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晓明:德尔福通过转型应对挑战 自动驾驶技术达L5_励志网

杨晓明:德尔福通过转型应对挑战 自动驾驶技术达L5

2018-12-15 06:58 来源:励志网

苏宁与德施曼签约仪式

智能门锁开启无钥匙时代,为老人孩子特设蓝牙功能

“你们不觉得病人在离世前,有些事情是需要安排的吗?”秦苑追问。

算上告别室,海淀医院的安宁疗护病房一共有七个床位,分男女间。治疗团队由两位主治大夫,两位主管护士,三名社工、若干护工,还有参与病房服务的志愿者组成。四个月以来,这里收治的病人超过三十位,每人平均入院十三天。

马娜一度对这位病人特别上心。有天晚上,她甚至做梦都在想怎么去跟病人家属谈话。等到第二天做护理,她努力跟病人丈夫找话茬,聊他妻子的想法、愿望。但对方一直拒绝沟通,从不正面回应。

这些都是病人对死亡恐惧的表现,没有准备好接受死亡。可谁又能轻松坦然的接受呢?在缓和医疗的病房,倾听、安慰,和适度用药,都是为了帮助病人缓解焦虑。

案板上的一块肉

2012年,秦苑有机会到台湾观摩当地缓和医疗的发展状况,参观不同类型的安宁病房——台湾的死亡质量指数一直高居亚洲榜首。在慈济医院,她被解剖课医师为捐赠者举行的遗体启用仪式深深震撼了。入殓、送灵、火化一系列庄重的告别程序,充分表达了对往生者的敬畏,这让她重新思考死亡。

再过两个月,秦苑和院长约定的期限就要到了。当初,院长答应给秦苑半年的财政支持,用于安宁疗护病房的开支。安宁病房的收费不高,病人住一次院花销在一万块左右。医院并不赚钱。三个月来,病房的护士每个月离职一位,现在另一名主治大夫也要离职。招聘启事挂在网上两个月,没有人投简历。相比其他科室,这里开不出更高的工资。

也有病人在入住告别室时,意识清醒,生命体征总体平稳。医生和家属都觉得“应该还有几天吧”。可病人的情况却在当晚急转直下,一走了之。

德施曼机电(中国)有限公司总裁祝志凌介绍,这是一款基于苏宁会员大数据的需求挖掘和德施曼智能化产品研究结合的新产品,也是德施曼第一款C2B反向定制的极致单品。

江铜采购指数PPI、江铜采购商务掌上APP由材料设备部和企管部、信息中心、科技开发部、计划发展部共同设计开发完成。江铜采购指数PPI是在国家统计局PPI物资分类的基础上,结合江铜物资采购类别及分类权重计算得出的。该指数较为科学地反映了江铜采购物资的市场变化情况,因此既可作为江铜材料、备件采购(价格)策略制定的依据,也可作为江铜采购绩效评价的指标之一。由企业自己发布采购指数,这在国内尚属首例。

已经到了退休年纪的秦苑,成为了这家医院缓和医疗服务仅有的两名医生之一。她只在周四坐专家门诊——尽管每天都有电话打进病房的接待室、护士站,咨询缓和医疗的问题。她的专家号在其他工作日也能挂上,秦苑会选择在安宁病房的办公室见面。

缓和医疗究竟能为病人提住一口真气,让他们安详离开;还是放松了他们的意志,让他们一点也撑不下去。这仍然会引起争议。

江铜采购商务APP是江铜首个移动APP应用,由江铜依托先期建设的采购电子商务(网络报价)平台自主设计、合作开发。借助这个掌上APP,江铜各级授权用户可随时随地在手机上实时跟踪查询每单采购计划的执行状态,包括计划审批、询报价状态和采购订单状态等,可大大促进采购工作效率提升、保证供应。供应商借助APP可以实现手机报价,查询供货验收付款信息等,为供应商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江铜采购商务掌上APP,实现了采购信息的及时共享,增加了采购透明度,提升了采购的执行率、公信力。

#p#分页标题#e#一个确诊为胰腺癌晚期的中年男人,曾是家里的顶梁柱,有双儿女刚参加工作,还有年迈父母尚在。他知道自己要离世后,开始害怕闭眼,整夜失眠;一个八十多岁的科学家,稍微感到一点不适,就要抓着家人的手不停诉说,极度焦虑。

(缓和病房在海淀医院的试点像是一个开始,但不知道是否也是终结)

马娜是海淀医院肿瘤血液科的护士长,2004年起她就在这里工作。她每天七点半上班,查房,遵照医嘱给病人做打针、换药、采血等技术性操作,日复一日。机械又纯粹的护理任务,让护士只关心疾病和病人简单的心理活动,很少主动关心他们深层次的情绪和需求。缓和医疗的病房成立后,她的工作内容有了质变。

智能门锁T750登录苏宁众筹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

(最后一刻的体面,与体面的最后一刻,能否合一)

但她需要的,是女儿和丈夫坐下来,陪她说话,让她不孤单。

人民网海口3月10日电“在智能家居的大浪潮下,作为家庭第一道安全屏障的智能门锁应运而生,智能门锁逐渐成为新装和重用户的首选和新宠。2017年智能锁行业将迎来爆发元年,行业产值将超过200亿元。“3月9日,在上海国际博览中心AWE展会,苏宁云商数码公司总裁刘东皓如此预判。

发布仪式上,黄明金对两个项目的成功发布启用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江铜采购商务APP、江铜采购指数PPI两个项目,不仅创造了江铜物资工作新的历史,两个项目在同行业也处于领先地位。他希望材料设备部以这两个项目发布启用为新的起点,不断创新,不断攀登物资工作的新高峰,不断创造提质增效的新业绩。

(不光是医疗机构,病人和家属对临终关怀的认知和接受同样是一个障碍)

中国智能家居产业联盟秘书长周军介绍,据最新统计数字显示,2016年中国智能门锁市场出货量超过200万套,行业年增长率超过40%。业内一致看好智能门锁的发展空间。

2006年,罗瑞卿的女儿罗点点和陈毅之子陈小鲁一同创办了“选择与尊严”网站,推广临终关怀理念十余年。他们倡导尊严死——放弃抢救,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让死亡自然来临,最大限度地尊重、符合并实现个人的意愿,尽量有尊严地告别人生。

这让马娜很受挫,后来病人再跟她提起自己的苦楚,她会选择沉默。马娜向秦苑求助。秦苑告诉她,学会倾听就好,那些病人积攒了一辈子的问题,可能是无解的。

面对自己从医多年的困惑,这一次她告诉自己:“接受死亡,才是对生命进程的尊重。”

有位老人跟儿女“斗争”成功,终于转到安宁疗护病房。老爷子说:“我感觉被当成人被尊重了,而不是案板上的一块肉,谁都可以给我来一下、切一刀。”

遇到心理素质极好的病人,秦苑都非常感佩。罹患大肠癌的徐老师,入住缓和病房时,已经十分虚弱。他有严重的听力障碍,和医护人员的交流只能通过书写完成。

秦苑通过血压、脉搏、呼吸等指标,初步判断病人是否大限将至。不超过三天的话,他们会建议家属,让病人转到告别室,走完人生最后的里程。

今年3月,海淀医院正式成为北京推行缓和医疗的试点。

选择缓和医疗前,郭海斌心理负担很重,担心被指责是不孝。如果当初家里有任何一个亲戚反对,他都下不了决心。他总是问医生,不知道父亲能撑到什么时候。医生说,你就把每天都当成最后一天陪伴他吧。

缓和医疗不以延长病人的生命为目的,而是致力于减轻患者的病痛,免去治疗造成的更多负担,直到病人自然离世。但在孝文化主导的社会,这条路从一开始就要面对伦理上的困境。选择这条路的家属,相当于背上骂名:怎么能不鼓励他撑下去,而是把他送进安宁病房等死。

与会者,有时是简单的一家三口,有时是整个小家族,七、八个人。医疗团队需要了解病人的想法,他恐惧什么,遗憾什么,希望得到哪些照顾与支持,以便制定合适的缓和医疗方案。可是病人和家属常常更想倾诉的,却是就医过程中的委屈,比如挂号难,门诊问诊时间太短,以及家长里短的争吵。他们还不能适应把关注重心,放在人身上。

交谈到这一步,秦苑只能遗憾地拒绝对方,“不是我不想帮你们,而是你们的诉求,我真的没法支持。”病人不知情,这不符合缓和医疗的精神。病人被剥夺了面对自己死亡的权利,好多真心话没有说出来,稀里糊涂地就走了。

当下,智能门锁已逐步进入无钥匙时代。以在苏宁易购全渠道首发上市的小嘀T750来说,拥有蓝牙开锁、指纹开锁、密码开锁、APP开锁等多种灵活方式。

大夫写“您口渴吗?”,他摇头;“要输液吗?”,他也摇头。除了两次镇痛治疗请求外,徐老师拒绝了医生所有的关切。他一直在睡觉。两天后,他在睡梦中离开。这样的告别,是徐老师生前预嘱过的——尽量不做医疗干预,平静安详地离开。

和过去不同,秦苑现在更关注人,而不是病。面对来到这间病房的患者,她不会再建议他们手术、放疗、化疗,不会跟病人说出“您一定会康复”的言辞,也不会对病人实施气管插管、胸外按压、电击等创伤剧烈的抢救措施,更不会把他转送到重症监护室。

秦苑是一名不会延长病人寿命的主任医师。

6月19日,江西铜业集团公司举行江铜采购商务APP启用仪式和江铜采购指数PPI首次发布会,同步发布了江铜采购指数PPI,启用了江铜采购商务APP,这两项成果均在同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公司副总经理黄明金出席仪式并讲话。

安装了这把锁,到家门口只要输入指纹或者预先设置的密码,或者使用手机蓝牙,手机APP就可直接开锁,再也不用担心钥匙找不到了。如果家人忘记带钥匙,也不用急急忙忙跑回家,只要手机APP远程操控就可直接开门。另外,这把锁还是个贴心的安全卫士,防盗防撬,还可以帮你监控孩子,老人是否安全到家。

智能门锁炙手可热,苏宁C2B反向定制产品独家首发

很多病人家属不理解缓和医疗的理念。曾有对兄妹找到秦苑,希望她帮忙隐瞒母亲病情,直到母亲离开。他们的母亲罹患乳腺癌,做过手术,两年多了。哥哥当时特别骄傲地对秦苑说,正是因为对母亲隐瞒了真实病情,母亲才能比同类的病人活得长久。可兄妹俩心里也清楚,母亲留不住了。

缓和医疗不仅能减轻病人的焦虑、痛苦,也在缓解家属压力。郭海斌是生前预嘱协会一支缓和医疗志愿者团队的成员。这个志愿团队的组建,秦苑也有参与。郭海斌的父亲查出胰腺癌,父亲说:“儿子,如果是癌症,咱就不治了吧。”治疗胰腺癌的方案,无非是手术,结合放化疗,或者靶向疗法。

此次“锁定智能生态——苏宁&德施曼智能锁联合新品发布会”上,国内第一款基于苏宁大数据定制的智能门锁小嘀T750首度亮相。

她真的在等待,熬过了那一夜,甚至在儿子回来后变得清醒,身体状况出现好转,搬出了告别室。最终,她在儿子的陪伴下,一周后才离开。

当天进行的苏宁与智能门锁领先品牌德施曼战略合作及新品发布会上,刘东皓透露,苏宁与德施曼以此为契机,依托苏宁的双线渠道和深耕家电行业26年的零售经验,以及德施曼在行业内的品牌优势,携手全面发力智能门锁市场。

2012年,从台湾回来后,秦苑开始在医院、医学研讨会、医疗协会等各种场合,不遗余力宣传缓和医疗。但是这种服务不能给医院带来什么收入,没有政策支持就是赔本赚吆喝。

她收治病人有一套严格的标准——病人知晓自身病情;已经失去了所有针对原发病的治疗机会;主动接受缓和医疗;家属尊重、支持病人的选择。为此,她必须同前来问诊的病人和家属深度交流,至少一次。

一度,缓和医疗缓解了秦苑作为医生的无力感,让她体会到死亡的尊严。而现在,新的无力感又来到了她的面前——她该如何面对“临终关怀”本身的告别呢?

随着病情加重,癌痛问题慢慢浮现。最开始是腰酸,接着是腰疼,再后来就是疼到受不了的程度,还出现了吐血、吞咽困难的症状。“我父亲并不害怕死去,”郭海斌说,父亲提起病情一贯都语气平静。他害怕的是癌病带来的疼痛,他不想受苦。

目前中国的老龄人口已超过两亿,随着医疗技术进步,人在生物学意义上的寿命可以被大大延长。呼吸、心跳这样的基本生命体征都可以靠机器维持。而这样的挽留,对很多老人来说,却成了爱的绑架和痛苦的诅咒。

据悉,3月10日起,将有3万套小嘀T750登陆苏宁众筹,众筹底价为1599元。该款产品后续还将登陆苏宁易购平台、猫宁店以及线下门店。

对CT配合药物过敏、出现黄疸、癌细胞转移,寻医问药近两个月,父亲病情不断变化,治疗的所有路径都被堵死。郭海斌的父亲还没来得及开始与癌症正面对抗,就以失败告终。郭海斌极度沮丧。“人,最怕的是没有希望,怕一睁眼,明天天是黑的。”

秦苑更多在尝试了解病人的愿望、遗憾、临终前的心理状态。她劝慰病人接受自然死亡,也会安抚病人家属的情绪。为了减轻患者的病痛和其他痛苦症状,如失眠、焦虑、恐惧,她会提供必要的药物治疗和心理疏导。

有位女病人曾对马娜说:“我不愿一个人在家,在医院,你们能帮到我,会关心我。”她是卵巢癌,癌症在怀上女儿前确诊的。她每次入院,医生都会告诉她的女儿和丈夫,“得做好准备,可能不行了”。而她一次次挺了过来。于是,女儿和丈夫二十八年来,都活在她可能要离世的阴影中。他们对她有求必以,想吃什么,用什么,都尽量满足。

“你们是不是打算继续瞒下去?”秦苑问。哥哥果断地点头。

据悉德施曼小嘀T750还是一款非常人性化的产品,充分考虑到了老人和小孩操作指纹和密码的不便之处,专门为老人和孩子配备了非常先进的蓝牙钥匙。而且后期还将在蓝牙钥匙上增加防丢失,定位等功能。

公安部第三研究所专家牟晓生致辞

最后的体面抉择

八点半查完房,她会和秦苑、病房医生、护士、社工,七八个人一起讨论过去24小时内安宁病房病人的病情、情绪、家属心理状态的变化。给病人做扎针、换药等技术性操作时,马娜会主动和病人沟通,诱导他们说出自己的担忧、恐惧、遗憾。发现让病人情绪受影响的事件和问题,她还会想办法解决。

同意收治的病人入院后,秦苑会在48小时内组织一次家庭会议。

参会的公安部第三研究所专家、原公安部安防检测中心常务副主任牟晓生指出:“现在国家大力推进互联网+,推进家居的智能化进程。德施曼在防火防盗方面,相继通过国家安全防范报警系统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公安部安全与警用电子产品质量检验中心权威检验。此次德施曼根据苏宁大数据定制的智能门锁,注重消费者体验和需求。所生产的是让老百姓放心的门锁。相信苏宁和德施曼的合作,必将在国内家居智能化的过程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她努力了四年,直到2016年底,北京市卫计委专家组的一次会议上,她得知北京市正在起草推行安宁疗护病房的试点文件。秦苑立刻跑去问海淀医院院长,能否申请试点,出乎她的意料,院长爽快地答应了。

粉色的窗帘,淡黄色的墙上挂着一面圆形蓝底的钟。除了床,三十平米的病房内,还有两把椅子,一个床头桌,和一个两米高的立柜。这间朝南、敞亮的病房,就是安宁疗护病房的告别室——这里是缓和医疗的最后一站。

“有什么可安排的。我们都给她安排好了。”哥哥回答,语气理所当然。

“救治失败是医学的无能吗?”这是一个困惑了她很多年的问题。从事血液病临床诊治三十多年,每次看到写着“医治无效”的医嘱,秦苑都感到失败、受挫、无力。“我一直在救,救,救。多数患者还是离开了。”很长时间以来,她都认为对医生而言,死亡是绝对的负能量事件。

中国最早的缓和病房可以追溯到1988年的天津医学院,那里设有专门收治晚期肿瘤病人的治疗病房。18年过去,中国只有146家医疗机构提供临终关怀服务。在北上广,临终关怀的医疗资源获得率都不足1%。

#p#分页标题#e#一位年近六旬的胰腺癌患者,入院当天就被推进告别室。那时,她已经出现了气短、低血压、神志不清等濒死征兆。医生的诊断是“可能今晚都过不去”。她的儿子在外地工作,没法及时赶到。丈夫就握着她的手,在她身旁耳语,“你一定要等儿子回来”。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