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永城网·永城市委 市政府门户网站·永城市人_励志网

中国永城网·永城市委 市政府门户网站·永城市人

2018-06-22 15:37 来源:励志网

对于广大的餐饮老板来说,APP还没搞明白呢,小程序又来了。

“值不值,你自己说。”果仁把这个问题反过来抛给那些免费论者。

阿丁对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有一个简单的归纳:

非技术型产品经理有更大的学历优势,但经验方面处于弱势非技术型经理当中大约有30%拥有高等学历——其中不少甚至来自哈佛、麻省理工、宾夕法尼亚大学等一流名校。而技术型产品经理中,这个数字只有13%,也就是一半不到。

#p#分页标题#e#我并不想在技术型和非技术型孰优孰劣的争论中做出定夺。因为他们都有存在的理由。相比没有技术背景的人而言,技术型产品经理更能从前者难以发现的角度出发。但这一定是必要的吗?也许不是——只要非技术型员工努力地去学习,能够以开发团队的语言进行交流就好。

果仁App降生之初,即已开始蹒跚行走。在这个疾速变化更迭的时代,“一款电子产品必须师法牛马,其犊坠地即起,胞衣未净便得尝试小跑,须知电子技术更新之迅猛,已远超草原上虎视眈眈的食肉动物。”果仁的投资人这样理解市场。当大多数纸质文学期刊走向私人收藏或博物馆的时候,果仁的缔造者们决定把纯文学数字化,输送至读者的移动终端,且只做短篇小说。

有人在网上问,互联网产品很多都是免费的,为什么读个小说还得花钱?阿丁的回答很不客气:“那是你病了,不是果仁病了,治治你这毛病吧——不尊重他人劳动成果的病。小说是人脑创作的产物,脑力劳动当然是劳动,而文学作品属于人类的精神产物,和你每日所需的东西一样具有价值,甚至更高。”

做细分市场龙头

宏观上成功连接了社交和餐饮。往细了说,那就是更方便我们找店了,微信里的好基友们推荐一波,效果比现在好不知道多少倍。其次,约饭买单功能方便挺多,以前小伙伴出去约饭,总是犯愁吃饭的问题,现在问题解决了,只要在小程序中包含了各种吃饭、买单功能。第二点,之前常说,外卖行业或者全新的互联网模式下的外卖,是革新餐饮行业的一次地震。以前项目君的同事,每到饭点总会“猥琐的”问过来,大家伙谁要和他一起拼单。现在根本不需要说话,在部门微信群中发起一个“购买该外卖拼单”的窗口,别人通过你的窗口进入你的小程序(比如饿了么),该链接会迅速定位到该餐厅,实现在线拼单。其实最大的方便,就是在使用微信消费的同时,不需要再有那种“切来切去”或者“屏幕跳转”的烦恼了。

对于这类研究而言,领域并不是一个非常完美的平台,所以有可能我找到只是部分公司的产品经理。但50位员工的信息足以让我们得出不少有趣的结论。

【猎云网(微信号:

这个问题在产品管理行业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但依旧在争论不休。毕竟,总有新晋的产品副总裁要组建产品团队,也有风投人才合伙人会去支持这些副总裁,另外未来的产品工作者也在尝试着将自己安置在最合适的位置,以让自己在职业中出彩。

作为广告人绝大部分人考虑到的都是“流量”二字。当时在小程序发布会上,张小龙明确指出了,只有搜索完全匹配才会出现,换句话说这是给小品牌判了“死刑”。其实大家都忽略了微信登录的“唯一性”。餐厅老板可以根据用户消费的数据,统计出用户的兴趣。就拿项目君自身举例子,在一家近30道菜的小餐厅吃饭,可能最常点的不会超过5道菜。这时候小程序,可以瞄准我,下一次来消费时,根据项目君平时点单的喜好,进行智能筛选,那爱吃的5道菜,排序一定是在最上方的。

过去,我对产品副总裁做过类似的研究,从而得出了一些有趣的结论。这次我决定聚焦于那类产品副总裁招募、雇佣并领导的人——产品经理。在告诉大家这些结论之前,我先声明研究过程中所用的两个标准。

这意味着什么?

今天一早,朋友圈就“被刷爆”了。仔细一看,原来是“小程序”正式与大众见面。呵呵(项目君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让自己能够保持足够善意的微笑……)作为一名伪广告人,项目君很早之前就在关注了。当时我就不看好小程序的到来,如今正式发布,我觉得对于餐厅老板来说,或许又是一次考验or灾难。

解码人工智能·猎云网2017产业创新峰会4月13日北京等你参加:

“严肃小说也可以做得这般有声有色,还居然上了航机杂志广告,真可谓高大上。”原以为这则广告创意出自4A公司,刘先生通过新浪微博的@果仁小说了解到,这居然是果仁小说一个负责UI的工作人员做的。

由“坚果”到“果仁”,学医出身,做过体育记者、文化编辑的阿丁求仁得仁,在2013年初夏,终于找到了一个绝佳机会。

果仁小说果断选择了“移动+付费”模式,它的App每周二、周五零点都会更新一篇来自国内实力派作家的原创小说,订阅方式包括网上订阅(每月8元、每季24元、半年45元、年度93元不等)和单篇付费阅读等,来满足阅读者的不同需求。

4.让文学更有尊严;

2.我主要通过领英来寻找选中公司的产品经理的信息,并且直到这批公司中排名前15的产品经理人数破50人为止。同时我也把资深产品经理、产品主管等类似职位也算了进去,但不包括副总裁或总监级别的。因为我真正研究的是那批接触产品管理的人,而非整个产品管理团队。

他们很努力,“坚果”呈上的,是“坚果味儿的作者”和“坚果味儿的小说”。他们所谓的坚果味儿,一言以蔽之,就是故事、故事、还是故事。

这个自我定义为“国内第一款专注于短篇小说的App,优质短篇小说发表与阅读的平台”,创始人是一个叫阿丁的作家。

其实说了这么多,小程序存在的功能,早先各种APP都有。只不过是腾讯为了整合自身流量的优势,进而想整合之前大家伙常用的APP。可以说在功能上整合了传统APP的优点,进而结合了腾讯自身的用户优势,流量优势。虽然直接获利放是腾讯本身,但是餐厅本身作为间接获利方,可以说也是有必要了解,并且加之利用的入口。

在接力阿丁的果仁梦想之前,这条叫做“右边”的产品线已经陆续推出了每日更新的右边手机杂志、App深度刊《Right》等。

市场的确已经在一次次地演绎着这个趋势。当承载通俗作品的盛大文学估值8亿美金,业内人士还大呼被低估了的当下,你怎能忽略一个严肃文学平台未来的价值?

举个例子,谷歌风投的合伙人KenNorton曾在其《如何雇佣产品经理》一文中表示更倾向于雇用那些有技术经验(并不一定要计算机学士学位)的。但是旅游礼宾服务创企Lola的产品副总裁EllenChisa认为你不一定要有技术背景,但你一定要有这方面的学习意识。

总而言之,你不一定要雇佣技术型产品经理,但非技术型经理一定要去努力学习。

如果你觉得非技术型产品经理的优势在于拥有更多的总体工作经验,那么你就错了。经过研究,我发现这两类产品经理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大区别。甚至非技术型产品经理的工作经验要略少一些:非技术型的总体工作时长为7.5年,产品管理3年,而技术型的总体工作时长为8.5年,产品管理3.5年。

首先必须要承认,这50位产品经理远远代表不了全部。但也能证明不少公司在产品管理中忽略了女性。反过来说,如果这次研究真的反应了整个行业的情况,那么大部分公司产品经理的男女比已达到3:1,在软件开发行业这个比例还要更夸张。

1.创业数据公司Mattermark曾在其MattermarkGrowthScore中罗列了一批最火的技术创企,我选择从这批公司里入手。我选择的标准包括:员工人数要大于50人,或者融资金额在1000万美元到1亿美元之间(并且不要C轮后的创企)。同时我还在留意那些独立的公司(比如还没退出市场的),尤其是B2B软件、电子商务和消费网络领域的公司。

5.无害的阅读使用户离自由更近,而非更远。

“移动+付费”模式

记载网络由一批资深传媒人和策划人倾力打造,它背靠金融资本,力图在互联网时代探索出一条清晰的价值观统一的产品生产线。这条被命名为“右边(Right)”的产品线,从诞生之日起,就源源不断地输出人文社会类的独家原创内容。它尊崇传统媒介“内容为王”的内核,同时呼应移动阅读的本质。

当下,人们拥有太多的碎片时间,但碎片时间并不等同于垃圾时间。假如被它的主人利用好了,无异于黄金时间。好的短篇小说恰恰具有这一力量。这种短促而精准的文体,最适合作为变废为宝的工具,“果仁的使命之一,就是协助热爱阅读的人,把垃圾时间转化为金色质地。”

作为餐厅老板角度,首先免去了餐牌频繁修改的苦恼,从纸质餐牌演变成了如今的电子版。(虽然之前很多餐厅已经开始使用手机点餐了,但小程序的推出,可以说近乎要淘汰了传统的纸质菜单)

 “这是一个只需少许智商即可预知的趋势,通俗文学已走在前面,纯文学必然跟随。”阿丁这样理解。

尽管他们没有学位以及实际软件开发经历,但EllenChisa还是很乐于去招揽他们,他们中有人甚至会主动去学习技术课程。

“果仁——就是为尊重文字,并在这个操蛋的时代,仍然保持对阅读的热爱,仍然对汉语抱有希望,觉得吃饱喝足了,需要来点儿精神食粮,以抵抗空虚、无趣乃至邪恶,以及不想被洗脑的人而准备的。”果仁小说对它的订户发出呼声。

大多数产品经理都没有技术背景(但他们一定要在这方面下功夫)这50位产品经理中有35位没有技术背景(既没有经验也没受过相关教育)。这35位经理很大一部分开始也不是做产品管理的。其中不少人是通过管理咨询进入产品管理行业的。另外,数字营销、分析等工作也很有可能会当上产品经理。

首先,项目君先来说说小程序对于餐饮行业带来的优点。介于小程序的推出,是基于传统APP的一次革新,在微信的基础上推出小程序。可以说是直接利用了微信自身的用户数据,实现微信关系链的共享。这也是之前传统餐饮app被限制的最大痛点。就拿之前最火爆的美团外卖来说,这个APP本身就带有微信/qq好友绑定功能,可现实情况下,真正绑定率有多少呢?给个内部数据——5%都不到。但微信小程序能够做到100%,什么概念,一个100好友的微信原先只有5个人在美团APP上互动,现在100个人在美团小程序中互动,各种利益不用项目君我多说什么了吧。

出于移动终端作为阅读工具的普世性和大趋势考虑,果仁小说仅有一种商品出售,即短篇小说。果仁团队认为,短篇小说是最适合碎片化阅读的文体,比如上班途中在公交车、地铁上就可以读完一个短篇,而中长篇耗时费眼。

“以几百万的投资,去做一个纯文学的App,他们很有胆量。我一直认为,会有一群理想主义者去做这样一个高品质的产品。”创投人、经纬中国副总裁丛真在一次深夜拜访中感慨。

2.致力于成为被传统文学期刊选稿标准拒之门外的写作者之发表平台;

智能电子锁。项目核心创新点:产品核心是蓝牙技术,手机APP与锁的蓝牙模块采用三次互相校验的模式安全可靠。项目详细用途:主要安装于防盗门上,家用商用等都可以。预期效益说明:产品已经出台,可以量产。目前智能锁的价格,普通的都在千元以上,有的可达到3000-4000元,产品收益十分可观。

3.把用户的碎片时间变废为宝,以阅读抵抗虚无;

#p#分页标题#e# “右边”力图以个体命运在大历史背景下的生活状态与态度为切入点,来还原当下社会的生态。而果仁小说的气质,跟“右边”产品线的定位不谋而合。在阿丁和他的兄弟最艰难的时刻,由一位同事牵线,记载网络给了他们一个坚实的拥抱。他们出资,出办公场地,提供技术解决方案、产品优化思路以及市场推广,让阿丁的理想主义有了一个踏踏实实的出口。

福利了人民群众苦了餐厅老板

至于花多少钱呢?这么说吧,阿丁在自拟的广告语中充满揶揄:“一条普通红塔山的价。不抽烟?那不到两个KFC全家桶,一个中等尺寸的披萨,两瓶……不,也就一瓶半洗发水。总之,不超过一百元你就能读到96篇小说。”

在产品经理中,女性占有不少的比例这50位产品经理中有44%是女性,而且他们的总体工作经验和产品管理经验不亚于男性。我对此并不惊讶,不少熟悉的产品工作人员都是女性。但我仔细一看,Stella&Dot和Uptake这两家公司占据了大部分的女性。甚至前者接受调研的6位全是女性,后者的14位中有8位是女性。这加起来已经接近女性总人数的三分之二了。没有这两家公司,那么女性比例只会掉到26%。

“右边”的生产者一直在反思:传统媒体的衰败,有很多问题值得警醒。譬如有没有真的做到尊重作者、尊重文字和创意、尊重思想和思考?是发自内心的还是被商业规则所驱使?传统媒体除了主办方的主动自我审查之外,更多受制于成本压力,这种压力如何化解为动力?

以一个中寸披萨的钱读一年小说

1.向热爱阅读的用户推介不同于所谓主流文学的优秀小说;

细究这个产品的出生和成长,或许你可以把它看作是一个求仁得仁的故事。

“可以这么认为,它是对移动互联时代信息碎片化,以及追求时效性的一次反思及彻底背离,我们致力于将旗下的产品聚合成为一个阅读高地。”杭州记载网络公司执行董事、果仁出品人詹正凯表示。

在高增长的早期技术创企里,产品经理是否一定要有技术背景,还是说这些并不重要?

在这场争论中我不会去站边,但我很好奇那些高增长的技术创企在雇佣产品经理时,究竟是如何看待技术背景这个问题的。诚然,丰富的技术经验会给产品经理锦上添花,但是否意味着这个职位就是要懂技术?如果不是,有没有其它因素能够增加一位非技术产品经理的竞争力?

3月15日,爱好阅读的刘先生在海航机上杂志《云端》上看到了一则广告:28个图腾与28个简单的词组,构成一个充满张力的文字世界,颇有想象力。下机前,他通过广告上的二维码扫描下载了这款叫做“果仁小说”的App。

小程序的到来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4月5日报道(编译:Yilia)

大家直观上看,就是一定意义上再为手机“缩水”。既然是腾讯开发出来的玩意,自然受益方必须是腾讯。项目君认为,腾讯方面肯定最大意义上增加了微信钱包的曝光度,有望冲击当下支付宝垄断的市场。(既然你线下普及率这么广,那我就在线上支付超越你)

对目前果仁的定价,创始人团队仍略感心酸,中国原创文学市场与盗版DVD市场一样,被粗暴的侵权者蹂躏了太久,要恢复正常的市场定价仍有待时日。而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在免费的盗版与少量的收费之间取得一个弱平衡。

既然这么好,那作为普通用户他的功能是什么?

在上述两类观察中,我试图去了解技术型产品经理究竟哪些因素吸引了高增长技术创企,但除了技术经验,我并没有发现别的东西。我记得上次对产品副总裁做调研时,发现绝大多数都是男性,于是我想看看在产品经理这边是否也会有类似的结果。

不论你站哪一边,这些数据都显示了多数产品经理都不是技术型的。甚至非技术型产品经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一定的优势……尤其是他们的上司不是来自一流大学时。

果仁小说的诞生,除了阿丁团队的努力之外,还得益于一家新媒体公司,一家叫做“记载网络”的新媒体平台。

但坚果的运营,不到一年就夭折了,给了阿丁一次重击。对一个理想主义者来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产品的不可持续。

为什么选择短篇小说?果仁团队经过了深思熟虑。

记载网络续力果仁

“果仁的野心是做一个容器,容纳可读的短篇小说,供热衷于阅读的人饮用。”阿丁说。做果仁小说之前,他与作家阿乙、孙一圣等曾开发过一款叫做“坚果”的产品。与果仁这个初具商业味道的产品不同的是,它更像是一个兴趣小组,类似豆瓣上因喜欢电影、音乐而集结的人群。他们甚至出了一期叫做“栗子号”的Mook小说,宣称致力于做认真把故事讲好的“小说读本”,想把阅读变成一件轻松的事。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