最难熬的第一个月。如今我已经戒烟140多天,比起前两次,我发现现在吸烟的欲望少了很多。”有网友说,戒烟APP更像是一种“心理学软件”,从增强个人对香烟认识、外部帮助及精神奖励等方面,帮助人戒烟。

目前,国外除了以APP来辅助戒烟外,还将APP智能程序延伸到烟盒开闭及打火机是否点火上,从而减少用户的吸烟频率。实际上,国内部分戒烟APP开发团队也曾想过延伸至硬件上,但是很多硬件都因实用性或成本问题而陷入搁置状态。

“如果继续下去,我可能某天死在电脑前,而我的搭档可能就要离婚了。”黄峻说,他已经决定春节后告别游戏开发,找个公司去上班。

而另一款App“北京城市向导”此前被发现内容久不更新,昨日,新京报记者打算再次体验时发现,已无法找到该款App。对此,其开发部门——首都之窗政务公开总编室相关负责人表示,该App已经全面下线。

柴可打官司的底气在于他之前为应用注册了商标,“那些没有注册商标的应用,遇到被山寨的情况,基本无能为力。”

对戒烟APP作用表示怀疑的人也不在少数,不少网友认为单靠打卡来记录戒烟,对烟瘾戒除作用有限。“就算我一边吸烟,一边打卡记录,戒烟APP是不知道的”。

黄峻的创业故事始于2012年年初。那时,看到手机游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后,已在上海做游戏开发近10年的黄峻,决定辞去月薪1万多元的工作,与一个同处游戏圈的朋友开始创业。

此时,一家找上门的App推广公司跟黄峻达成了“四六分成”的协议。“他们就是发了几条微博、上传了个视频,根本没起到效果。”让黄峻感到气愤的是,如此一来,不仅推广公司白白赚走了几百块钱,还耽误了游戏推广的最佳时机。

在戒烟过程中,74.3%的戒烟者在表达自己感受时使用难受、不舒服、胸闷、恶心等关键词。25.7%的人在戒烟日记中提及到享受、顺畅、清醒、好轻松、清新、快乐等关键词。有网友表示,“戒烟是一种历练,刚开始就像女人突然不能化妆了,感觉怪怪的,这不仅是戒掉尼古丁,更是磨炼自己的意志。”

就此,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开发该App的北京市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已经将问题反馈到技术部门。

#p#分页标题#e#1月25日,主打女性生理周期计算的“大姨吗”创始人柴可,向200多位同行分享他“如何获得用户”的经验。这位27岁的年轻人说,其团队通过倾听女性用户的反馈、揣摩女性心理等方式,已获得了500多万的用户。

戒烟APP走红烟民褒贬不一

原标题:一政府App时隔5月主页新闻无变化信息更新滞后

对此,专家认为,政府部门开发手机App本意是为了方便老百姓,但如果只开发不运营,那么这些App便成为摆设,造成资金浪费。

政府App只开发不运营是资金浪费

此外,还应考虑到老百姓的实际需要,例如有些App的下载量很少,这就说明这些App是老百姓不需要的,相关部门就应该考虑把公共资金投入到其他公众受益面更大的项目上。

昨日,记者打开“i游北京”App,发现主页顶端新闻与3月份时(图)相同,仍为“北京2019世界园艺博览会落户延庆”。手机截屏

当这些怀揣梦想的开发者正式踏入App开发的大门,便会发现推广困难、山寨成风、国内用户不愿付费等数道墙,横矗在前方。

戒烟APP如何实现盈利?记者发现,一些APP应用主要靠出售戒烟产品、体育用品和广告盈利,有的甚至还在网上开店销售戒烟产品。一款戒烟APP商城上的商品多是牙膏、戒烟棒、罗汉果菊花茶、戒烟书等,品种单一。

朱连兴正在犹豫到底是否起诉对方,“取证非常困难,而且律师费可能花5万元左右”。而这个合同的总价不过也只有3万元。

然而《GraveyardKeeper》的下载量依然寥寥。雪上加霜的是,国内一个网站发布了该游戏的破解版。他向破解方恳求说,“拿掉吧,我代表一家老小感谢你”。破解方连着几句“好”后,再无太大的行动。

昨日,记者再次下载体验这17款App,发现时隔近5个月,部分App下载难等问题已解决,但多数App信息仍然没有更新。业内人士介绍,开发一款App,如果只是定时发文、发图,不做离线阅读、缓存等,费用需5万元到10万元。但若要及时叠代更新,且运营得比较完善,一般需要20万元到30万元的费用。

2012年年底,被命名为《GraveyardKeeper》的游戏上线了。他为这款游戏设定的盈利方式是“免费下载、卖道具、收广告费”。

这些戒烟APP的用户人数从几万人到300万人不等。一家戒烟APP自称,三年来已帮助用户累积少吸烟1.8亿根,节省资金达1.4亿元。

资本也度过了那段“为移动互联网痴狂”的岁月。App(第三方应用程序)开发者获得融资的难度愈来愈大。“App开发已死。”作为国内最早App应用开发者之一的朱连兴断言。

“每日故宫”开发团队介绍,该App开发经费约30万元

“每天蹲在家里鼓捣”了近3个月后,黄峻推出了第一款App作品《萌萌推金币》。限免(限时免费,App应用常见的推广方法之一)第一天里上千的下载量,一度让黄峻欢欣鼓舞。

开始按每次2.99美元的标准收费后,《萌萌推金币》的下载量开始锐减。不久,其他开发者的推金币游戏也陆续上线。

多数烟民是“三分钟热度”

缺乏相关产品开发难以盈利

不过,坦白地说,黄峻和他的朋友并没有太多的推广手段他们只能在微博或游戏论坛上发下帖子。但根据黄峻1月28日的监测,5个付费下载推金币游戏的用户,无一来自国内。对于如何吸引舍得花钱的国外用户,黄峻有些束手无策。

“如果继续下去,我可能某天死在电脑前,而我的搭档可能就要离婚了。”手机游戏开发者黄峻在微博里写道。

新京报记者李婷婷吴为实习生李晓婷

今年3月23日,新京报记者曾就部分政府App存在的问题进行报道,昨日,记者再次体验这17款政府App发现,移动96160仍不支持iOS系统下载;“北京公园”的活动信息也依旧没有最新更新。

一家App客服端的内容运营中心负责人表示,开发App的成本首先在于平台,例如苹果、安卓、Windows等系统平台的开发成本和程序均不相同。如果是做基本的内容类App产品,其开发途径一种是直接请程序员做开发,另一种是外包给技术公司开发。两种的成本分别在1万元到3万元不等。

对此,业内人士坦言,现在戒烟市场规模和容量较小,要想盈利比较困难,只能靠屏幕广告。此外,由于戒烟需要毅力,成功率低,也导致许多用户忠诚度不够,网上活跃度下降。而且一些网民发现,有些APP推荐的戒烟方法并不权威,显得很不专业。

当前,像黄峻一样的国内App应用开发者已达数百万之众。而根据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的观察,部分开发者投身App开发,并非经过深思熟虑,而是基于非理智的冲动。

据朱连兴回忆,他曾接过一家公司App开发的外包,价格为3万元。他的业务员带着写完后的源代码去交接时,对方要求业务员“先把源代码放下,回去开张发票”。

李易称,“《愤怒的小鸟》等游戏的爆红以及媒体上连篇累牍地报道的创业成功者,使很多人萌生了一夜成名的幻觉,甚至是错觉。”他所举出的事例是,一个已做到上海某地产项目副总的年轻人,还没找准开发方向,就“非要辞职来玩移动互联网”。

相比之下,也有部分App进行了改进。例如“北京社保”此前不支持iOS系统,但目前已可以通过AppStore进行下载。“定制公交”此前只能投票定制开通新线路,但在7月13日进行版本更新后,增加了“当日余座购票”功能和“我的车票”功能,用户可在此直接购票,订购成功会在“我的车票”里展示,且车票详情提供二维码,司机可凭此检票。

#p#分页标题#e#在App运营成本方面,分为线上、线下运营,成本主要在于人力成本和各部门协调沟通成本。上述负责人表示,如果只是定时发文、发图,不做离线阅读、缓存等,5万元到10万元的费用即可做成覆盖苹果和安卓系统的信息发布类App。但若要及时叠代更新,且运营得比较完善,一般需要20万元到30万元的费用,且无上限。

当时,也有刷榜公司“开价每天5000元并保证进入国内游戏榜的前10”,但作为草根创业者的黄峻,觉得太贵了,刷不起。

开发运营一个App要花多少钱?

每位戒烟者都有一个军团头衔,头衔根据戒烟天数的增加而改变,最高为大元帅。一些烟民开始尝试使用手机APP戒烟,类似的APP应用不在少数。

除此之外,“北京空气质量”在选择允许使用手机定位功能后,该App显示区域为“延庆”,而记者当时实际是在朝阳区。如果要查询所在地的空气质量,只能在“兴趣点”一栏手动输入地址。此外,如果不手动点击“刷新”按钮,相关数据则仍然显示为2013年12月的数据。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