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专业的互联网+技术服务商_励志网

最专业的互联网+技术服务商

2018-11-15 22:56 来源:励志网

呵呵,你如何知道我要买些胭脂水粉?林雨笑道。

绿袍男子自然也是注意到林雨的存在,毕竟此地除了林雨以外再无其他筑基之士,想不注意都难!绿袍男子如扔死狗一般的将手中店贩扔到一旁,林雨身旁的丫鬟更是吓的面色惨白,下意识的躲到林雨身后。

[-page-]何处?这位田姑娘又是何名头?店贩闻言,满脸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有些古怪的看了林雨一眼,才问道前辈不会是第一次来这龙脚镇吧!见林雨点头,店贩才恍然的说道这也难怪,前辈有所不知,这飘香楼可以说在镇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仅坐落在本镇最为繁华的路段,而且与云间客栈相邻,那里住的可都是些了不得的大人物,比起外界的聚仙楼可不是大了一点半点,听说其中丹房,炼器之所一应俱全,还有闭关阐室供人使用,每个房间之中都有一小型聚灵阵法以供修士修炼林雨听着对方说着说着竟说道了云间客栈,心中又好笑又好气,不过这云间二字他却不是第一次听说,前几日与夏烨分开之时对方说秘境开启之前去云间找他,想来应该是这云间客栈无疑,没想到这云间还有这么大名头。

白琼咳嗽两声,以便掩饰心中尴尬,突然说道不知接下来林兄有何打算?离仙草秘境开启的时间还有不到月许,这段时间林某想在这镇中转转,同时为秘境之行做些准备!林雨不假思索的说道。

林雨见此,心中了然,有些疑惑的问道这飘香楼是

绿袍男子看着门廊之上的小蛇,脸色难看至极,转身颇为愤怒的看了林雨一眼,却是没有再出手。

二人足足等了数个时辰,房门才应声而开。

二人出手皆是在电光火石之间,周围看热闹之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绿色小蛇被一柄飞刀紧紧钉在了门廊之上,身体不断扭曲摆动,丝丝墨绿色的液体滴到绿袍男子脚下的石板之上,冒出一阵青烟。

原来这绿袍男子竟是自己之前在外界见过的那群赤膊大汉之一,当时在追那个小叫花子,后来小乞丐被自己跟夏烨救下,从而引出了那五毒门的少门主的。

林雨见此,心中了然,有些疑惑的问道这飘香楼是

[-page-]龙脚镇中确实如白琼所说的一样鱼龙混杂,虽同为修士,但也不免碰到些地痞流氓之流,只因那些修为高深之人甚少外出行走,就算偶尔外出,也是出没一些上流之所,毕竟修为到了他们那种境界,很少会做一些无用功,又岂会到处闲逛浪费时间?林雨却不是如此,当然,他也并非什么修为高深之士,能来到这镇中的贫民流窜之地也属正常,不过就算如此,他筑基初期的修为在此地也是颇为惹眼。

林雨这才心中恍然,能在修真界中做到如此地步,看来这位田姑娘确实是有些真材实料,听对方口气,似乎还有许多慕名而来之人被其降服成为护花使者的,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猫腻却是不得而知了店贩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一名丫鬟模样的女子突然神色慌张的从店中跑了出来,待看到店贩之时突然露出满脸的惊喜之色,跑上前来,二话不说的将一香囊塞到店贩手中,语气颇为急切的说道我是田小姐的贴身

林雨见此笑了笑,从怀中摸出几块灵石顺手塞给了对方,店贩眉开眼笑的将手中灵石塞进怀中,声音不自觉的又压低了几分小的也是偶尔听掌柜的提起过,田小姐真实身份乃是飘香院的弟子,却不知为何会被门派指派到飘香楼这种粉黛之地,不过就算在那种场合,田姑娘仍是守身如玉,终日面带白纱,无人见过其真面目,听说有一位同是密宗的少门主一次出十万灵石就为了见其真容,不料却被对方拒绝,此事当时在本镇之中可是闹出了不小的风波哦?竟有此事?林雨有些不信,要说十万灵石跟对方吃饭共饮还有些可能,但若只是为了见其真容,那这女子的身价未免也有些太高了,就算她是密宗弟子,也是说不过去的千真万确!前辈要是不信,可以随便拉个人问问,小的若有半句虚假,任凭前辈处置!更何况田姑娘有如此身价并不是因为其神秘的面孔,而是因为她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才女,不仅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也是手到擒来,曾有无数才子佳人慕名而来,最终皆是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甘愿为其做牛做马,谋财卖命!店贩说道。

一道绿线毫无征兆的向林雨袭来,却在咫尺之时被两根手指紧紧夹住,再也不能动弹,围观众人这才看清那绿线竟然是一柄极为小巧的飞刀,刀身不断泛着寒芒,显然是锋利至极!林雨看着指尖的飞刀,目光一冷,口中冷哼一声,随手将飞刀甩了回去。

此时他正在思考该在何处落脚,刚刚向白琼二人告辞之后才意识到到那家客栈乃是他的住所,自己却告辞离开,此时想想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本打算在游历之时在另找一家,没想到途中却被一店贩拉下做起了推销,推销的的物品竟然还是些女子用的胭脂水粉,想想真是叫人啼笑皆非。

店贩并未察觉到身后店铺的异常,仍是一脸堆笑的说道说起这飘香楼,就不得不提起这位田姑娘了,其艳名不仅在本镇中如雷贯耳,就算在外界也有不小的名气

林雨没想到会有人拉着自己做生意,目光看去,对方也只有炼气七八层的修为,修为不高,胆量却是不小。

店贩一听,瞬间变的眉飞色舞,激动异常,左右看了看,突然趴到林雨耳边说道前辈您算是问对人了,关于田姑娘的传闻到处都是,但甚少有传言属实,只因从未有人见过其真面目,小的也是因为本店掌柜与田小姐关系颇为亲密,才偶尔听说过一些隐秘店贩说道此处,停顿片刻,眼珠不由转了转。

林雨盯着对方手中的绿色火焰,鼻中冷哼一声,手中不易察觉的掐出几个指决。

众人皆是满脸惊骇,看着石板上被腐蚀而出的一个大坑,不由咽了口吐沫。

店贩一听,顿时面色大喜,心道果然,连忙开口回道前辈有所不知,这条街向来被称为镇中的贫民街,其中往来修士大多以炼气期的道友为主,就算有三两筑基前辈出现,大多也是替双修伴侣买些女红,只因这镇中,卖这些女儿之物的,也只有小店一家,别无他所!林雨看着对方颇为得意的神色不经意的点了点头,再看身前建筑,确实与此街之上的其它建筑略有不同,不仅规模较之其它要大上不少,这进出人群也是颇多,其中也不乏一些筑基修士,显然生意要好的多。

web前端开发前景如何呵呵,不知这位田姑娘是怎么个出名法?林雨笑道,言语中不无调侃之意。

白琼愣神过后,面上难掩激动之色,竟是一把将面前的可人儿搂入怀中。

呵呵,林兄多虑了,你做事,白某自然是放心的白琼虽然如此说,但目光还是时不时的向房门撇上几眼。

二人足足等了数个时辰,房门才应声而开。

只是上次见到此人之时对方还是一名炼气期的小角色,怎么这才几天时间竟然到了筑基中期,要说几天时间筑基成功林雨可能还不会有所怀疑,但短短几日从炼气期一跃成为筑基中期的修士,林雨说什么也不会相信!你!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上次你身边有那人在,才放你一条生路,今日就你自己,还敢如此张狂,简直是不知死活!绿袍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手中也不知何时多出一团绿色火焰。

林雨目光在其眼睛上停留片刻,便低头不语。

白琼听完,点了点头

林雨见此笑了笑,从怀中摸出几块灵石顺手塞给了对方,店贩眉开眼笑的将手中灵石塞进怀中,声音不自觉的又压低了几分小的也是偶尔听掌柜的提起过,田小姐真实身份乃是飘香院的弟子,却不知为何会被门派指派到飘香楼这种粉黛之地,不过就算在那种场合,田姑娘仍是守身如玉,终日面带白纱,无人见过其真面目,听说有一位同是密宗的少门主一次出十万灵石就为了见其真容,不料却被对方拒绝,此事当时在本镇之中可是闹出了不小的风波哦?竟有此事?林雨有些不信,要说十万灵石跟对方吃饭共饮还有些可能,但若只是为了见其真容,那这女子的身价未免也有些太高了,就算她是密宗弟子,也是说不过去的千真万确!前辈要是不信,可以随便拉个人问问,小的若有半句虚假,任凭前辈处置!更何况田姑娘有如此身价并不是因为其神秘的面孔,而是因为她乃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才女,不仅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也是手到擒来,曾有无数才子佳人慕名而来,最终皆是拜倒在其石榴裙下,甘愿为其做牛做马,谋财卖命!店贩说道。

想到此处,林雨不由问道不知这飘香楼是何人所开?店贩愣了愣,随即摇

此时他正在思考该在何处落脚,刚刚向白琼二人告辞之后才意识到到那家客栈乃是他的住所,自己却告辞离开,此时想想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本打算在游历之时在另找一家,没想到途中却被一店贩拉下做起了推销,推销的的物品竟然还是些女子用的胭脂水粉,想想真是叫人啼笑皆非。

一袭青衣出现在二人视线之中,林雨看了看对方容貌,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同时心中也是松了口气。

提到这田姑娘,店贩又是变回一脸陶醉的模样,似乎他口中之人就在其面前一样。

中山企业排名这位前辈,本店有上好的香料,全都是外界难得一见的货色,肯定会包您满意!一位尖嘴猴腮的青年修士拉着林雨说道。

不过他现在也无心追问许多,索性将背后靠在栏杆之上,摆出一副放松的样子。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自然是白琼,一个闪身便来到了房门之前,目光焦急的向门中看去,随后便露出一脸的呆滞之色。

只见店贩没走出几步,身体竟不由自主的向后飞来,路过林雨二人之时口中突然喊道前辈救我!林雨并未有所动作,而是眼睛一眯,看向店门口的一位绿袍之人,此人似乎颇为面熟,但在哪里见过他却一时间想不起来。

绿袍男子口中冷哼一声,目光不易察觉的看了林雨身后的丫鬟一眼,说道道友似乎忘了,在外界的龙脚镇我们还有过一面之缘的林雨闻言一愣,认真的看了对方两眼,刚刚就觉得此人面熟,现在听对方口气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脑海中不断回忆这几天遇到的人

白琼看到林雨一副悠闲的模样,心中也是放心不少,这才发现对方与自己之前见过的两次似乎有些不同,似乎皮肤要白了不少。

店贩一听,瞬间变的眉飞色舞,激动异常,左右看了看,突然趴到林雨耳边说道前辈您算是问对人了,关于田姑娘的传闻到处都是,但甚少有传言属实,只因从未有人见过其真面目,小的也是因为本店掌柜与田小姐关系颇为亲密,才偶尔听说过一些隐秘店贩说道此处,停顿片刻,眼珠不由转了转。

[-page-]侍女,小姐有难,你速速将此香囊交到飘香楼掌柜的手中!快!店贩看了眼神色慌张的丫鬟,面色一紧,不敢有所怠慢,当即对林雨和丫鬟拱了拱手转身飞奔而去。

企业网站文案林雨看在眼中,也不说破,而是将双手背后,站在原地等待起来。

深圳装修公司林雨面色平静的看了二人一眼,没有说话,目光深邃的向身前的店铺门口看去。

林雨见此摇了摇头,不露痕迹的咳嗽两声,突然说道你说的地方该不会是世俗之人口中的青楼吧?店贩颇为尴尬的笑了笑,道前辈此言差矣,若是说青楼也不假,但我等修士又岂是那些凡夫俗子可比的?这飘香楼中的女子修为最低也要筑基初期,天赋资质更是没话说,听说有许多金丹甚至是原婴期的老怪物都是其中的常客,更有其中女修被元婴修士看中赎身的先例,身份更是一飞冲天!林雨闻言思索一番,此人所言应该不假,但那些被人赎身的女子恐怕并非对方所说的那样日子如此好过,修为到了那种境界,又岂会整日沉迷于女色?想来那些被赎身的女子都是被当做炉鼎供那些金丹元婴修士修炼吧而这飘香楼能聚集如此多资质上佳的筑基女子,其背景定是非同小可。

龙脚镇中确实如白琼所说的一样鱼龙混杂,虽同为修士,但也不免碰到些地痞流氓之流,只因那些修为高深之人甚少外出行走,就算偶尔外出,也是出没一些上流之所,毕竟修为到了他们那种境界,很少会做一些无用功,又岂会到处闲逛浪费时间?林雨却不是如此,当然,他也并非什么修为高深之士,能来到这镇中的贫民流窜之地也属正常,不过就算如此,他筑基初期的修为在此地也是颇为惹眼。

制作一个网站官网看着对方嘴巴翻飞,唾沫飞溅,林雨不禁打了个哈气,店贩见此,也是语气一转,终于回到了正题,一脸献媚的说道这飘香楼可是个好去处,乃是男性修士最中意之所,听说其中女子个个貌美如花,资质上佳,而且个个都是才貌双全,若能一亲芳泽,也是此生无憾店贩说着说着竟露出满脸的陶醉之色,嘴角还挂着两滴透明液体,显然将一旁的林雨忘了个干净。

绿袍男子见此,脸色一变,毫不犹豫的一挥袖袍,又是一道绿色丝线从袖袍中一闪而出,与迎面而来的飞刀撞在了一起。

二人闻言,又是羞的满脸通红,青莲更是躲到白琼的背后,不敢看林雨一眼。

[-page-]提到这田姑娘,店贩又是变回一脸陶醉的模样,似乎他口中之人就在其面前一样。

白琼看到林雨一副悠闲的模样,心中也是放心不少,这才发现对方与自己之前见过的两次似乎有些不同,似乎皮肤要白了不少。

呵呵,你如何知道我要买些胭脂水粉?林雨笑道。

贵州省八大员去哪报名这位前辈,本店有上好的香料,全都是外界难得一见的货色,肯定会包您满意!一位尖嘴猴腮的青年修士拉着林雨说道。

前端开发2017人满为患呵呵,不知这位田姑娘是怎么个出名法?林雨笑道,言语中不无调侃之意。

青莲在其怀中挣扎一番,发现并无任何作用,索性安静下来,只是面色羞红,俨然一副小女儿模样。

怎么了?公子是不认识我了吗?门中之人略微调笑的说道,声音如铜铃一般,颇为悦耳。

[-page-]和事,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自己制作报价林雨将头抬起,示意对方说下去,同时目光又不由朝眼前的店铺中多看了两眼,刚刚他似乎感觉到这店中有一丝法力波动,不过也只是瞬间便停息下来,似乎是有人刻意而为。

只见那青衣女子大约二十出头的模样,不仅身材极为匀称,面貌更是貌美如花,一举一动之间透露出一丝优雅之气,只是一双大眼中略有浑浊,但却为其增添些许神秘之色。

不过他现在也无心追问许多,索性将背后靠在栏杆之上,摆出一副放松的样子。

不过这卖女红的店面,能在全是修士的龙脚镇中开出如此规模,倒也是难为这家店主了,若背后没个后台,恐怕很难做到那尖嘴猴腮的修士见林雨没有答话,眼中不由精光一闪,左右看了看,突然凑道林雨面前小声说道不瞒前辈,今日飘香楼的头牌田姑娘正好莅临本店,此刻正由掌柜亲自接待店贩说道此处突然露出一个暧昧的神色。

不过这卖女红的店面,能在全是修士的龙脚镇中开出如此规模,倒也是难为这家店主了,若背后没个后台,恐怕很难做到那尖嘴猴腮的修士见林雨没有答话,眼中不由精光一闪,左右看了看,突然凑道林雨面前小声说道不瞒前辈,今日飘香楼的头牌田姑娘正好莅临本店,此刻正由掌柜亲自接待店贩说道此处突然露出一个暧昧的神色。

良久,白琼怀中的青莲才用低不可闻的声音说到你抱够了吗?旁边还有人白琼这才意识到一旁林雨的存在,饶是其脸皮颇厚,此时也是面色通红,一脸尴尬的向林雨说道呵呵,让林兄看笑话了林雨则是一脸的无所谓,笑了笑唉?无妨,白兄乃是真性情,在下又怎会取笑?所谓小别胜新婚,你二人想温存到什么时候就温存到什么时候,就当林某不存在吧!林雨也是难得取笑他人,既然有此机会,当然不能放过。

林雨这才心中恍然,能在修真界中做到如此地步,看来这位田姑娘确实是有些真材实料,听对方口气,似乎还有许多慕名而来之人被其降服成为护花使者的,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猫腻却是不得而知了店贩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这时一名丫鬟模样的女子突然神色慌张的从店中跑了出来,待看到店贩之时突然露出满脸的惊喜之色,跑上前来,二话不说的将一香囊塞到店贩手中,语气颇为急切的说道我是田小姐的贴身

贵州省建设厅考试网站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五毒门的道友,我可是记得上会你可是光着身子,怎么,来到此地是怕丢人还是怎么着,竟然改了裸奔的习惯!林雨说道,话语中皆是嘲讽之意。

林雨没想到会有人拉着自己做生意,目光看去,对方也只有炼气七八层的修为,修为不高,胆量却是不小。

[-page-]了摇头道这等隐秘之事又岂是我这样的小角色能知晓的?不过听说这飘香楼背后乃是密宗飘香院所开,要不名字怎会如此相似,其实不光是飘香院,但凡有些名气的宗派在本镇中都有产业,就连四大太宗也不列外!林雨还是第一次听说各大门派在这龙脚镇中还有产业,不过仔细想想这也并不奇怪,龙脚镇这块肥肉怎么可能让珍宝阁独吞,其它门派又不是些傻子,表面上看似归珍宝阁所有,恐怕背后乃是珍宝阁和四大太宗一同掌管前辈店贩见林雨低头思索,不由开口提醒道。

店贩一听,顿时面色大喜,心道果然,连忙开口回道前辈有所不知,这条街向来被称为镇中的贫民街,其中往来修士大多以炼气期的道友为主,就算有三两筑基前辈出现,大多也是替双修伴侣买些女红,只因这镇中,卖这些女儿之物的,也只有小店一家,别无他所!林雨看着对方颇为得意的神色不经意的点了点头,再看身前建筑,确实与此街之上的其它建筑略有不同,不仅规模较之其它要大上不少,这进出人群也是颇多,其中也不乏一些筑基修士,显然生意要好的多。

丫鬟看到店贩离去,口中不由松了口气,下一刻却是露出一脸惊恐之色。

阁下一见面就出此杀招,似乎有点咄咄逼人了!林雨语气冰冷的说道。

怎样才能建立网站林雨看在眼中,也不说破,而是将双手背后,站在原地等待起来。

[-page-]呵呵,林兄多虑了,你做事,白某自然是放心的白琼虽然如此说,但目光还是时不时的向房门撇上几眼。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