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开发者哭了,原来WP7也不赚钱!!_励志网

App开发者哭了,原来WP7也不赚钱!!

2018-09-23 04:40 来源:励志网

4月份,北京也开始裁人。而且从当月开始,公司总监及以上级别的只发薪资的60%。据员工介绍,当时公司说的是,等公司资金链好起来,剩余的集中发放。

马永威被调查时,正担任上海务本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务本投资)总经理,曹勇担任上海善智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善智基金)总经理。

对此,猎云网联系了唐文明本人,他给我们讲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6月14日,一则名为《我的讨薪维权说明》在朋友圈广泛传播,发布者为海淘天堂前CTO唐文明。

由于融资不顺利,公司的资金很快就出现了问题。“真正资金出现问题是从年后开始,尤其是二、三、四月份,感觉公司严重没钱。”一位员工表示。

“公司也未知近期股价波动之具体原因,”福达股份15日称,截至目前,公司股价情况已明显偏离公司的基本面,请投资者在购买本公司股票前应对股票市场价格的波动及股市投资的风险有充分的了解,并做出审慎判断。

有接近马永威的人士告诉记者,他在2015年股市上涨时期,用自己的钱放杠杆炒过股,但是没能成功逃顶,在股灾时巨亏,欠下巨额外债。

马永威等人操纵福达股份案,是证监会2017年第二批专项执法案件当中的第一起“快进快出”股票操纵案。

所以,借此机会海淘天堂也拿到了A轮融资。“我是去年6月加入的海淘天堂,担任CTO。至于具体的融资数额,老板给我们高层讲的是1500万。”

“对于被裁员工,既没有任何经济补偿,也没有给任何缓冲时间去重新找工作,我夹在中间很难做。不仅如此,很多离职的员工还被拖欠了数额不等的薪资。”说起裁员,唐文明略显无奈。

据他介绍,他本人在离职后,拖欠的工资却迟迟未发放,不仅如此,公司还想方设法克扣员工工资,抹黑他的人品。在经过了多次交涉无果之后,他终于忍无可忍,站出来发声。

由于百分之六七十的员工都离职了,所以导致工作任务也特别紧张,而且由于公司裁员,其他在职员工的状态也不是很好。

就这样,2个月的时间,公司从顶峰时期的80多人,裁到只剩下20几人,裁了差不多60人。

马永威和曹勇在上海有自己的私募机构和资产管理公司,除了二人之外,还有专门的交易员执行操纵指令,另外还有几个人负责通过资金掮客找账户筹资。二人控制的平台机构,主营业务就是通过上述方式操纵市场,因此他们涉猎的股票也并非福达股份一只。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一系列股票操纵案还在调查或处罚程序当中。

“端午节的时候,老板告诉我技术部门要加班,不准请假,但是员工对此强烈反对,我在中间没法协调,一方面工作确实没完成,所以我也不想找其他借口,就离职了。当时我还有5月以及4月40%的薪资没有发放,大约六万多元。”

唐文明与公司CEO沟通并未得到正面答复

“15年的时候,我在做Ebuy的项目,当时Ebuy的技术架构就是我一手搭起来的。后来被投资人看中,被并到了海淘天堂,两个项目是一起打包投资的,当时投资人看好这两个模式,认为海淘天堂和Ebuy在业务上可以实现互补。”唐文明介绍说。

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去年下半年市场上有些股票短时间暴涨暴跌,那个阶段上证综指基本没有太大波动,但是福达股份短时间有大的波动。交易所市场监察部门发现异常交易账户,并多次警示这些账户,但这些账户并没有收敛。

“投资者第二天可以看到前一日封涨停的手数,所以他们会在前一日疯狂挂买单,但不会真的成交,第二天则直接以跌停价出货,仅在集合竞价时就可以出掉一大部分,出货的同时,还会挂买单,造成市场上有买单吃货的假象,同时撤跌停单,撬开跌停板。”刘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时候很多散户投资者还不知情,以为对方是在洗盘,但不知道对方已经在开始收割。

“但事实是,我把资料全部交接给了唐文明,并且当天就办了离职手续,也开了离职证明,上面写着所有工作已经交接完成。之后,我就把电脑格式化了,恢复到最初状态,因为里面还有我个人的资料。”王华告诉猎云网。

在唐文明离职前,公司的产品经理王华(化名)也从公司离职。

“但事实是根本没有人跟我交接,我联系人力做剩余工作交接,人力推脱不交接,我联系公司其他副总裁,也都是互相推脱。而且事后在对质的时候,他们也拿不出任何联系过我的证明。也查看了公司的监控录像,证明产品经理在离职后并没有人动过他的电脑。”

对于具有明显地域特征的账户组异常交易,交易所监控系统早就响起了“警报”。在发现账户异常后,证监会立即介入调查,对马永威等人团伙操纵案进行快速查处。近日,证监会对马永威、曹勇二人做出了“没一罚三”的决定,总计罚没款金额高达9154万元。本周五,证监会对处罚决定进行了通报,发言人张晓军表示,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期货法律法规,破坏了市场秩序,必须坚决予以打击。值得注意的是,这只是针对其操纵福达股份一只股票,还有多个操纵案件仍在调查过程中。

作为一只长期不受关注的小盘股,福达股份去年7月狠狠的刷了一回“存在感”。

与唐文明一样,王华的工资此次也没有发。公司说他没有进行交接,所以工资就先不给发了。

“当时技术部门人数最多,裁员幅度也最大。但是HR不出面,说他们出面会给公司带来损失,让我去谈,至于什么损失,也是显而易见。我把公司遇到的困难都直接跟员工说了,有的理解,有的不理解。”

后来公司一位员工告诉唐文明说公司并不准备给发工资,老板给出的理由是,不配合工作交接,联系不上,并且格式化了产品经理的电脑。

“没有融到钱,公司资金紧张,开源节流嘛,也是可以理解的。”唐文明认为。

谈及欠薪原因,唐文明认为B轮融资的不顺利是最主要的原因,而其他多位海淘天堂的员工也向猎云网证实了这一说法。

2016年7月5日至7月12日,涉案账户以买入为主,拉抬建仓,股价涨幅52%,与同期上证综指相比偏离50个百分点。7月15日至7月18日,涉案账户组以卖出为主,股价跌幅15%,与同期上证综指相比偏离15个百分点。期间,该股日均交易量是前8个交易日日均交易的4倍,是后8个交易日的2倍。

根据唐文明的描述,其所在的海淘天堂由于资金困难,近期大量裁员,而他本人也因为不认同公司在裁员时期的做法,选择了离职。

7月15日,公司自查后再次申明,公司股价已经偏离大盘水平,偏离公司基本面,公司存在一定经营风险和技术风险,请投资者谨慎参与投资。且公司不存在未披露重大信息、媒体也没有重大公开报道、半年度无分红送转计划、近三个月也没有接待券商及研究人员实地调研,没有券商发布研究报告。

换电脑、换马甲仍被挖出

“他们非常聪明,又是在市场摸爬多年,”李强说,调查过程并不容易,对方的抗拒调查手法多样,反调查能力强。

#p#分页标题#e#在操纵福达股份的过程中,马永威等人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影响交易价格,利用资金优势连续买卖“封涨停”,然后在涨停板大量申报买单维持涨停价格,同时频繁的虚假报撤单。调查发现,账户组在7月5日至7月18日期间,累计买入“福达股份”2395.85万股,买入成交金额5.38亿元。至7月18日,账户组持有的“福达股份”全部卖出,扣除佣金和相关税费,盈利2288.85万元。

市场将这种资金称为“游资收割机”。

具体手法是,选择总股本较小,流通市值在30亿以下的冷门股票,低成本吸筹、控盘,不动声色地建仓。拉抬阶段,在控制的账户之间对倒,伪造交易活跃假象,引导其他投资者跟进,盘中连续高价申买,拉抬股价;分时走势直接、生硬,波动幅度较大,断层频繁明显。在股价封至涨停的情况下,继续以涨停价大量申买,强化尾盘涨停趋势,继续诱导其他投资者跟风。出货阶段通过虚假报单撬动跌停板完成出货,诱骗其他投资者充当“接盘侠”,大量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因高位接盘被套牢。

7月9日,福达股份因股票交易异常发布公告,称公司6日、7日、8日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涨势未停,7月11日、12日,福达股份连续拉出两个涨停板。

“B轮没有融到钱,资金链就彻底断裂了。”

#p#分页标题#e#“此外,我来的时候谈的是薪资+期权,期权比例为注册股份的1%,分期兑现。但期权协议写的比较含糊,也没有约定员工离职期权该怎么处理。另外由于刚好还差几天不到一年,所以我也不准备再要这方面的权益,只想拿回我应有的工资。”唐文明无奈的说道。

据刘强介绍,他们选择的股票交投不活跃,前期很迅速建仓,通过大量对倒交易,吸引投资者来关注,也就是“博眼球”,三五个交易时间,通过对倒,就把股价拉上去了。出货的手法也很恶劣,即“一字断头”。

在上海东方金融广场B1503室,马永威、曹勇带领几个年轻的操盘手,利用从江浙闽等地找来的上百个账户,先后狙击了A股多只股票。去年7月,他们利用资金优势“封涨停”、虚假报单“撬跌停”、“一字断魂”收割获利的方式,用8个交易日完成了对福达股份(603166.SH)的一轮操纵,单只股票获利超过两千万。

“到了去年年底,公司开始接触B轮融资,但一直没有消息。今年3月份有一家要投我们,CEO也宣布了这个消息,但是到了财务审查这一步,又说不投了。”

从马永威等人的操纵手法来看,他们的操纵行为具有明显的“借助结构化资管产品短线交易操纵”特点,即主要是通过交易行为而不是信息进行操纵,同时以少部分资金利用杠杆实现对大资金的控制。

之后,唐文明多次联系公司CEO,但并没有得到回复,还把他电话拉黑了。“而且还在公司抹黑我的人品。后来有公司内部员工告诉我说是CEO不让公司联系你。”唐文明表示。

福达股份“8日惊魂”

马永威,1985年出生,他的“同伙”曹勇,1984年出生,两人都是在市场摸爬多年的老手,吃过亏、也亏过钱。

据海淘天堂的员工介绍,最早被裁的是西安的分公司以及物流部门,是全员被裁,大概是今年3月份。

“江浙闽地区资金多、证券业务发达,所以马永威等人会租借这些地区的个人账户,借助投资管理公司和私募机构的招牌,有组织、有安排的分工合作,通过资金中介,以打入保证金或盈利分成的方式租借个人账户,进而通过控制私募产品和个人账户,操纵股票。”证监会稽查部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操纵行为市场危害大,必须严密监控、快速调查,向市场作出回应。

同样,王华的信息也并没有得到CEO的正面回复,在他看来,公司就是想克扣员工工资,之前西安被裁员工的薪资拖了3个月才发。另一位员工也表示,以前就经常拖欠,而且没有任何理由,此前从公司离职的基本都有纠纷。

7月14日,福达股份因连续6个交易日异常上涨再发风险提示,累计涨幅达到52.28%,7日、8日、11日、12日四个交易日换手率均超过25%,公司股票动态市盈率已达到354.59,明显高于同行业同类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以7月12日动态市盈率为例,南方轴承82.12,远东传动43.24,万向钱潮39.07,而福达股份的高达354.59。

盘面背后,是马永威、曹勇等人的疯狂操纵获利。据证监会调查,马永威、曹勇等团伙,控制使用38个证券账户,在2016年7月5日至7月18日期间涉嫌操纵福达股份股票,投入资金量高达2.9亿元,获利超过2289万。

2016年7月5日,福达股份启动上涨,当日涨幅1.99%;7月6日,再涨6.64%。随后福达股份连续多个交易日快速上涨,且换手率极高。

因为没有拿到钱,所以只能裁员。

另一位稽查人员李明(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传统的坐庄模式,一般是利用资金优势,囤积筹码,长期持股,而马永威等人也是利用资金优势,但是靠的是短期狂拉股价,一种新型的坐庄模式。

事实上,跟风投资者在后期股价下跌期间损失惨重,造成了极坏的示范效应。正是基于此,证监会组织了2017年专项执法行动,并已将此类快进快出手法操纵市场的行为列为重点监控、严肃查处的对象。

2016年3、4月份,善智基金搬到马永威位于上海东方金融广场B1503的务本投资的经营场所办公,善智基金的日常运作听取马永威的意见。除主要负责的上述二人之外,马永威还专门招聘乔某等4人负责交易下单、签署配资相关协议。马永威通过乔某等人的银行账户,与多位资金中介及账户的名义持有人进行资金往来。

为了能够利用资金优势来操纵股票,马永威等人先期一直在寻找大额资金来作为吸筹的成本。而江浙闽地区的“带资金账户”就成为他的筹资目标,特别是温州地区。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北京】6月16日报道(文/春秋)

“工业化”操纵

但是到了6月发工资的时候,唐文明却没能等到工资,“我问公司财务,财务告诉我,工资表根本就没我的。”

#p#分页标题#e#证监会在处罚决定书中表示,将没收马永威、曹勇违法所得2288.85万元,并处以三倍罚款6866.55万元,其中马永威承担4577.70万元罚款,曹勇承担2288.85万元。二人总计遭罚没9154万元。

多人被拖欠工资

异常交易受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注,福达股份宣布13日起停牌。

他们选择的股票交投不活跃,前期很迅速建仓,通过大量对倒交易,吸引投资者来关注,也就是“博眼球”,三五个交易时间,通过对倒,就把股价拉上去了。出货的手法也很恶劣,即“一字断头”。

马永威等人采用“底部吸筹、边建仓边拉升”的手法,引诱不明真相的投资者参与交易,3~5个涨停之后,“一字断魂刀”式大规模出货,在跌停板上“绞杀”投资者,造成个股暴涨暴跌。

融资失败,资金链断裂

证监会做出处罚告知之后,马永威和曹勇在听证环节一直在做“无罪辩护”。马永威辩称没有利用基金和资管计划操纵市场,而且自己经济比较困难,请求从轻处罚。曹勇也辩称没有参与账户操作,且自己没有从中获利。但是面对办公地点、操盘人员、股权控制以及下单IP、MAC地址等高度重合的证据,二人最终难逃天价罚单。

“这种操纵行为的市场影响十分恶劣,这些股票在平稳市场中表现十分刺眼,对刺激投机性起到很不好的作用,而且还有扩展的趋势,”李明说,调查过程中发现,很多人通过各种形式讨论操盘心得,甚至形成了沙龙形式,操盘“理念”在市场传播,有些次新股操纵也是脱胎于这类操作方法。另外还有的企业家为了短时间暴利,不再踏实经营自己的企业,而是将资金交给违法分子打理。

今年4月,证监会部署2017年专项执法行动第二批案件,将稽查目标锁定在市场操纵领域。市场监控发现,有成批使用“地域特征”明显的账户,利用短期资金优势,通过盘中拉抬、封涨停、对倒等多种欺诈手法,在短时间内轮番炒作多只股票,“团伙化”特征明显。

“2.9亿的资金,其中有两千多万是自己的保证金,其他资金是来自江苏、浙江、福建这样的地区,”另一位稽查人员刘强(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账户拥有者知道自己的钱被拿去炒股了,但不一定知道被拿去操纵股票了,这并不是他们在意的,他们只要定期拿到固定收益就可以了,整体上账户出借方和借入方,是债权债务关系,而非代客理财的关系。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