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开发者逐鹿深圳_励志网

APP开发者逐鹿深圳

2018-06-23 20:04 来源:励志网

除了这几个一线城市,杭州也受到昆山的追赶。背靠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昆山花桥商务城将金融外包当作立城之本。到2012年9月,昆山商务城的服务外包合同规模达到2.1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34%左右,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金融外包。

违反上述规定者,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或者直接封锁帐号!请使用者在发言前,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谢谢配合。

目前,中国的金融外包几乎没有BPO,但其是利润高的业务。借着基本的影像扫描、文字录入,可以更多地了解客户业务,提供更多的服务。据了解,国内不少企业已经设立了呼叫中心、进行影像处理等业务,就是为了试水BPO.但,时势往往为难“英雄”。

“金融行业是外包商最喜欢的行业,客户对IT支出也不太计较成本,因为IT在金融行业不是成本中心,而是带来利润与价值的业务中心。”一位杭州服务外包业的高管告诉记者,金融外包的客户规模大、周期长、运作规范。总体算下来,其性价比是制造业、流通业的1.5倍。

实际上,杭州的人力成本与北京、上海相差无几。而北京、上海的人才每年是净流入,但近几年杭州是净流出,“这一进一出”使得杭州无力与北京、上海竞争。

#p#分页标题#e#此前,杭州外经贸局服务贸易处处长孙书信在接受采访时称,现在,中国在国外接的单子每小时是七八美元,而杭州接的国外单子可以达到二三十美元。“杭州的服务外包走的是高端路线,通过高端业务打造高端市场。”

“现阶段领导催得更紧了。”深圳一名投行人士告诉记者,“领导希望我们项目周期缩短,做得更快一些,揽更多项目。”

“之前,网新没有做国内市场,是因为国际市场的价格比较高。由于我们接的业务利润要高一些,金融危机之后,利润并没有受太多的影响。”钟明博说,只是规模上受到了限制。

不过,几年过去了,杭州金融外包之都的理想还未照进现实。

回顾2006年至2008年,那才是杭州金融外包的黄金期。2006年,美国道富银行借着收购杭州一家软件公司,成立道富科技,一举让杭州树起了金融外包的大旗。

截至目前,新三板挂牌企业已超过350家,一旦放开政策,有可能在短时间内突破500家。申银万国一份研报中有预计,明年挂牌企业数量将激增到1500家,未来5年将达到8000-10000家。

请不要刊登与主题无相关之内容

7月3日到5日,第5届中国国际服务外包交易博览会在杭州举行,许多国际知名的服务外包大企业和分析机构悉数参展。不少杭州的本地服务外包企业纷纷前去取经,看接下来的国际外包风向如何变化。

实际上,这几年,离岸外包市场规模的增长大约是6%左右,这点微弱的增长基本上只能抵消人民币升值带来的影响。

在国内的金融外包上,杭州仍有不小的后发优势。针对银行业的信雅达2012年的营收也超过7亿元,目前信雅达已经向服务转型。营收超过10亿元的恒生电子在金融软件产品与解决方案领域占据了垄断地位。

“去年由于汇率变动,我们服务外包的营收下降了25%。”7月5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浙大网新执行总裁钟明博告诉记者,浙大网新90%的外包业务来自海外,其中70%又来自金融行业,受国际经济的影响较大。

西方不亮东方亮

“我们目前在赶纸质版申报材料。”上述华南券商新三板人士告诉记者。

#p#分页标题#e#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欧美有一股“不外包”的思潮。虽然,离岸外包的业务规模在增长,但如IBM、微软、花旗银行等公司都只是发往它们的中国公司。这样就使得第三方外包公司有的没有活干,有的只能从中国公司接单。

在IPO关闸一年的背景下,不少券商纷纷开设新三板部,部门地位平行于股权融资部、债券融资部、并购融资部等。主要人员从会计所、律所、新进人员等招入。这些新增部门的人员,现在也正奔波于项目现场。

请勿提供软体注册码等违反智慧财產权之资讯

曾任深圳发展银行首席信息官、美国华裔教授学者协会会长的孙涤曾表示,前几年,由于金融业对核心业务数据的保密性较强,并且银行业不缺钱,这使得大型金融企业在金融外包上“并不积极”。但目前,大型银行IT的人员已经达到几千人,有的甚至超过1万人,“万人规模之后要想提高效率,那么将一些工作外包是不可避免的,以利于将更多的精力放在核心业务上。”

“过去一年,杭州的离岸服务外包几乎没有增长。”一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杭州服务外包企业高管告诉记者,未来两年,做离岸外包的中小企业会倒下一半,形势不容乐观。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图片)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商标、专利等权利;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產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

杭州每年发布的服务外包报告一如既往地表明,金融外包仍是杭州服务外包的重点,它将与通信研发、物联网一起形成杭州服务外包的三足鼎力之势。

营收与利润无法大规模增长,这让杭州的金融外包呈现企业多、规模小的特点。除了浙大网新、东忠科技等规模较大的本土服务外包公司,杭州本地的外包公司大多规模较小。

因为有了层层分包,最终落入中国外包商口袋中的营收与利润自然少了许多。这位杭州服务外包公司高管告诉记者,一般来说,如果直接从国际客户拿单,那么毛利润基本上超过50%,而如果从其中国公司拿单,那么毛利润就不到40%,有的甚至是30%出头。

一位服务外包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金融外包排名前列的城市中,北京、上海、大连的金融外包规模都大于杭州。

据了解,杭州对日外包的企业有几百家,其中以东忠科技较为有名,金融外包也是该公司主业之一。日元大幅升值后,对日外包入不敷出,而且欧美外包也因人民币升值而遭受损失,企业经营“雪上加霜”。

“这几年,杭州的房价、物价涨得很快,IT人才流失很严重,给服务外包造成了不小的影响。”7月4日,一位杭州服务外包公司高管坦言,这些人要么去生活成本低的城市,要么去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寻找更多的机会,有时候,人才流失率达到20%。

专注离岸外包的做法使得杭州错失了国内金融服务外包发展的良机。2012年,杭州市承接的服务外包合同额为43.01亿美元,其中离岸外包为34.92亿美元,而在岸外包小于8.09亿美元,占比仅为18.8%。

西方不亮东方亮。近两三年,中国国内的金融外包年均增长超过50%,那些嗅觉灵敏者早就调转了自己的方向。2010年,时任文思信息总裁的陈立峰就明确表示,金融行业是未来文思重点开拓的行业,并将目光转向了国内。而软通动力、海辉、博彦科技都转向了国内。这样的战略变化,让这几家公司在过去几年,营收增长都在30%以上。

在这一轮国内服务外包兴起中,杭州的企业却仍然专注于国外市场。2012年,浙大网新服务外包的营收是5.54亿元,其中70%都来自国外。

2008年1月到9月,杭州金融外包的合同执行额为6887万美元,在离岸外包中占比达43.08%。而2009年,整个金融外包增加了1亿美元,达到2.1亿美元,占离岸总执行额的23%。此时,杭州的金融外包在全国处于前列。

对外包商来说,国内市场更能够大规模地去客户现场驻场。与客户待得久了,自然对业务有所了解。“向高端转型的一个必备条件是IT技术人员需要懂业务。”

在服务外包2.0时代,软件外包城市拼人力成本的打法已难以为继。地处长三角的杭州在成本上也敌不过成都、西安等人力成本更低的西部城市,而在人才的供给量上,杭州也无力追赶北京、上海。那么,杭州究竟向哪里转型呢?

请勿以发文、回文等方式,进行商业广告、骚扰网友等行为,或是为特定网站、blog宣传,一经发现,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且未经证实、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不实谣言等

尽管“新三板扩容”在12月14日的证监会答记者问上才一锤定音。但早在数月前,各家券商早已紧锣密鼓地跑马圈地。

为避免留言系统变成发泄区和口水版,请勿转贴新闻性文章、报导或相关连结

“大量签约效应还没有体现,但10月份起,新三板项目渐多。”华南一券商新三板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发言涉及攻击、侮辱、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社会正义、国家安全、政府法令之内容,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

这样的定位不仅是杭州市的偏好,更是浙大网新等企业的“心头好”。

“杭州的增长情况也真实反映了金融外包发往中国的真实状况。整体上看,都是中国企业从国外接包,但很多是国际企业的中国分公司接包。”一位服务外包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中国本土的外包公司并没有分到多少。

“中国的服务外包与印度已经明显拉开了差距,做国际市场,不可能做到上游。”钟明博告诉记者,要想往上游走,那么必须派人常驻客户身边,而印度早就开始布局,在接包国际市场上,中国无法与印度较量。

浙大网新仅仅是杭州金融外包企业的一个缩影。由于杭州的服务外包绝大部分为离岸,近几年来,杭州金融外包在离岸上几乎没有增长。2012年,杭州的金融服务外包离岸执行额为2.7亿美元,而2011年,这一数字为2.6亿美元,2010年为2.5亿美元。

收入甚微下,业务量增长导致项目成本居高不下,有券商外包给第三方机构缓解压力;同时,交投量尚不活跃,导致转板诱惑成为企业挂牌主要动机,有违新三板设计初衷。

据一位服务外包行业人士透露,杭州金融外包的规模落后于北京、上海、深圳、大连。仅以北京为例,2012年,北京离岸外包超过35.6亿美元,其中金融外包占比15%左右,算下来,超过5亿美元。

做总包可以快速提高利润率。总包都是和发包商直接联系,处于产业链的上游,接单金融少则千万美元,多则上亿美元,在外包产业链中利润是最大的。虽然这对中国公司很有挑战,但是,软通动力、文思海辉、浙大网新都在尝试总包的可能性。

新三板年内扩容,早在意料之中。

然而,业务量增加背后,问题层出不穷。

长期来说,一方面,对国外市场,既要往利润率更高的环节做,还要做总包。另一方面,杭州的金融外包企业要加速进入国内金融外包的市场。“杭州在金融外包上要做出自己的特色。只有这样,才能与北京、上海这两个城市竞争。”

“今年年中时公司承揽了很多项目,国庆后我们出差次数越来越多。在上海没有待过完整的一周,有段时间比做IPO的同事还要忙”,一名上海券商新三板人士表示。

事实上,杭州在打造金融外包城市上不遗余力。自2009年起,杭州已经举办了4届中国国际服务外包交易博览会。每年,杭州市政府将掏出1000万元的资金用于支付为期4天的会议费用。

即便再有心,奈何形势比人强。近4年来,杭州的金融外包离岸规模突破2亿美元之后,就一直在艰难爬坡。2009年,杭州金融外包的离岸执行额为2.1亿美元,2010年为2.5亿美元,2011年是2.6亿美元,2012年为2.7亿美元。

请勿重覆刊登一样的文章,或大意内容相同、类似的文章

对于人力成本问题钟明博告诉记者,短期内,杭州的企业需要往全国二线城市迁移部分交付中心,以中、西部较低的成本来化解杭州的高成本压力。

一位杭州服务外包公司高管亦颇有感触地说,金融客户的发包规模大、业务稳定、“经常发1亿美元的单子”。但中国的金融外包公司只能从IBM、日立、埃森哲这样的总包公司接包,并且,它们往往再从其中国公司转一次手。最后,拿到1000万美元以上的单子都很少,大部分是在百万美元级别,甚至更低。

据了解,大连的金融外包大部分是编程、测试等ITO上的低端业务,而杭州的金融外包企业除了在编程、测试上,也有围绕开发环节。如,浙大网新接的单子主要做开发环节。开发环节的利润比测试环节高出10%,有的甚至达到20%。

举例来说,总包方接了1亿美元的单子以后,往往喜欢分成10个-100个细分的单子,承包给几十个分包商。一方面可以获得更多的中间利润,另一方面更好地管控服务商。

简单而言,金融外包分为ITO(信息技术外包)、BPO(业务流程外包),其中,ITO分为设计、开发、编程、测试等阶段。而BPO则由呼叫中心、影像处理、应付账款、基金管理、索赔支付等低中高阶段的业务组成。在初级阶段,大家还可以靠拼人力成本,但到了高级阶段,根本无法完成。

而300公里之外的无锡却借着2008年金融危机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众多服务外包商眼中的“明星城市”。2012年,无锡的服务外包合同额为64.4亿美元,在岸外包约在30亿左右,占比将近一半。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

另一方面,国内金融外包市场正处于爆发初期,每年的增速超过50%。“国内金融外包的兴起,也就最近两三年的事情,接下来,国内金融外包会持续增长。”钟明博知道这个机会不能再错过。

但好景不长。此后,杭州的金融外包不仅规模增长乏力,还受到人才流失带来的交付不稳定的影响。金融外包要求有较高的交付能力,相对于制造业、流通业对工程师的技术能力要求较高。

“日元一贬值,我们的业务就亏钱,撑了半年,现在都做不下去了。”7月4日,一位杭州对日外包业务的公司CEO告诉记者,公司的团队规模不到百人,收入无法弥补亏空,自己都打算将公司转手了。

据悉,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公司(下称“股转公司”)挂牌业务部要求,前期已发送过电子版材料且完成反馈的拟申请挂牌企业,应尽快做好正式纸质版材料,纸质版材料要在24日提交。同时,纸质版材料应与电子版申报材料保持一致。

上海一名新三板律师在朋友圈用照片显示其业务繁忙,每天奔往不同的新三板项目。

一向以金融外包为傲的杭州遇到成长的烦恼。

2008年,意气风发的杭州发布了《杭州市服务外包发展战略和产业规划》。有别于其他20个服务外包城市的定位,杭州要将自己发展成为“国际知名的金融服务外包交付中心”。

2009年,是杭州金融外包的拐点,这一年,它遇上了规模瓶颈。

责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