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趋势从PC端转到移动端_励志网

流量趋势从PC端转到移动端

2018-05-28 15:44 来源:励志网

2012年底,被命名为《GraveyardKeeper》的游戏上线了。他为这款游戏设定的盈利方式是“免费下载、卖道具、收广告费”。

【腾讯科技编者按】《福布斯》网络版周五刊登了署名为查克·琼斯(ChuckJones)的文章。琼斯在文章中指出,苹果应用商店(AppStore)今年给苹果带来的营收可能会突破100亿美元,以下就是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

苹果当年头五个月从中获得的营收大约是43亿美元;

要想弄清苹果应用商店给该公司自身创造了多少收入,那么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按照开发者所收数额的70%或他们接受的其它比例来划分。在过去的5个月中,苹果应用商店给开发者支付了100多亿美元,这就意味着用户同期在苹果应用商店花费的总开支达到了143亿美元,因此,苹果公司在最近五个月从其应用商店获得的收入的应当是43亿美元,因此,按照年率计算,苹果今年从其应用商店获得的营收就将达到100多亿美元。

开发中的“墙”

当这些怀揣梦想的开发者正式踏入App开发的大门,便会发现推广困难、山寨成风、国内用户不愿付费等数道墙,横矗在前方。

杨海涛认为,部分开发者仍然是拿着以前做互联网的理念在经营App应用,“以为做大用户规模,赚钱就自然而然地到来。但在移动互联网上,如何把用户转换成利润,现在很多开发者仍看得不是很清晰”。

开始按每次2.99美元的标准收费后,《萌萌推金币》的下载量开始锐减。不久,其他开发者的推金币游戏也陆续上线。

当年初以来,开发者获得的营收大约是100亿美元;

当年开发者从苹果应用商店获得的营收大约为140亿美元,同比大概增长35%;

当年1月1日是苹果应用商店创收总额为1.44亿美元。

开发者自2008年以来从苹果应用商店获得的总营收达到600多亿美元,其中,2016年达到200多亿美元;

过去两年内开发者和苹果从该应用商店获得的收入都增长了一倍左右。

截至2017年6月1日的数据

在截至1月3日的这两周期间,用户在苹果应用商店的开支大约是11亿美元;

《福布斯》网络版周五刊登了署名为查克·琼斯(ChuckJones)的文章。琼斯在文章中指出,苹果应用商店(AppStore)今年给苹果带来的营收可能会突破100亿美元。

30岁刚出头的张翮,正在推广耗费几十万元的运动计时App“益动GPS”。“推荐靠跪求。”张翮说,他最近几天都在QQ上反复向几家App推荐网站的编辑们陈述应用的优点,以争取应用被推荐,对方有的当天回复,有的隔天回复,有的直接不理睬。

朱连兴正在犹豫到底是否起诉对方,“取证非常困难,而且律师费可能花5万元左右”。而这个合同的总价不过也只有3万元。

#p#分页标题#e#对此,2008年AppStore刚推出时就涉足开发的朱连兴颇有体会:一个女记者采访完朱连兴后不久,就从他的团队挖走几个工程师成立App开发公司;行业外的公司或机构,看到App开发的如火如荼后,“一拍脑门”就找到朱连兴做外包,“有个打算推出一款搭车应用的老板,提出在应用里再加上微博、微信等100多项功能。”

但他最近也遇到了件让自己烦心的事应用被“山寨”了。此前不久,AppStore里上线了一款名字与“大姨吗”仅一字之差、而且界面完全相仿的应用。“起先向对方发去律师函后,这款应用下架过一段时间。”柴可说,几天后,山寨应用再次悄悄上线了,“我正准备与他们打官司。”

李易称,"愤怒的小鸟’等游戏的爆红以及媒体上连篇累牍地报道的创业成功者,使很多人萌生了一夜成名的幻觉,甚至是错觉。”他所举出的事例是,一个已做到上海某地产项目副总的年轻人,还没找准开发方向,就“非要辞职来玩移动互联网”。

国内创业环境的确很艰难,刷榜成为惯例了,特别在游戏App上。为了一时好看,利用风投的资金做出样子。资金一断,名次就又掉下去。合合信息联合创始人陈飒

1月23日,33岁的黄峻发表了一篇题为《个人开发者之死》的长微博。在这篇迅速引发众多同行共鸣的文章中,黄峻倾吐了自己开发手机游戏近一年来的消沉与绝望。

苹果从中获得的营收大约是45亿美元;

当年1月1日是苹果应用商店创收最高的一天。

在创业的一年时间里,黄峻“开发到凌晨4点,早上9点起床”,“一年内头发白了大半”。如此操劳换来的是平均每月1000多块的收入。

据朱连兴回忆,他曾接过一家公司App开发的外包,价格为3万元。他的业务员带着写完后的源代码去交接时,对方要求业务员“先把源代码放下,回去开张发票”。

个人开发者吐槽App开发创业之难,月均收入仅千元;未找到商业模式,移动互联网投资大幅放缓

苹果当年从中获得的营收大约是60亿美元,同比大约增长33%;

而当业务员带着发票返回,对方却以源代码里有错误为由退货。朱连兴怀疑,在此期间内,“他们已经把源代码复制走了。”

当年1月1日是苹果应用商店创收总额为2.4亿美元(其中7200万美元分给苹果)。

当时,也有刷榜公司“开价每天5000元并保证进入国内游戏榜的前10”,但作为草根创业者的黄峻,觉得太贵了,刷不起。

用户在苹果应用商店的总开支达到200多亿美元;

经受过此次打击后,黄峻又决定开发一款“求合体”类型的游戏。当开发到一半的时候,他尴尬地发现,国内一个完全同类型的游戏已经出来了。权衡再三后,不忍放弃的黄峻决定继续开发下去。

用户在苹果应用商店的总开支将近300亿美元;

开发者自2008年以来从苹果应用商店获得的总营收达到700多亿美元;

黄峻的创业故事始于2012年年初。那时,看到手机游戏“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后,已在上海做游戏开发近10年的黄峻,决定辞去月薪1万多的工作,与一个同处游戏圈的朋友开始创业。

“这个行业里已经没有了道德底线。”朱连兴说,除山寨、抄袭成风外,契约精神也屡屡被无视,“国内外包业务的违约率相当高。”

他向破解方恳求说,“拿掉吧,我代表一家老小感谢你”。破解方连着几句“好”后,再无太大的行动。

“很多草根创业者和团队,都缺乏商业训练,就是不知道怎么去挣钱。”21世纪天使资本投资总监杨海涛说,目前国内大部分的App应用都没有看清自己的商业模式。

开发者获得的营收超过100亿美元;

如果按照年率计算,苹果应用商店当年给苹果创造的收入大约为100亿美元,此同比增长率下滑到大约14%。(编译/金全)

当前,像黄峻一样的国内App应用开发者已达数百万之众。而根据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的观察,部分开发者投身App开发,并非经过深思熟虑,而是基于非理智的冲动。

对于黄峻,这意味着半年的辛苦又付诸东流。在创业的一年时间里,他“开发到凌晨4点,早上9点起床”,“有时觉得头晕到床上躺会儿后,又坐到电脑前面”,“一年内头发白了大半”。如此操劳换来的是平均每月1000多块的收入。

没有成熟盈利模式的情况下,部分中小创业者只能以“自己的积蓄和承接外包”等方式维持生存。而许多大型互联网公司进入App行业后发动的人才争夺战,则加大了其经营难度。

此时,一家找上门的App推广公司跟黄峻达成了“四六分成”的协议。“他们就是发了几条微博、上传了个视频,根本没起到效果。”让黄峻感到气愤的是,如此一来,不仅推广公司白白赚走了几百块钱,还耽误了游戏推广的最佳时机。

柴可打官司的底气在于他之前为应用注册了商标,“那些没有注册商标的应用,遇到被山寨的情况,基本无能为力。”

在截至1月3日的这两周期间,用户在苹果应用商店的开支大约是11亿美元;

开发者自2008年以来从苹果应用商店获得的总营收将近400亿美元,其中2015年占到了其中的三分之一;

艾媒咨询的调查显示,2012年,16%的开发者选择将付费下载作为主要的盈利模式,56.6%的开发者选择的盈利模式为“免费下载+应用内嵌入广告”

据柴可透露,原本在他公司的一个工程师每个月工资8000元,但一家大公司直接开出2.8万的月薪将其挖走。而张翮则称,为了不涨工资就能留住人,他“给期权、管吃管住、放宽考勤、还会送一些广告商提供的衣服和滑雪工具”。

目前国内大部分的App应用都没有看清自己的商业模式。2010年、2011年两年疯狂的投入却没有换来回报后,投资人变得谨慎和理智。

个人开发者吐槽App开发创业之难,月均收入仅千元;未找到商业模式,移动互联网投资大幅放缓。“如果继续下去,我可能某天死在电脑前,而我的搭档可能就要离婚了。”手机游戏开发者黄峻在微博里写道。刷不起榜、游戏被破解、找不到国内付费用户……一年的创业非但没有让黄峻实现起初的梦想,赚不到钱的现实反而使他头发白了大半。

个别成功的案例使很多人萌生了一夜成名的幻觉,当这些怀揣梦想的开发者正式踏入App开发的大门,便会发现推广困难、山寨成风、国内用户不愿付费等数道墙,横矗在前方。

“移动广告的投放额呈增长趋势,但投放分布上,两极分化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艾媒咨询CEO张毅称,广告商更加青睐那些拥有成千上亿用户规模的App巨头,“那些只有几万、十几万用户的应用,拿到的广告正呈下降趋势。”

“每天蹲在家里鼓捣”了近3个月后,黄峻推出了第一款App作品《萌萌推金币》。限免(限时免费,App应用常见的推广方法之一)第一天里上千个的下载量,一度让黄峻欢欣鼓舞。

1月25日,主打女性生理周期计算的“大姨吗”创始人柴可,向200多位同行分享他“如何获得用户”的经验。这位27岁的年轻人说,其团队通过倾听女性用户的反馈、揣摩女性心理等方式,已获得了500多万的用户。

以下数据大概指明了苹果应用商店自2014年以来给该公司带来的营收情况。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如果我使用的措词是“超过”或“接近”,那就表明这些数据来自新闻媒体;如果我使用的措词是“大约”或“大概”,那就表明这些数据是我由我根据新闻媒体中的数据再计算而来。

在过去的一周,苹果宣布自其应用商店于2008年开启以来向开发者支付的总营收等相关的信息。数据显示,自2008年以来,苹果应用商店给开发者支付的总收入已经超过了700亿美元,比该公司在今年1月5日宣布的数额高出100多亿美元。如果按此年率计算,那么开发者今年从苹果应用商店获得的收入可能会高达240亿美元,与四年前相比将增加140%,不过同比可能只增长14%左右。

同黄峻一样,大部分当初扎堆进入手机应用开发行业的创业者们,正在为“活下去”而挣扎。来自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11月底,仅有23.3%的开发者能从应用开发中盈利。

“如果继续下去,我可能某天死在电脑前,而我的搭档可能就要离婚了。”黄峻说,他已经决定春节后告别游戏开发,找个公司去上班。

资本也度过了那段“为移动互联网痴狂”的岁月。App开发者获得融资的难度愈来愈大。“App开发已死。”作为国内最早App应用开发者之一的朱连兴断言。

“个人开发者已死”

然而《GraveyardKeeper》的下载量依然寥寥。雪上加霜的是,国内一个网站发布了该游戏的破解版。

苹果当年从中获得的营收大约是88亿美元,同比大约增长49%;

资本市场的冷淡

这种情形与2000年前后的那场互联网热潮有些相仿,在那场“全民互联网投资”的热潮中,不少企业针对互联网的投资打了水漂,其中包括联想与TCL这种“传统”科技业制造厂商。那场热潮中,几乎所有网站在起始阶段都没有看清自己的商业模式,甚至包括门户网站。

当年1月的第一周苹果应用商店帐单收入将近5亿美元;

郑重声明:中国软件资讯网站刊登/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论证其描述。中国软件资讯网不负责其真实性。

用户在苹果应用商店的总开支大概为150亿美元;

不过,坦白地说,黄峻和他的朋友并没有太多的推广手段他们只能在微博或游戏论坛上发下帖子。但根据黄峻1月28日的监测,5个付费下载推金币游戏的用户,无一来自国内。对于如何吸引舍得花钱的国外用户,黄峻有些束手无策。

责编:

视频新闻

  1. 贵州广电网络公司地址 摄影报价单模板 免费制作
  2. 平面设计网页多少钱 网页制作报价 电子口岸 杭
  3. 免费制作app平台 app开发培训多少钱 办公室墙绘
  4. 贵州特种作业资格查询 简单网站制作教程 公众号
  5. 游戏推广招聘 app开发公司前十名 贵阳招聘信息
  6. app推广话术 贵阳考试信息网 制作网站大连哪家好
  7. 想做网页设计兼职 中国人事考试网官网 在哪能找
  8. 上海装修报价单豪装 游戏开发培训班多少钱 贵州
  9. 贵阳软件开发公司 网站外包 报价明细表 微信公
  10. 做平台网站需要多少钱 画册 报价 贵阳电子科技
  11. 贵阳推广平台 软件开发报价单 制作报价系统
  12. 韶关市网站设计 贵州省城乡住房官网 贵阳职业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