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市场要素进校园_励志网

技术市场要素进校园

2018-02-25 23:18 来源:励志网

3、天天上下班都会用手机看新闻,半年多从未清理过,新闻客户端缓存达到400MB;

2、已经安装过的APP安装包和升级包有800MB,这是由于他几乎每天都下载新鲜的游戏;

有统计数据发现,约有20%的常用APP即使不运行时也在后台启动联网。它们在做什么?主要是提交产品及用户使用信息、获取广告、查询是否升级等。而每次APP升级安装后,新的安装包却仍然留在了手机中,变成了无用垃圾文件,同样会造成用户手机的流量和空间无谓地消耗。

最早的想法比较简单,以前传统互联网上想认识一个人很难,需要在网站论坛上很长时间接触,现在人压力大,时间碎片化,需要一个更加轻量化的产品。

这种不健康的现状使得安卓应用软件极不纯粹,运行时自然会占用较多的存储资源、网络资源、CPU时间乃至手机电量。

5、诱导推广APP下载

我是一名移动应用开发者,从事这个行业每每感觉“高端大气上档次”。但不久前的一件事让我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一些灰暗面,让我感到汗颜。

陌陌王力:移动互联需时间

4、QQ、微博、微信等社交应用也积累了300MB缓存;

为什么移动应用存在上述这么多不规范之处?首先不可推脱的是,他们对手机垃圾处理的忽视、对消费者的不负责任;其次APP本身免费,为了获得营收,故而采取了灰色手段;此外,安卓这个生态系统也存在一些缺陷。

#p#分页标题#e#本来安卓软件可以做得更小巧、更节省空间。但由于广告插件过多,软件体积必然增大,被打包软件下载的广告资源分布在存储卡的各个角落,并且越积越多。同时,由于手机总是联网下载这些广告资源,手机流量和电量都被浪费了。

3、频繁后台联网自升级

国内创业环境的确很艰难,刷榜成为惯例了,特别在游戏App上。为了一时好看,利用风投的资金做出样子。资金一断,名次就又掉下去。合合信息联合创始人陈飒

台当局“交通部”一款手机软件开发短短半年,下载次数将近35万,但并不是每一个部门的APP,都这么抢手,“立委”统计,当局2年来花了5000多万,一共开发108个APP,但冷门热门差很大。

在清理了这些垃圾文件后,他的手机就恢复了运行速度,手机操作流畅,也敢放心下载新游戏了。自此,他就养成了每天至少清理一次的习惯,几乎成了强迫症。

艾媒咨询的调查显示,截至2012年11月,实现盈利的手机应用开发者的比例为22.3%,而2012年上半年时,这一数字仅为14.8%,“这种短期内的好转是以恶意广告、恶意扣费等方式牺牲用户体验获得的。不代表行业发生好转。”

在苹果iOS平台上,一个APP卸载后就被完全删除干净;但安卓上大量的APP屁股总擦不干净,卸载后仍然残留了许多文件。尤其是视频类、音乐类等的APP,残留文件更大,往往高达数百MB。

如果这么小的空间再被垃圾文件浪费掉,实在不应该。说实话,从开发的角度来说,这真的不是难事,或许就是增加一段代码。但事实恰恰相反,许多智能手机尤其是安卓手机就是一个大垃圾场!

第一,智能手机降低了使用门槛,老人小孩都能用,他们对技术完全不懂,更不懂得安装专门工具;第二,手机空间不足是天然瓶颈,不像电脑硬盘动辄1TB、2TB,智能手机目前最大内置存储卡也就128GB,国内80%的手机空间不足4GB!

另外一些玩家觉得不爽,有可能是因为游戏虽然打着“简单操作”“跑酷游戏”的旗号,却一点也不简单,并且并不十分跑酷了。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跑酷游戏追求的就是瞬时反应的惊险刺激,是踩了这个怪物还是死去,是跳过这道悬崖还是死去,都有一个即时的反馈。但《超级马里奥跑酷》更多的却是考验你对关卡的熟悉程度,你在奔跑的过程中需要不断地思考,下一步应该怎么走,这种压榨脑细胞的紧张感可能并不是部分喜欢跑酷游戏的玩家所追求的。

在一些“成功者”看来,移动互联网仍大有可为。虽然仍未找到清晰的商业模式,但他们已不再过多地去考虑生与死的问题,而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用户体验及资本操作上面。10多年前的那场互联网热潮给了他们这种底气——热潮中不少依靠“烧钱”存活下来的网站,最终还是找到了合适的商业模式。他们是如何看待这场新的移动互联网热潮?对于这个行业,他们如何评价?

从搭讪获得灵感

6、美图应用缓存达100MB

马化腾做腾讯差点卖掉,哪能想到靠增值服务做这么大,互联网就是做着做着就有模式出来了。陌陌才开始,没有很宏伟的构想。陌陌科技联合创始人、COO王力

顾名思义,《翻滚吧齿轮君》是一场关于齿轮的冒险。齿轮的数量是两个,两个齿轮咬合在一起,就构成了我们在游戏中要控制的角色。游戏的展开方式很有意思,两个齿轮就这样钻进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大脑,一点一点开着脑洞前进。游戏的每个关卡显然都源自这个男人的记忆,或者说思想。游戏的不同关卡是人生的不同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儿童期,游戏最前期的一些关卡中,场景里没有能够伤害到玩家的东西,随后是少年期,游戏中的陷阱与障碍开始变得更凶了,节奏也变快了。最后是成年期,关卡会变得很难,危险的物件也很多,气氛也会变得更加阴沉压抑。

“2010年、2011年两年疯狂的投入却没有换来回报后,投资人变得谨慎和理智。”李易称,移动互联网已属于投资圈内一个炒滥了的话题,App应用的投资和开发已经开始去泡沫化。

游戏设计师对关卡设计的把控真算得上出神入化,游戏中的六个世界,共计24小关,每一个关卡都可以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受,冲刺、攀登、飞翔,穿越平原、深入洞窟、探索古堡,这些丰富的历险并不会因为简单的操作就丧失了乐趣,反而因为精彩的关卡布局,可以让人体验到每一个世界不同的魅力。

新京报:陌陌和微信、米聊等竞争者的差异化在哪,怎么胜出?

同时,根据调查,2012年,30.9%的开发者预计其年收入低于1万元,年收入在1万—5万之间、5万—10万之间的比例分别为15.5%和17.7%,而收入在500万元以上的则不足3.4%。

【食药监总局:厦门乳企恒信乐健公司涉嫌违法生产】食药监总局近期对恒信乐健(厦门)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进行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发现,该公司存在生产和管理缺陷,涉嫌违法生产。据该公司的“配料、投料、混料生产记录”等数据显示,该公司存在将客户退回、检验不合格的产品重新返工的情况。(新华社)

作为一名移动应用开发者,我自己都看不过去。包括我的产品在内,许多APP在手机里乱放垃圾,手机空间不足与APP的不规范开发息息相关。下面我列举了安卓APP开发中的五个不规范之处,希望能引起同行的重视。

众所周知,安卓系统是个开放平台,代码全部开源,许多手机厂商还开发了各种定制系统。APP程序数据想放哪里就放哪里,几乎不受约束。另外,安卓的应用商店不同于苹果iOS只有一个AppStore,数量可谓多如牛毛。仅在国内,安卓应用商店就有上百个。

陌陌科技联合创始人、COO王力表示,目前暂不考虑盈利

手机修好之后,他连声问我:为什么手机中会有这么多垃圾?这不是智能手机吗?为什么不能智能清理?他的问题触发了我的反思。

中新网11月12日电据台湾TVBS网站报道,智能手机愈来愈普及,台当局也跟上脚步,2年来一共斥资5000多万元(新台币,下同),开发各种APP,不过有民意代表统计发现,台经济主管部门其中一款APP最冷门,下载次数不超过60次,更夸张的是,“营建署”花了300多万开发一款APP,半年只有400多人下载,民代质疑这些乏人问津的APP简直是“另类蚊子馆”,不过台当局“经济部长”施颜祥要大家别只看坏的,否则公务员都不敢做事了。 

2、缓存不自动清理

熟知安卓生态圈的开发者戏称:安卓软件包里,三成是软件功能代码,七成是广告代码,而苹果则是倒过来的。在中国,这种情况显得特别严重。一切因为特殊的国情:愿意为软件付费的人寥寥,免费软件总得想办法挣钱。

王力:这个点子是CEO唐岩想出来的,有次在广州的一个饭店,想认识不远处的女孩,但搭讪不太符合性格,就想有个手机可以定位在那多好。后来了解了一下,国内没有这个形态的产品。

“立委”黄文玲:“我们要求所有的行政单位,应该要检讨,如果这些APP已经建置完成的话,必须要好好来使用营销。”

与一般的跑酷游戏相比,《超级马里奥跑酷》更像是一款解谜闯关游戏,而且难度还不小。游戏的操作确实非常简单,马里奥自动前进,短按跳跃,长按就跳高点,在传统《超级马里奥兄弟》系列中把人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怪物有70%都可以自动回避,比起平台游戏的时候操作简化了许多,但游戏的难度只有增加没有减少。为了弥补操作简化削弱的游戏乐趣,游戏设计师设计了不少的路面小装置:站在上面就可以跳得更远的向前箭头格子;站在上面可以往后跳跃的向后箭头格子;站在上面可以暂停行动的暂停格子等。这些装置可并不是能让你轻松过关的捷径,而是不用好这些机关,你就别想着能通关。

而张翮则说,他现在每天都在考虑的问题是,“如何活下去”。

用户“被推广”安装的这些APP大多不是用户本意需要的,如果不卸载同样白白占用了空间。

【食药监总局:厦门乳企恒信乐健公司涉嫌违法生产】食药监总局近期对恒信乐健(厦门)生物技术有限公司进行食品安全生产规范体系检查发现,该公司存在生产和管理缺陷,涉嫌违法生产。据该公司的“配料、投料、混料生产记录”等数据显示,该公司存在将客户退回、检验不合格的产品重新返工的情况。(新华社)2017-04-2820:34:18

程序产生缓存等垃圾,这我当然早就知道,PC电脑中一样存在,是个不起眼的小事,使用卫士或者管家类产品一键就能清扫干净。但这在手机上其实并不是一件小事。

有的开发者则感叹称,现在开发者向上获得投资、向下获得用户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了。再考虑到手机新技术更新速度减慢导致的App几无创新空间,已经转向开发音频二维码技术的朱连兴甚至断言,“App开发已死”。

倒不是个大事情,你或许也碰到过。前几天,刚上大学的表弟拿一部三星手机跟我抱怨:最近自己的手机运行很卡,手指滑动反应迟钝,还时常提醒“空间”已满。不得已忍痛删除了一些照片和游戏程序,但过不了多久空间又不够用了。他起初以为是手机中毒了,但试过了所有手机安全软件都没有查出病毒来。

“立委”指出,台湾公家机关前3大热门APP下载次数都超过20多万,但“经济部”的“营销跃升”APP,只有59个人下载,实在太冷门。更说不过去的是,“交通部”开发的APP“高速公路1968”,超过28万人下载,成本却不到10万元,“内政部营建署”开发的APP下载次数只有453次,人气排名倒数第3名,成本却花了321万。

这部由英雄互娱发行的《翻滚吧齿轮君》是只需用一根指头敲击屏幕就能实现全部操作功能的游戏,你甚至无需在意这一下敲击在了那里。因为每次敲击都意味着一个齿轮运动和另一个齿轮的停止,通过这样互相环绕的关系,我们的角色就能到达屏幕上所有的地方。而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到达地图的钻机处,就是游戏的全部目的了。除了奇诡的机制外,《翻滚吧齿轮君》的美工也很让人在意,它灵透中透着古怪,看似线条简单,实则精巧细腻。音乐在为这部无字作品提供故事张力时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在游戏刚开始时,那慵懒舒缓的旋律就仿佛是摇篮曲,很能让人生出一种本能的安全感。等到了游戏中期,音乐的节奏则会突然加快,虽然轻松依旧,但任谁都能感受到其中突然涌现的、昂扬的生命力。

我拿过来检查了下,基于对安卓平台的了解,我认为问题的症结不是病毒,也不是手机质量,而是手机被垃圾占满了。我下载了一个XX清理大师,一扫描竟然扫出超过3GB的垃圾(手机内置存储是8GB)!自己都吓一跳。

3GB是个什么概念?相当于拍摄1000张照片(800万像素),或者安装100个手机游戏,下载10部电影。我仔细查看了每一项垃圾扫描结果,发现这3GB基本都是他常用的APP留下的缓存或者残留等垃圾文件:

王力:我们是2011年8月份推出,微信比我们早大概1年,最开始是做语音对讲,没有社交模块。我们是走移动社交的路子。在这个领域还没有竞争者。

安卓APP五大乱象

免费APP另一个挣钱的办法是推广其他APP。推广的方式当然也可以称为是广告,目前很多不是按浏览付费,而是按效果付费(CPA),也就是你帮我真真实实地推广了多少安装用户,我才给广告费。因此为了提高收入,提高推广量,不少APP的广告含有特别强的诱导性,能全屏的就全屏,能用美女图的就上美女。

考虑到“真正好的应用很少、应用盈利能力不算太强”等因素,去年杨海涛看了100多个App应用,“一个都没投”。

台“财政部长”张盛和:“热(门)的给我们鼓掌,冷(门)的给我们鼓励。”

以新闻客户端类APP举例,用户每次预览新闻后,总会留下大量的文字、照片或视频缓存,存放在SD卡中android/data目录下。缓存是为了提高重复访问的速度和节省流量,但其实新闻有很强的时效性,昨天看过的新闻几乎不会再次打开,这些缓存信息就一点儿价值都没有,占用了大量空间,用户不知道去哪里删除,这些APP也不自觉,均不会自动清理。

遭点名的各部门负责人站出来缓颊,虽然当局开发APP就是希望跟上潮流,但没抓对民众胃口,成了“另类蚊子馆”。

虽然游戏本身是很好玩的,但你玩的时候,可能会经常性地感到不爽。9.99美元的高价可能就是其中一个原因。就算我认为这个设计精巧、汇集了最顶尖的游戏设计师的智慧的游戏卖9.99美元一点也不贵,但这个游戏的画面看起来并不像那些3A大作那么酷炫,“硬件”不够出彩,相当于这些钱完全就是付给“软件”,也就是游戏的玩法了——而这关键的软件,我才试玩了十几分钟啊。整个游戏既然有六个世界,我觉得每个世界分开来卖,可能可以让更多的玩家接受。

比如,在APP内展示全屏广告,用户只要一次误点击,推广的APP就被下载安装了。小白用户手机中许多莫名其妙的APP就是这么被安装上的,基本称得上是被强奸,准确说是被诱奸。

多则乱,这些应用商店对上架APP的审核标准不一,多数审核不够严格,有的甚至为了获取分发营收就对不规范的APP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安卓系统的开放以及应用审核的不严格就给了APP开发不够规范、存在灰色地带的空间。

投中集团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国内移动互联网行业披露案例46起,相比2011年减少37.8%;投资总额5.94亿美元,相比上一年度增长17.4%——移动互联网投资大幅放缓的趋势一览无余。

新京报:创始人最初选择做这个是什么考虑?

1、经常用手机看片,视频类应用有1.2GB的缓存和残留;

这个穿背带裤戴红帽子的大叔大家应该都不陌生。从第一款《超级马里奥兄弟》在红白机上登场起算,到今年已经是第31年了。一开始看到任天堂选择了这样一个经典老牌IP来作为进军手游界的第一款手游(严格来说,Miitomo并不算是“游戏”),而且还是“跑酷游戏”“一只手指就能游玩”,相信很多玩家都跟我一样,内心并没有什么波动,甚至有点冷漠,毕竟大家玩手游那么多年,也不是说你随便来个游戏只要套上老IP就能糊弄的,但实际上,任天堂却用行动证明了他们在移动平台一样可以做得很出色。

再比如,“积分墙”广告目前在APP中也比较常见,就是在应用内展示积分任务,任务之一就是下载安装推广的一个应用。装了就能获得3000积分,继续闯关,不装?直接GameOver!这种广告在游戏APP中最常见。

为什么卸载不干净?我仔细研究了下发现,许多APP开发者为了方便自己获取文件,没有把APP产生的缓存文件放在规范的目录里,而是存放在SD卡的根目录中。实际上,SD卡根目录下的文件夹在卸载之后,不能被删除。即使用户卸载了这个软件,APP运行中产生的缓存文件仍会残留在SD卡中,占用手机大量空间。

台“经济部长”施颜祥:“(‘经济部’APP)也有最好的,像(行动)水情,刚刚讲的排行很前面,不要只看坏的好不好,这样公务人员都不敢做事了。”

安卓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移动平台,用户越来越多,它不应该是一个大垃圾场。虽然身份卑微,我也呼吁所有的移动开发者要重视用户体验,还要树立环保意识。借用一位大人物的话,就是要寻求可持续发展。

5、手机浏览器缓存达200MB;

挣钱的出路在哪里?看起来似乎只有广告。经常看到一个软件捆绑20个以上的广告插件,这些插件由超过50家安卓广告联盟厂商开发并免费提供。

整个游戏其实是一个人的回忆,在游戏的最后,‘发明家大叔’会被吵醒,算是给游戏带来了一个结局。据游戏的设计者说“两个齿轮在过关时使用的钻探机的灵感,其实来自于流行语‘脑洞’。这个脑洞大开又有点蠢萌的游戏还获得了16比特奖最佳手游奖的荣誉,与此同时,也受到了苹果在国内外的官方推荐。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