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技术大咖 极光推送上海站成功举办开发者沙_励志网

汇聚技术大咖 极光推送上海站成功举办开发者沙

2018-11-16 03:12 来源:励志网

这曾经是外卖员周武的极限。

“一到高峰期,订单直接塞给你,跟系统后台打电话说受不了都不行。”自从今年6月份以来,周武感觉到工作强度更大了。

回去路上,黄元斌拿出手机,大风吹在他脸上,看到对方给了他差评,原因是“面都泡坨了怎么吃”。

这是一款专门为美食量身打造的摄影APP软件,此软件能拍出不同状态的美食,佳肴相机一共26个以上的滤镜,你把你拍的美食照片加工的更加美味,APP有不少人性化的设计如它可以自动调整焦距、模糊景深让美食更加突出,一般的摄影APP软件是不能拍出这样的效果的。

提成随着月度送餐总量的上升而提升,当一个月送到400单以上的时候,每单提成能增加到6块钱。

他先检查两块电动车电池,公司原本发的是48V电池,后来他发现根本不够用,于是自己配了新的60V改装电池。

对周武来说,双休日意味着最繁忙。

这个刚满22岁的河北小伙子,在做外卖之前,已在北京尝试过3种工作:保安、餐厅服务员、建筑工人,最终送餐员干得最久,“毕竟挣得多”。

只是“打怪”变成“送餐”。

无论有怎样的喜怒悲欢,外卖行业的发展都已成烽火燎原之势。《2016中国外卖O2O行业洞察报告》显示,2016年6月截止,我国外卖用户已达1.5亿,外卖渗透率已达21.1%,半年增长率高达31.8%。

这如同传说中的妖怪推塔故事,凡人被妖怪抓走,妖怪承诺,如果在海边用石子堆好小塔,就放他走,但每天晚上,妖怪都会来把塔推倒一部分。

这让周武想到初中后沉迷的一款网络游戏《传奇》,他当时在升级的乐趣中不可自拔,“无非就是跑遍地图的各个角落打怪,涨经验,然后就可以升级,再到新的地图打更高级的怪”。

Foodie是一款非常好用的美食摄影以及社交分享平台,是喜欢晒美食的朋友必备神器。值得大家关注的是,这款摄影APP软件有一个“绝佳角度 ”功能,可让用户透过颜色提醒,准确地将相机水平置于照片上方,让拍摄的美食能呈现美食杂志的状态。

来北京之前,孟召伟在河南平顶山一家小煤窑当记账员。他在小煤窑干了10年,但在今年年初,小煤窑被关停了,他和老婆孩子一家五口唯一的收入来源没有了。

 在这个吃货当道的年代,享受美食能给自己带来巨大的满足感。出去吃饭随处可见,在端上美食的时候,第一个动作就是拿出手机拍照,等大家的拍完照片后才是动手享受美食。市场还能听到朋友的抱怨,说这次的美食图片没有拍出自己想要的效果,也因为这样应用市场就出现了能把美食拍的韵味十足摄影APP软件。1、InstafoodAPP

“真的,当时骑着电动车,眼泪就下来了。”黄元斌说。他就要30岁了,之前再多的苦也吃过,“没想到送个外卖,第一次觉得这么委屈”。

日本的乐天市场究竟如何?乐天与谷歌与苹果的应用市场相差不是很大,不过它是类似于像亚马逊这样的,在商城上添加一个安卓应用的板块,即是第三方的应用市场。目前里面的app有免费和付费两个类型,有游戏娱乐,也有生活工具类的应用。乐天一个大的优势是用户可以通过在商城的购物积分来支付android app的费用。积分还能购买与乐天合作的其他产品。这就是前面说的十分之一费用以积分形式返还用户。

如今喜好变了,新偶像是“神行太保戴宗”,“那家伙,日行八百里,要是送餐肯定巨快”。

如今这个数字变成了8单。这意味着,1个小时里他最多要连续跑遍3公里内的8个不同地点。

外卖送餐市场就像周武的体验一样,发生着巨大的转变。2015年7月底,百度宣布拆分百度外卖,后者融资2.5亿美元;同年10月8日,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2016年1月19日,“合体”后的美团点评宣布,新公司已完成首轮超33亿美元融资。

尽管这样,各大外卖公司仍在为“抢夺”更多客户和商家费尽心思。在北京旧宫招聘点,以每天100人以上的规模输送像周武一样的外卖员,“但这仍远远不能满足增长的订单需求”。

参加培训的外卖员们,他们即将成为新一批“骑士”。

#p#分页标题#e#“但是3公里开外啊,而且3公里只是软件上标注的直线距离,实际距离通常要到四五公里远了。”那天还刮着风,黄元斌一心想的就是汤面千万别凉了,甚至都没顾得上自己身体的寒冷。

日本的乐天市场,根据消息报道,了解到目前已经有几百个手机软件,且有一百多家的游戏公司上线的游戏产品。个别手机app,乐天应用市场会有所限制推出。乐天app市场大的吸引点是安卓app开发者可以获得较高的收益。除了10%会以积分的形式还给app用户,乐天市场分的15%外,其他的利润都是属于开发者的。这样的分配确实比苹果要好。不少安卓开发者可能会有所心动。

随后的几十个周末里,订餐的大多是这样的一批人——平时工作太忙,周末是难得可以挥霍的时间,于是在家宅到天昏地暗。

在做这行之前,他总觉得送餐是一份太简单不过的工作,“无非就是餐馆买了餐,然后送到别人手里”,但事实上这一过程异常繁琐。

半个小时后,餐送到了,打开保温餐盒,一看面汤没有洒,还好。黄元斌一摸,还暖暖的。

周武撸起袖子,展示右手胳膊肘上的伤疤,那是一块蝴蝶形状的疤痕。就连摔出去的时候,他也没想着自己,“全想着保温箱里的23块5的外卖千万别洒了”。

很多像孟召伟和周武一样的人,通过极为简单的审核进入送餐员行业。在拥有超过2000万常住人口的北京,似乎有一层若有若无的薄膜将两种不同的人隔离开来,一方面,它是无所不包的,这里似乎欢迎任何人,找一份像送餐员这样的工作如此简单,但另一方面,它又在区别着一些人,一些人注定为另一些人服务。

此外,这款摄影应用的使用方法也能简单,随时都能拍出让你垂涎欲滴的美食。佳肴相机应用软件还有一个非常赞的设计,就是可以把美食照片、菜谱分享到专属的社群网站中,因为到时热爱美食的人的,所以在这里结交的志同道合的朋友切磋厨艺就显得很简单了。在佳肴相机软件中有回忆的功能,能编造专属与自己的美食记忆,可以公开,但如果你不想公开,也是没有问题的。

“那里的WiFi信号快,接单子能比其他人快零点几秒,就这零点几秒就能抢到单子。”在请孟召伟吃过一次麦当劳之后,他终于说出了他不可告人的“秘诀”。

他喜欢读《水浒传》,手机里备着一本,一到闲下来就翻看。以前他最喜欢的角色是“鼓上蚤时迁”,因为“自由自在,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为什么如今这么多人都不自己做饭了?”周武颇为疑惑。工作日订单多一点还比较好理解,但是为什么双休日还点外卖?

周武是外卖公司的“黄金骑士”,听起来颇为威风,但这只不过是外卖员中的底层。

1次接6单。这曾经是外卖员周武的极限。如今这个数字变成了8单。这意味着,1个小时里他最多要连续跑遍3公里内的8个不同地点。“一到高峰期,订单直接塞给你,跟系统后台打电话说受不了都不行。”自从今年6月份以来,周武感觉到工作强度更大了。送餐时他共出过3次车祸,“都没敢跟公司说,说了不光没有医药费,还要扣你钱”。

人们知道多的手机应用市场应该是App Store和Google Play。这两个之间的竞争激烈持久。就在前不久App Annie公布的2015两个市场的新数据报告。谷歌的用户较多,盈利却还没有苹果的50%。让不少的开发者对安卓应用市场的担忧。这不,日本岛国不甘示弱,近两天公布了自己的安卓应用市场,成为又一个引人眼球的安卓app开发资讯。

所幸都是小车祸。最轻微一次是撞到了树上,最严重一次是避让对面过来的一辆三轮车,结果“整个人带车飞到了马路牙子上”。

外卖员的阶层划分中,由低到高共分为青铜骑士、白银骑士、黄金骑士、黑金骑士、钻石骑士、圣骑士、神骑士7个级别,升级的唯一依据,就是用户的好评数。

乐天android应用市场的用户已经在之前有所积累,几千万的会员便是大的消费者。而且,由于商城的影响,会让在乐天的安卓应用更好地向用户推荐,提高应用的下载或购买的可能性。这对安卓app开发者来说确实是增加了一个不错的产品展示、营销平台。当然了,乐天市场也是有严格的管理的,app开发者要申请,通过审核才能允许产品上架。

“现实永远比游戏残酷。”说这句话时,是12月2日上午10点,周武一天的送餐生活开始了。

在最穷困潦倒的时候,他试着来北京碰碰运气,找一份月收入4000元以上的工作,但他没有学历,没有其他工作经验,唯一的技能只剩下记账和骑电动车。

12月4日,周日。

#p#分页标题#e#公司里最高级别的“神骑士”,有着黑色的头盔、黑色的制服,象征着外卖员的顶级荣誉,同时也意味着最高的收入,每送一单外卖可额外获得1.8元,而周武这样的“黄金骑士”每单只能获得0.8元。

这个疑问在4个月前一次送餐后得到解答。那次周末,他给住在朝阳区西坝河附近一户人家送餐,点的是一份盖饭,当他送到时,敲门半天没有反应,他又掏出手机打电话,心里想着“是不是又找错了单元楼?”的时候,一个发型桀骜不驯男子怒气冲冲打开了门,边拿走餐边抱怨,“催什么催!害我打boss都死了”。

孟召伟的最高纪录是1分钟连抢8单,在午餐高峰的11点半到13点这段时间里,基本用不着抢单,“这时间订餐的人太多了”。但其他时间,像孟召伟一样的送餐员,背着空空的餐箱,三五成群地坐在空空的餐厅里,盯着空空如也的送餐系统屏幕。

上述介绍的几款摄影APP软件,都是能把美食拍出让你垂涎欲滴的感觉的。如果你是一个热爱美食,并且喜欢晒美食的朋友,这几款APP应用你不可以错过。

偶尔见到的温情短信

其实你的手机安装了Instagram,就可以结合Instagram页面直接跳转,让你看到其他用户发布的InstaFood照片。

出来接餐的是个20岁出头的女生,黄元斌把面递过去的时候,女生二话没说就接过去了,然后“砰”地一下关上了门,没等他将“麻烦给个好评吧”说出口。

送单的多少关系着收入,按照一个小时送6单来算,一天的餐饮高峰有3个小时,总共约能送20单,每单1块钱,外加“黄金骑士”的提成8毛,总共也只有36元收入。

和周武在同一片区域送餐的孟召伟,曾被称为片区的“抢单小王子”。

他从没想过骑电动车算得上一门本事。应聘外卖员的那天,他看到一个19岁短发女孩也来应聘外卖员,在领电动车的地方,女孩说自己只骑过3次,在尝试骑了送餐员的大型电动车之后,骑出“之”字型,她被淘汰了,会骑电动车的孟召伟留下了。

3、Foodie美食摄影APP

Instafood这个应用名称,可能有些朋友感觉有些熟悉,没错这款软件就是由推出过“InstaWeather”系列的团队。在这款摄影APP软件中,可以让你选择非常丰富的照片模板,有些模板还有加入地理位置、时间等功能,无论是那种模板都有一句跟美食有关的语句,颇有文青的风格。这款摄影APP软件为用户贴心的设计了4个种类,模板的数量总量接近30种,就算你是资深吃货,相信也足够使用。

在大家还没有拍照晒朋友圈习惯的时候,我们吃饭美食上桌后大家就动手享受美食带来的满足感。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美食上桌后大家第一反应就是拿出手机拍照,美食当前,总是让相机先吃。把现代人爱分享留恋的特性展现无疑。美食总能勾起美好的回忆,如何才能把食物拍的更美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出现了各种拍照APP软件,那款摄影APP软件能美食拍的更有魅力了?看看下面的介绍吧!

在那顿请孟召伟吃完麦当劳之后,孟召伟伸舌头舔干净拿麦辣鸡翅的手指,说:“我平均每天要送2次以上的麦当劳,干了大半年了,但这是我第一次吃。”

孟召伟依靠抢单,常常在每个月20号左右就能达到6块钱的提成门槛,这使得周武颇为羡慕。在订餐高峰期之余,孟召伟喜欢坐到一家星巴克咖啡门口的座位上,倚靠着玻璃,蹭星巴克咖啡的WiFi来抢单子。

检查完电池,就是穿上“装备”了。在外卖员这一群体里,“装备”也能体现出个人等级。身为“黄金骑士”的周武,需要穿上玫瑰红色的制服,黑色的裤子,黑色的皮鞋,然后戴上红色的头盔,挂上健康证,背上外卖箱,一身才算齐活。

送餐时他共出过3次车祸,“都没敢跟公司说,说了不光没有医药费,还要扣你钱”。

有人说,即将过去的2016年,是包括O2O行业在内的全行业遭遇资本寒冬的一年。百度外卖对外宣称,百度外卖全国配送站每天至少亏60万元,全年光是配送,就要亏损2亿元以上。

骑士一般每月挣4000多元,多的将近8000元,少的则只能拿3000多元。

外卖员最不愿送的东西就是带汤的食物了。他们中流传着一句话,“没送过3公里外的一碗清汤面,别说你干过外卖员”。

雪天摔倒的外卖员

如今,他惊讶于现在工作同以前游戏的相似,“没想到现在当了送餐员,也是跑一个个地方,然后涨经验值,同样是为了升级”。

因为单子越来越多,他快要撑不下去了。

他的梦想是回老家开一家餐厅,“老家那边没有卖烤鱼的,就想开一家烤鱼店,送餐员也和餐饮行业有关,正好可以学学”,但没想到如今他更多学到的是修电动车。在当送餐员的1年多里,他的电动车坏过6次,“每次都舍不得花钱修,都自己在网上找资料学着修”。

周武这才知道,对方在打网游呢,往屋里一瞅,电脑屏幕上果然亮着灰暗的光,周围一片狼藉。

这个塔就永远无法堆完。

然后要检查手机的移动电源,他身上常备着2个,租的房子里还有1个,“冬天的冷风一吹就电源没电了”。

到达“神骑士”需要30000积分,这意味着需要得到3000名顾客的好评,但公司的新政策又规定,每个月剩余积分清空,只保留上一级基础积分。

黄元斌送过清汤面,还是3碗。他是周武隔壁片区的外卖员。那次下雨,11月底的北京,冷风吹在脸上像针扎,他也想吃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面。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