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将社区工作外包给居民_励志网

美国:将社区工作外包给居民

2018-06-22 03:54 来源:励志网

Uber的第一版产品,也是找外包公司做的改版;Airbnb差一点没开始就结束了;Instagram在10亿美金卖给Facebook的时候,仅有6个程序员;Snapchat的第一版产品,被创始人的同学说这是最无聊的应用……

编者按/智能终端的快速增长带动了应用下载的爆炸式增长。来自移动分析机构Flurry的数据显示,在APP应用市场,中国2012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1126%。而中国市场Android与iOS设备的激活数占全球总量比例也首次超越美国,达到24%,跃升至全球榜首,成为当之无愧的“手机第一大国”。在移动应用市场大爆发的背景下,APP的开发外包服务也迅速形成了一块竞争激烈的新市场。

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人们想要发送会消失的照片。

Uber创始人的TravisKalanick

Uber的第一版产品是由联合创始人Garrett开发的,但是这个产品做的并不是那么好,实在没办法的Kalanick,只能在推特上面发推文找人。与Kalanick联系的人里,有一位是前通用电气员工:RyanGraves。这个都不算是个程序员的莱恩,却被Kalanick安排负责改版Uber的工作。他的办法是找家叫Mobley的软件开发公司重新构造,也就是我们说的找外包公司来完成产品开发。就这样,uber网站的改版工作才顺利进行下去。

据介绍,我国企业承接集成电路和电子电路设计、软件研发及开发服务业务分别同比增长25.8%和13.6%,带动了信息技术外包执行金额同比增长10.3%,信息技术外包保持主导优势。

3.实用性永远优于完美。

6个月之后,Airbnb的第二版产品终于上线,并且在当时“西南之南音乐节”网站上正式推出,可是最终他们仅通过这个渠道获得了两个订单。

他们自己用一个博客系统和一张地图,做出了Airbnb的第一版产品,用的域名也是。这个第一版产品,为他们带来了 Airbnb的头三个客人,和80美金的收入。除了这80美金的收入,他们还收到了来自全球各个地方的邮件,询问他们能不能提供东京、伦敦、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空气床和早餐。这让他们觉得Airbnb可以做成一个全球的大生意,2008年他们就拉上了以前的室友Nathan开始自己写Airbnb的第二版web产品。

从目前APP的开发者来看,这仍属于门槛比较低的活,真正做得好的外包公司并不多。“技术其实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对客户需求的深入了解。

市场机遇也引来各路“神仙”纷纷进入。据了解,目前算上传统PC服务转到无线的服务商家,国内APP外包服务商至少有1000家。

Airbnb:一家叫空气床和早餐的公司差一点没开始就结束了

Snapchat的第一版产品被创始人的同学说这是最无聊的应用

3.但最少我们知道如何去改进它。

但那个秋天,Snapchat开始展现出强劲的势头。当用户数接近1,000人时,一个奇怪的模式出现了:这款应用的使用量在上午9点至下午3点之间达到高峰。这正好是上课时间。斯皮格尔的母亲向侄女说起了Snapchat,这位侄女所在的橘子郡中学的学生马上在学校分配给他们的iPad上安装了Snapchat,因为Facebook被学校禁用。Snapchat使他们所有人都能在上课期间传递可视化字条,只不过证据会消失,这反而更好。

在那堂课结束时,他们向一群创投人进行了项目推介。布朗把这款应用命名为Picaboo,墨菲每天投入18小时,日以继夜地制作出了一款可以运行的原型产品。但创投人的反应不温不火。“反馈基本上就像是‘嗯……谢谢你们向我们展示你们的项目’。”斯皮格尔回忆说。

2.先做简单的事情;

第一个移动版本在2011年7月13日登陆iOS应用商店,但反响很冷淡。“Instagram神话”没在我们身上重现。”墨菲叹道。到那个夏天结束时,Picaboo只有127名用户。布朗甚至有点儿戏地把这款应用定位为发送色情照片的工具(他在一篇新闻稿的草稿上写道:“Picaboo让你和你的男友可以发送艳照,但不会保存下来”)。墨菲的父母要求他找份正经的工作。斯皮格尔似乎开始想解散团队。

▼Instagram经验1.不要等到准备好了才开始;

后面的发生的事情大家就都知道了,Airbnb收入立刻提高到400美金每周。这是他们在过去8个月的第一次收入增长。而全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到纽约,住完Airbnb后,也把Airbnb带到了全世界。

Uber的首位程序员Whelan在2010年4月才加盟其中,而在他加盟的时候,Uber还没法接受注册,只是预约车辆的一种途径而已。所以Whelan上岗第一个任务就是构建了一个需要信用卡,能够生成用户账号的注册流程。因为只有这个功能完成,他们才能正式发布Uber这个产品。当时是2010年的6月1日,距离他加盟Uber正好两个月。之后他做的事情就是优化Uber的调度算法,这事儿一直进行了三年,不过按他的说法“挺酷”。

当大家都在学习Airbnb如何利用Craigslist的流量为网站带来大量用户和访问增长的时候,也不要忘了,在Airbnb的早期增长故事,其实跟产品迭代和技术创新并没有关系,仅仅是他们做了对的事情,做了真正能够解决用户需要的事情。

庞大的市场需求使得线上线下商家纷纷筹谋布局APP以拉拢用户。去年是很多互联网企业抢滩APP,今年则有许多传统商家开始进入。在移动互联网颠覆互联网商业模式的趋势和背景下,个人开发者、工作室、大中型外包企业已经在APP服务外包市场展开激烈拼杀。

▼Airbnb经验1.技术解决不了全部问题;

在餐厅拿出“微信”,扫个桌面上的二维码即可获得打折;无聊时打开“唱吧”和朋友K首歌,APP的使用正在潜移默化地渗透入人们生活的各个领域。

由于APP属于新兴的技术和模式,开发APP在整个移动互联网产业链上仍属于市场需求缺口比较大的部分,这就为APP外包行业带来一个蓬勃发展的机会。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在商务部例行发布会上说,美、欧、中国香港、日、韩是购买我国际服务的主要市场。前5个月,我国承接美国、中国香港、欧盟、日本和韩国的离岸服务外包执行金额分别为329.3亿元人民币、244.2亿元人民币、227.3亿元人民币、116.9亿元人民币和102.9亿元人民币,占我国离岸服务外包执行总额的69.4%。

从前年电子杂志APP热,到去年和今年的社交、O2O应用热潮,各种客户端动辄能实现上百万的下载量,已使APP不仅仅是用户的“玩具”,而是正成为颠覆固有商业模式的一种力量。因为APP正在成为线上的消费者新入口,以及线下传统企业的品牌宣传窗口。

Instagram的创始人Kevin和Mike两人是斯坦福大学的校友。2010年Instagram的第一个产品版本,就可以在appstore上下载。这个产品版本的研发,就是Kevin和Mike一起合作完成的。可是,Kevin和Mike也都是非技术背景的创业者,他们两个大学学的都不是软件开发,Kevin学的是管理学,Mike学的是符号科学(这个专业非常复杂,探索的是符号-信息-语言-沟通相关的复杂系统,也包括一些人机交互、机器智能的研究)。

“APP市场在2010年爆发,市场导入期已经完成了,今年相对平稳,还将有3~5年的高利润期。”对于APP外包市场的发展,北京新网互联科技有限公司无线应用产品总监尹寒这样总结。

一家叫空气床和早餐的公司,差一点没开始就结束了,但是它现在值200亿美金,这家公司就是Airbnb,而Airbnb,就是Airbedandbreakfast的简写。

1998年,他大四时,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工程系辍学,与同学合作创办了Scour网站,让网友交换音乐、影片。可想而知,与美国Napster等音乐交换网站一样,他创立的首家公司遭到了30多家大型电影、音乐公司的侵权指控,要求赔偿2500亿美元损失。最后,他与同学被迫卖掉公司,偿付赔偿并宣告破产。两年后他与朋友合作创立了RedSwoosh公司,采用类似的技术为内容提供商降低网络流量负担。2007年,Kalanick以1700万美元卖掉RedSwoosh,那年他31岁,成为了千万富翁。

除了开放者身份各异外,抄袭的情况也非常普遍。尹寒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目前APP产品市场,哪一个APP有好的用户体验,大家都会竞相模仿,抄袭之风很盛。

“别人做了,我也要做。”如今,不管是电子商务企业,还是许多毫无IT技术基因的传统零售企业,都在开发自己的APP。

Instagram在它10亿美金卖给Facebook的时候,仅有13名员工,这是大家都口口相传的故事。可是这13个人里面,有多少是程序员呢?6个。

即使是Kalanick31岁创办Uber,也没有在产品开发的环节顺风顺水,他也存在只缺一个(若干个)程序员的时候,但是这并不应该是停止或者放缓项目进度的理由,我们可以通过各种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同时我们也需也应该随时关注用户反馈,修正前进的方向,并且随时做好展开新的征程的准备。

Instagram创始人Mike和Kevin

2.一个优秀的CTO并不是用户增长的关键;

创业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于六岁就能写代码,31岁就成为千万富翁,之后就创立Uber的Kalanick来说依然如此。

2.即使它甚至可能不可用;

3.之后,用户会告诉你,我们更希望如何去用它。

还好Y-combinator的创始人Paul给他们的建议,不是再高薪请一个CTO,花大力气再重新更新一版网站,或者是优化注册流程,想办法用Google账号一键登录,同时优化SEO,购买Google与Hotel相关的搜索广告(当然也可能他们就是没钱)。Paul给他们的建议,是一个完全非技术、非规模化的建议:到纽约去,到你们客户最多的城市去。

还将有3~5年的高利润期

Snapchat创始人EvanSpiegel(斯皮格尔)

#p#分页标题#e#最初的团队由斯皮格尔与他的两位大学同学三人组成,分工非常明确:墨菲担任首席技术官,布朗担任首席营销官,斯皮格尔担任CEO。斯皮格尔在他参加的一堂设计课上进一步完善了这个创意。第一代产品是一个笨拙的网站,要求用户上传照片,在发送前设定消失时间。后来他们灵光一闪,把那个创意应用到移动领域。斯皮格尔说道:“当时的情况就好像是突然有人问道,‘嘿,你的手机上有摄像头。这难道不是更方便些吗?’”

商务部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我国服务外包合同金额3490.7亿元人民币,执行金额2274.2亿元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24.8%和11.2%。

#p#分页标题#e#当年,也就是2008年,奥巴马大选,售卖奥巴马早餐圈现在被当成了Airbnb的早期增长故事,但是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哪怕是Y-combinator的投资进入,他们也只能挣到200块一个星期。而且,网站的流量和用户已经停止了增长,Airbnb进入了最困难的时期。

商务部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我国服务外包合同金额3490.7亿元人民币,执行金额2274.2亿元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24.8%和11.2%。

自卫式防盗提包电路解决方案及原理为了满足人们外出时随身携带提包防盗的要求,具有防盗报警功能的提包应运而生。然而,功能较完善的防盗提包,价格昂贵,结构又较复杂,难以被人们接受;而功能简单的防盗提包,虽价格便宜,但实用性又差,这样,便导致具有防盗报警功能的提包不能得到推广普及。特点是:

围绕着APP产业链,业内衍生出多种业态的APP开发推广服务商。既有传统的4A广告公司,也有新兴的数字营销类公司在原有业务线上为客户延伸出的APP开发营销服务。而后者的优势在于策划能力强,对客户的业务比较熟悉,从而成为一些APP外包公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另外,市场上还有服务费超低的个人和工作室。APP外包服务商可谓鱼龙混杂,竞争激烈。

沈丹阳说,信息技术外包继续占据主导地位。前5个月,我国企业承接国际(离岸)信息技术外包、业务流程外包和知识流程外包执行金额分别为727.7亿元人民币、237.8亿元人民币和504.3亿元人民币,占比分别为49.5%、16.2%和34.3%。

2.但最少我们有了第一版产品;

Airbnb的创始人Brain和Joe,是非常典型的非技术型创业者,他们大学是罗德岛设计学院的同学。两人毕业后就各奔东西,直到2007年Brain带着1000美金去旧金山找Joe,希望开始履行当时他们毕业要一起创业的诺言。当Brain知道,他手里的1000美金,甚至付不起自己在旧金山一个月的公寓租金的时候。他们决定在自己的公寓里,铺开三个空气床,这样可以租给三个在旧金山找不到或者付不起旅馆的年轻人。

这个时候,原本是设计师的Brain和Joe才真正的开始审视Airbnb上的每一个订单,他们意识到房东上传的照片真是烂透了。帮每个房间拍一组好的照片,让人们真正愿意去租这些房子,是他们到纽约去做的第一件事情。当时他们连租摄影师的钱都没有了,还好他们两个是设计师,设计师拍出来的照片一般也不会太差。就这样,他们把所有纽约的订单上烂透了照片,都换成了自己租了相机拍完还修图过的照片。然后就等着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Uber经验1.想尽办法先让产品上线;

Airbnb的联合创始人Nathan、Joe和Brain

故事在这里似乎就能够完美的结束了,但和大多数好故事一样,故事发展往往出人意料。在卖掉公司两年后,Kalanick创办了Uber,在今天,Uber已进入全球58个国家的数百个城市,但是当我们回首Uber创办之初的时候,还是能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

其中,承接国际(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2375.8亿元人民币,执行金额1469.8亿元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37%和9.2%。5月份,我国承接国际(离岸)服务外包合同金额404.5亿元人民币,执行金额328.6亿元人民币,分别同比增长32.8%和21.5%。

Instagram的CTO说不要等到准备好了才开始

随着3G、4G、Wifi等移动通信基础设施的快速发展,以iOS、Android、WP系统为基础的智能终端的迅速普及,以APP为代表的客户端呈蓬勃兴起之势,APP也正在成为用户手中的玩具,以及商家手中的营销工具。

和扎克伯格建立Facebook最相近的故事大概就是斯皮格尔创办Snapchat了,但与Facebook人尽皆知的创业故事不同的是,Snapchat早期也是历经曲折。

在Kevin和Mike开始开发Instagram的时候,他们在一个叫dogpatchlabs的联合办公空间工作。Mike记得当时一个隔壁的创业者求他帮忙解决一个json优化的难题,当时的Mike是这么回应的:“嘿,伙计,你现在连一个用户都没有”。Mike和Kevin对Instagram的开发定立了一个技术原则:可行性永远优于完美。”如果这个事情能够帮助我们解决问题,同时让我们更接近上线,那我们就去完成它。”

▼Snapchat经验1.尽管第一版产品烂透了;

后来的故事大家也知道了,Snapchat获得了第一笔投资,然后开始飞速的发展,甚至拒绝了Facebook的10亿收购,腾讯也是Snapchat的投资人之一。但是我想,这风光无限背后,也有差强人意的笨拙第一版,反响冷淡的启动,可怜的127名用户,甚至差点解散的想法。可是,没有这拙劣的第一版版本,没有最初创业团队的坚持,没有团队对于中学生用户的敏感觉察和跟进,可能就没有Snapchat往后的故事,斯皮格尔也就很难成为米兰达可儿的新男友了。

Uber的第一版产品也是找外包公司做的改版

他们并没有等学完创立Instagram所需要的所有事情之后才开始,但是这其实才刚刚好。Mike在飞机上也在自学,通过看在线视频边学边去解决他们面临的技术难题。Mike说:“在app开发上出现的技术问题,并不是世界难题,这些难题已经在Facebook和Twitter的开发中被很好的解决了”。

而在此过程中,Uber的创始人团队也没有干等着,他们经常在咖啡馆约司机见面,他们用这个方法来了解现实世界能否接受Uber的理念。

3.认真想想,用户究竟需要什么。 

到了年底假期,Snapchat的使用量又翻了一倍,因为那些学生得到了速度更快的新iPhone。那年12月,用户数飙升至2,241人。次年1月,这个数字为2万人,到4月时达到10万人。Snapchat成为美国中学学生最火的阅后即焚图片社交软件。

Instagram两年13个员工,卖给Facebook10个亿美金的移动产品创业者神话,还会继续被大家津津乐道很长时间。但是不要忘了,是“先做简单的事情,只做对发展有益的事情”、“实用性永远优于完美”的实用主义价值观,而非从一开始就具备的卓越的技术实力,让他们真正跑的最快,跑的最好。

当Instagram成为一个现象级产品之后,Kevin就只够处理商务相关的事务,而开发的事情,全部都丢给了Mike来搞定。Mike分享说:“我非常明白,我们所知道的,刚好够我们写出第一版本的Instagram并且让它上线开放,当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们没有时间来做那些花哨的事情,我们全部精力都花在如何完成这个事情上面”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