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昌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全面启用文网卫士_励志网

隆昌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全面启用文网卫士

2018-06-21 16:30 来源:励志网

这里举行的是中国连锁经营协会“2017中国便利店大会”,罗森、7-11、全家、快客等便利店大佬齐聚一堂,而台下则是已经或非常想进入便利店行业的投资者和加盟商。

“这和背后的模式有关,百联、农工商是区域零售大佬背景,因此以上海为主战场,但走出上海市场后优势减弱,很难全国布局。罗森和全家是以加盟为主策略,且是区域大加盟商模式,因此他们会以上海为基础,以区域加盟商辐射长三角。而7-11则是各地授权给不同的代理商运作,比如上海地区是统一企业,北京和成都由日方直管,重庆是新希望集团运作,青岛是众地集团在做,华南由牛奶集团代理,7-11在华南布局早,其优势在华南,其他地区则难占主导地位。7-11在北京发展尚可,但便利蜂挖走了一批7-11的人,新崛起品牌在北京涌现。”曾在日系便利店企业工作多年的龚先生指出。

“相对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投入的大卖场、百货等,一家便利店的投资额可能几十万元就够了,因此回报期也相对较短。现在百货店之所以落寞,是因为失去价格优势,部分陈旧项目又缺乏体验感,于是就被电商替代了。可便利店本来就不是打价格战的,一般货品在便利店的价格要高于标准超市和卖场,便利店主打的就是便利,现在社区商业很有潜力,社区居民的便利型消费很难替代,所以便利店一直有生存空间。”资深零售业人士沈军道出便利店保持增长的主因。

#p#分页标题#e#也就是10年前,2000年互联网泡沫前,香港互联网工程师最热门,有几年经验可以开到近10万的天价月薪。泡沫后大财团们对互联网不再有信心,无论是私有化退市还是科技业务转型,资本不再围着互联网创业者转。10年来,创业者始终找不到资金发展,也成了香港互联网产品发展的死结。

不说别的,韩国、新加坡等地为鼓励业界参与这些国际大型颁奖礼,不惜为企业出机票酒店费用。但港府就表明不会资助分毫,以免介入纯綷的商业活动。如此小家、畏首畏尾的行径,难以令人理解。小企业不是跨国企业,远渡重洋的旅费,加上丢下生意几天的成本,不容小觑。连一点机票酒店费用都不愿意资助,很难理解政府如何推动创业、IT发展甚至中小企。香港已获选为明年APICTA的主办地点,得享主场之利,我们能否期望港府略尽绵力,好好推动此盛事?

微信让用户传送录音广受好评,有年轻人用以和朋友唱唱歌,甚至有公司以此用作客户服务站。但原来全球第一个设计出这好点子的,其实是由香港人开发的TalkBox!TalkBox由专门制作手机App的公司GreenTomato于2011年1月推出,仅仅4个月内已吸引全球过百万用户,无奈被微信占据国内此巨大市场后来居上。

在部分区域有所落后的7-11则今年大举力推特许加盟,希望高密度开店。

除了中国移动香港外,香港的各大移动运营商早早就完成了3G网络的基础建设和商业化。加上香港市民普遍的高购买能力,以及免税带来的电子产品低售价,香港的智能手机普及率非常高。几个月前,香港更是提前步入了4GLTE时代。同时,Apps理所当然成为近年来香港最热门的话题之一,从零售、媒体、金融到娱乐、教育、政府等等,各行各业的企业和机构都希望拥有一个或一系列Apps以提高竞争力。不仅仅是传统行业公司,即使本地有强大IT背景的互联网公司如Openrice、JobsDB等,也都选择将移动产品外包。

作为去哪儿前高管,张泽和庄辰超一样,选择转入零售业。“我就是看到全国有这么多闲散夫妻店,它们布局广泛,有很多大品牌无法深入的地区优势,但它们缺乏系统,所以我做的就是给夫妻店提供后台支持,比价和供应链管理。这些夫妻店如果被大牌收编,那大牌店就一下子进入了三四线城市、农村市场,而且占据当地绝好的地理位置。一家便利店成本少说也要几十万,但收编一家农村夫妻店可能只要数万元,财务上来看是相当划算的。”张泽向第一财经记者坦言。

投资者亦看好WeChat,一方面因为用户人数庞大,其次是看中即时通讯软件的商用可能性︰微信结合智能电话的定位、推送信息等功能,正准备为用户提供商界青睐的「精准营销」,借用家使用微信、关注群组的体验过程,探测用户所在位置,以推送最适切的资讯,例如走到某地点可以吃什么、附近有什么优惠等,比从前更准确地将商业资讯送到目标受众。这样,一个受欢迎的手机App,就不会只有卖banner广告作主要收入的唯一出路。

来香港之前,相信我和大家对香港互联网行业的憧憬是类似的,“1000M飞速却廉价的互联网接入”、“完善的金融投资体系”、“谷歌退出中国大陆迁往香港”、“腾讯阿里巴巴等都在香港上市”、“全民3G(如今已用上4GLTE)”、“没有各种牌照许可证和审查”、“自由开放国际化”,这些耳熟能详并让人羡慕的、对香港及其互联网的描述,无一例外让我们认为香港这个上网“顺畅”的地方,互联网行业会是多么发达?

全家和罗森采取的是加盟,目前两者大部分都是加盟店。“我们除了做区域大加盟商来向上海以外的地区扩张,同时还和异业结合做主题店,比如与上港集团合作了足球主题店等。”张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TalkBox一开始便定位全球市场,以英文介面制作,故在英语市场反应极好,甚至吸引远至中东的用家。在马来西亚,每两个facebook用户便有一个在用TalkBox。用家更自创出利用TalkBox作商业用途,失明人士更借Push-to-Talk功能破除障碍。时至今日,TalkBox用户已破千万,虽然比不上微信,但这个成绩及贡献对香港、或香港的IT从业员来说,都好值得自豪。

评论:香港IT不颓颓在港人畏缩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6年传统零售业态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1.6%,其中专卖店销售额增长1.7%,专业店、超市、大型超市分别增长了2.9%、1.9%、1.8%。只有便利店增速连续几年居零售业之首,去年达到8%。

尽管这几年实体零售业普遍走下坡路,然而便利店却是鲜少见到的依旧增长的实体零售业态。不少业者认为,便利店已经站在“风口”,此时不入更待何时?因此便利店大会上挤满了探路者。

最近一段时间香港出现了面向互联网的孵化器如CoCoon和AcceleratorHK等,不过目前还未见到成功案例,所以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近几年有外包公司开始涉足自主技术及产品研发,外包公司从事研发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为转型找方向,第二是研发的新技术和面向大众产品成为不错的广告招牌,吸引更多外包客户。

以大家熟悉的TalkBox为例,它便是外包公司研发团队的产物,所以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创业公司。TalkBox是GreenTomato公司的独立研发团队Farm,继2009年推出HKMovie后又一个得到广泛好评的自主研发产品。TalkBox最初由一个4人团队开始进行研发,最高峰时由近20人参与到TalkBox的各项工作中。对于一个在香港,还没找到商业模式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已经很了不起了。TalkBox语音信息设计的创新是惊艳的,以至于很快成为各种手机通讯应用的标配,被国内各大互联网巨头纷纷跟进,就连Facebook最近也在其Messenger里加入了类似功能。

“但是夫妻店的问题也很多,首先是忠诚度,很多夫妻店翻牌加盟很容易,可一旦有了其他选择,换牌也很快。第二,夫妻店大多缺乏管理,罗森等大品牌都有严格进货供应规定,可夫妻店为了拿更低价货,经常会私下另外进货,影响品质,品牌方虽有抽查,可毕竟难以全覆盖。再次,夫妻店大多前店后房,在库存管理和门店规范方面都有很大弊端,因此标准化管理难度很大。可若是非标化管理则有损品牌,如果夫妻店最终仅是品牌企业的物流网点,那就失去了便利店的商业本质了。”沈军颇为担忧地指出。

小企单挑巨企官民应助一臂

“我这次打算在云南开拓市场,其实云南当地具有不俗的消费能力,但十分缺乏品牌连锁便利店,因此我专门成立了公司去当地开店。你别看罗森、全家这类大品牌这几年扩张很快,可它们通常都在一二线城市扩张,而且华东地区最为密集,西南地区相对空白。”云南莱奥连锁便利有限公司董事兼总裁杨华国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从投资角度而言,我们发现,整体零售市场随着消费升级正偏向小型化业态发展。社区快速增加,产生小店新商机。不少资本涌向了便利店市场。”弘章资本创始合伙人翁怡诺指出。

既然市场有不均衡,那么业者就开始以各自的方式圈地合适的潜力市场。

因此,香港成就了数家有一定规模的Apps外包公司,如GreenTomato、Cherrypicks、MTel、InnoPage、AppTask等等,团队从十几人到上百人,十人以下的小团队更数不胜数。业务从NativeApp、MobileWeb等移动产品设计、开发外包,到移动广告推广、公关等。流水线式的外包生产,很难点燃创新火花,每年香港制造的几百个Apps,大多千篇一律,缺乏新意。

#p#分页标题#e#“夫妻店特别简单,饮料占30%,酒水占40%,另外30%是日化用品等。主流品牌门店一般就是4~5个人,夫妻店一般就2人,夫妻店产品少,库存少,成本可控。门店业务还要看客群关系,夫妻店有当地情感纽带优势。”96订货总裁罗勋分析。

除政府推动不力外,香港人也应负上一定责任。即使每天都在享用新科技包括电脑及手机,香港人对创意、创业以及科技产业,有没有足够的尊重?做iBank投资金融年薪过百万是不是比IT创业更让人羡慕?孩子做IT会否令家长担心他买不起楼?网上仍有年轻人戏称IT为「颓科」,香港,实在没有为孕育创意提供良好氛围。

当然,吸引我的还有香港理工大学的交互设计专业,是很多互联网产品和设计师们向往的。一切听起来都那么互联网。与之前在上海短暂的互联网创业和从业经历相比,香港仿佛更像是一个圆梦的地方。

漠视小企业的拼搏、将眼光继续集中炒贵楼、谷股市食老本,一旦经济逆转,试问香港还剩下什么?下一代还有什么出路可言?全球化下各地政府都想尽方法协助国内企业提升竞争力,但反观香港,自己出品的好东西,只能由外国人来嘉奖,任小企单挑巨企,港府一点力也没有尽过,难道不惭愧?

当然香港也有一些不错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如Stepcase,Primitus,6wave、Editgrid等,都有着不错的产品,也有微型但精干的团队。与有外包公司做后盾的团队相比,他们的生存环境更加艰难。香港本地市场太小,互联网行业经历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洗礼,在资本市场活跃的香港这些公司却无人问津。偶尔会有来自大陆或海外的风投关注,但实际融资成功率很低。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7-11和罗森等都有在全国考察,然而西南地区顾客接受度不如华东市场,消费习惯也大相径庭。“关键是若要在当地规模化开店,则需建立区域物流中心,要大量资金投入,如果测评后认为消费力达不到,那就很难到这类市场开发。所以西南这些区域市场就以非品牌连锁的小店为主。”张晟坦言。

近年来,大量的品牌便利店开始扩张,新品牌开始崛起,资本也开始助推。然而,便利店业态在中国市场分布不均,当一部分业者享受着不俗投资回报时,另有不少便利店也在面临“生死大考”。

总体来说,互联网在香港属于夕阳行业,资本不青睐,政府不支持,企业不投入,人才往外跑,家长觉得小孩读IT没前途。这几年因为智能手机在香港的高普及率,Apps开发创造了一些机会,有人看到曙光,2000年倒下去的一代有一些人希望卷土重来,试图重新创出一片天地,无奈环境已大不如从前。

圈地与夫妻店商机

而事实上,10年来互联网不但没破,且创新仍在继续。56K的猫甚至被换成了千兆光纤,大陆的互联网企业也成了世界的焦点。而香港,还没走出那场阴影。

“大概几年前就有很多人问,在2014年罗森提出2025年要开1万家店,很多人说1万家店能开得出吗?最近,京东已经喊着要开100万家便利店,那我们这1万家就是个很小的数字了。”罗森中国董事、副总裁张晟一路看着便利店发展,不由感叹行业扩张之快。

既然在即时话音通讯上走得最前的是香港人,为什么香港难以有更多这种好公司?TalkBox为什么不能如微信般,成为用户二亿、所向披靡的产品?

TalkBox享誉国际惜港府未重视

微信将译音Weixin改为WeChat,又推出英文介面,打入外地市场,上季度已录得全球两亿用户之高。作为即时通讯(IM)软件,微信用户可借此搜寻朋友,并和对方以文字、图片或录音通讯。录音部分因为以Push-to-Talk「即时传递」方式到达对方手机,比WhatsApp要完整录好才送出更为方便。妈妈给孩子的叮咛、男女朋友的温馨句语比文字更灵活地传达。

香港又在APICTA中勇夺12个奖项,包括5个大奖和7个优异奖,是16个参与经济体系中得奖最多的。而凭iButterfly在2012香港资讯及通讯科技奖荣获「全年大奖」的Cherrypicks,亦于APICTA的NewMediaandEntertainment的组别勇夺大奖,如此辉煌的成绩,有没有得到香港人应有的重视?

“7-11在中国现在用的是密集型开店方式,在区域之内集中展店的形式,其优势在于提高物流的效率,从而提高商品的毛利率;可以通过对店铺经营指导从而在销售额和利益上有所增长,提升连锁品牌的知名度达到宣传的效果,保证每家店铺销售额和利益都扩大化。”柒—拾壹(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信息系统本部长小野泽千寻透露。

WeChat微信于去年推出后,迅速成为极受欢迎的手机App,除了在香港及内地流行,微信更助腾讯成功打开国际市场。腾讯的前景本来不被看好,因为微博业务被新浪抢了「头柱香」,然而短短年多,微信已助腾讯用户火速增长。

凯度零售咨询(KantarRetail)发布的《2016年中国快速消费品互联网B2B市场报告》显示,中国的680万家传统社区中小门店中,约30%分布在乡镇、农村市场;21%分布在县级市、县;25%分布在三线城市;还有16%、7%开在二线和一线城市。这680万家杂货铺,一年销售额约10万亿元。

5月的一天,上海一家五星酒店内,千人规模的会场座无虚席,还有不少观众因晚到而只能站着参会。连续几日的大会,直到最后一天的下午结束时,会场依旧人满为患,这与一般大会进行到最后一天走了大半人的情况截然不同。

张晟道出的正是目前便利店的快速发展趋势,与百货、超市卖场的关店潮不同,“小而美”的便利店是目前硕果仅存的依旧能保持良好增长的实体零售业态。

一年的硕士课程毕业后,来自大陆的同学都一个个回到北上广深,投身互联网。而我选择留在香港,并加入了当时刚刚起步并高速发展的TalkBox团队,担任中国地区经理。

另外我提一下相关行情,与国内互联网欣欣向荣不同,一个香港的大学本科应届毕业生,从事Apps或者其他IT开发,起步工资大约10-12k港币,相当于普通地段30多平方两室一厅的一个月房租,或者繁忙茶餐厅有经验的洗碗工收入。相信这也是国内不少互联网公司给应届生的开价,只是香港生活成本要高得多,且几年内晋升空间不大,属于比较冷门低薪行业。相比之下,如今读IT专业的学生,如果进入投行做ITBackendSupport而不是在外包公司写App,起薪可以高出非常多。

原去哪儿创始人庄辰超创办的斑马资本投资了“便利蜂”,刚在北京试水。Today便利店获得红杉资本A轮约5500万元资金注入。

此种状况下,便利店品牌商们都开始跑马圈地,全家计划到2024年达到1万家店;罗森计划从目前的约千店规模到2020年达到3000家,到2025年达1万家店;7-11希望每一到两年在一个新城市进行布局,在主要城市每年新开30~40家门店;家乐福推出“Easy家乐福”小店。京东更许下豪言,要开100万家便利店。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与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发布了《2017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指出,中国连锁品牌化便利店门店数接近10万家,2016年便利店行业增速达13%,市场规模超过1300亿元,开店数量及同店销售双双增长。

缘何大家都集中在华东,为何不去相对空白的西南地区拓展?

另一边,京东这样的电商巨鳄也宣布进军便利店行业,扬言开设百万家门店,这让全国各区域散置的夫妻店有了商机。但整合夫妻店绝对不简单,其中挑战诸多。便利店“江湖”正硝烟四起。

即使家家户户拥有1000M的廉价宽带接入,又如何?

我并非技术出身,无法从iOS工程师的角度来分享“香港的iOS开发环境”。不过抛砖引玉,希望通过分享这两年来在香港移动互联网行业的从业经验,让大家对香港的互联网行业从业环境有更深入的了解和引起关注。

其中一个原因,我认为是香港政府未有做好份内事,未有当好她应有的角色。去年,TalkBox在亚太区资讯及通讯科技界一年一度的盛事、有IT界奥斯卡之称的APICTA中脱颖而出,夺得大奖中的大奖,一时间,全球科技界都为TalkBox鼓掌,然而回到出生地,香港政府有没有对此加以重视?主流传媒又有没有报道,让公众分享这份殊荣?

比起罗森、7-11等业者的“直营店+加盟店”圈地模式,收编非连锁化夫妻店成为拥有资金实力的业者快速布局空白市场的生猛方式。

品牌店也好,夫妻店也罢,终极目标是盈利,那么便利店真的好做吗?

#p#分页标题#e#另外还有大量根本没有品牌的杂货店。凯度零售咨询(KantarRetail)发布的《2016年中国快速消费品互联网B2B市场报告》显示,目前中国市场存在约680万家传统社区中小门店。

外包公司和创业公司的创新路

“杂货铺都是零散的,非品牌连锁的。具有品牌的这些便利店都是有区域特征的,比如在华东市场,罗森和全家会比较强势,7-11在华南分布比较多,有些区域比如西南市场则缺乏这类具有品牌知名度的便利店。”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便利店委员会总干事王洪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2017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指出,2016年中国连锁品牌化便利店销售达1300亿元,区域性明显,全国布局尚未出现。数据显示,目前国内便利店品牌已经超过了260个,2016年数量达到9.8万个,罗森、7-11、苏果、好德、可的、唐久、快客、全家等知名便利店品牌的门店数量并未占据大多数市场份额,有超过40%市场占比都是非知名品牌连锁便利店。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5月16日最新发布的“2016年中国连锁百强”显示,各业态销售增幅差异明显,便利店增幅最高,达到16.7%,专业店和专卖店为6.5%,购物中心为1.6%,超市和大型超市为1.5%,百货店为负2.5%。据悉,在日本遍布了5万家左右便利店,在美国也有15万家左右,以此来看,中国便利店仍有相当大的增长空间。

十年河西互联网已成冷门

TalkBox的例子,反映出了一部分香港互联网从业者的问题——香港互联网不缺有才华且不愿抄袭的人,但对中国大陆市场不了解甚至恐惧、对互联网融资和运营缺乏经验。记得李开复老师曾经建议TalkBox的母公司应该放弃外包业务,公司上下全力投入到TalkBox来应对竞争。只是开复老师无法想象,外包业务对这家公司的重要性:光靠概念和投资,真的不足以养活这家在移动互联网做了10年上的百人公司,更不用说由此带来的风险。

#p#分页标题#e#眼下香港就只有天价的地产、上车无望的贵楼、以及自由行一波波的奢侈品消费,还有什么值得骄傲?即使政府以「自由市场」为名,不去突出个别企业(所谓pickwinners),但也应该大力宣扬及鼓励成功例子。6wave、Editgrid是香港人的骄傲,非得浸过咸水,得到欧美VC(创业投资)注资的才是大人物。政府何不找来这些模范,为有心投入业界的人士或准备选科的年轻人,指示方向?

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合伙人吕晃表示,便利店密度跟人口密度有关系,一个城市如果能达到5000元家庭收入,且面积超过2000平方公里,便利店就会有发展机会。

采访7-11、罗森、全家和Today等企业后,第一财经记者发现,上海是便利店崛起最快的市场,可的和好德依靠农工商集团的背景在长三角拥有数千家门店,快客属百联麾下,也突破了千店规模。然而这些“老字号”虽有区域优势,却在全国范围难以铺开。罗森截至今年4月底也逾1000家,大多集中在长三角。全家则在全国开了1900多家店,主要集中在华东。比较特殊的是7-11,其进入华东地区较晚,其2000多家店大多在华南地区,在上海仅100多家店,另在重庆等地区有少许布局。

正因夫妻店的低成本和地区优势,品牌业者开始考虑整合夫妻店,以到达自己难以深入的区域。京东就是看准了这一点,因此其百万便利店计划中50%项目在农村,收编夫妻店就是一招,夫妻店还能成为京东的线下物流网点。

WeChat全球热爆点子港人早有

智能手机和3G普及APP外包缺新意

“便利店能否盈利,与地理位置、当地人均消费、定位等有很大关系。比如云南地区繁华地段的便利店日营业额可达1万元,但上海经营不佳的便利店日营业额仅3000多元。社区店、办公楼店等差异也很大,前者是客单价低但每天照常运作,而后者客单价高但双休日进入低谷。根据人工、水电费、租金等计算,在上海,一家便利店要盈利,日营业额得在6000元左右,但很多店还达不到这个数字。”比较多个城市后,杨华国这样认为。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