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进科学家筹资主动联系外星人:霍金震怒_励志网

激进科学家筹资主动联系外星人:霍金震怒

2018-05-27 07:12 来源:励志网

“你们是不是要成为下一个OPPO?”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我问了他最后一个问题。

2013年11月,刘作虎正式从工作了15年的OPPO离职,并在2013年12月17日宣布创立一加科技,第二年4月23日,一加手机首款旗舰产品在北京正式发布。

对此,他解释称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一加早在几年前就在内部强调了不能对外透露销量消息;第二个原因,刘作虎认为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如果一款产品能卖到300万台,其实是很牛的事情。

CNET科技资讯网6月24日北京消息(文/周雅):“微软想做的是,让技术不仅限于实现商业价值,更重要的是去惠及他人,真正实现社会价值”,习惯于跟开发者打交道的司瑞凯(SrikanthRaju)是一位不折不扣的资深工程师,而他更愿意为开发者扩宽舞台。

国内品牌知名度不高,一年又只推一款旗舰,甚至在2016年第一季度,一加还亏着2亿元,直到去年年底实现扭亏为盈,一加是怎么做到的?

之所以微软能做到这些,是基于微软云:微软搭建起了一个全球性的生态系统,让ISV和客户能够享受到Azure的技术和市场优势。目前,Azure已经覆盖全球40个区域,在过去3年中,微软云规模已经扩展了一倍。预计未来12个月,将再提升一倍。在微软,云服务其实涵盖众多不同的业务,不仅包括Azure,也包括Office365和Dynamics等。

这次的一加5采用硬朗中包含圆润的设计语言,刘作虎说这款产品仅背面双弧度的调试就用了大半年的时间,进行了超过100次的金属外观打样,是一加这四年来设计时间最长,研发经费最多的一款产品。他说身为一加手机的CEO,在产品正式发布前好几个月他就开始试用,每天都会把一加5带在包里,发现哪儿有问题就会找产品工程师修改。

再譬如中国企业Airdoc。通过对于图像的识别技术,它可以方便地对糖尿病患者的并发症提出做出预判,相比传统的人工方式,准确度更高,而且突破了地域限制,让边远的患者获得更多治疗机会。 

在司瑞凯眼里,微软的变革与开发者一脉相承。“微软是一个平台型公司,在这里,公司跟开发者的关系实际上已经成为公司根深蒂固的一部分了,这也是微软能够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而微软一直在做的,就是和中国本土开发者合作,把技术真正予力于他们,把技术落地到中国本土,帮助开发者实现梦想。 

“去年一加3和3T到现在累计销量有几百万台吗?”

时隔7个多月之后,一加于6月21日上午正式推出了年度旗舰一加5,前期备货100万台。一加5昨天已经结束了第一轮的售卖,短时间内销售一空。

“消失”了快一年的一加,除了推出年度旗舰一加5,刘作虎这次还告诉我们一加去年竟然盈利了:“只做旗舰,也活得挺好。”

这款应用分为资讯、杂志、发现和我的这四部分,资讯类有首选、时事、娱乐等,你可以在上面目录栏右滑可以看到更多类别,也可以在下拉按钮中选择。

#p#分页标题#e#2014年发布的一加手机一代,卖了150万台,创业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这让刘作虎当时备受鼓舞。不是硬件公司,也不是互联网手机品牌,而是一家生活方式的公司,刘作虎的野心是要把一加打造成像苹果和无印良品那样的公司。

类似的“人工智能+云”的案例比比皆是。例如,帮助中国公益组织“宝贝回家”找到失散亲人的故事背后,是微软基于云服务的认知服务技术发挥了核心作用,即便是多年前的照片,也可以找到亲人之间的共性,进行匹配。

重新出发:明年将是春天

一加成立的这三年多来,中国智能手机行业从线上杀到线下,从千元机价格战到如今的集体涨价追求利润,市场变化风云诡谲,同时竞争又非常地惨烈。小米从去年开始出货量跌跌不休,与一加同时期创业的大可乐、IUNI等并没有挺过去年冬天。

“肯定不止,但是我不能告诉你,你这太低估我了!”

一加手机CEO刘作虎最近多了一个新外号,人称“张老板”。原因是有人天天在他微博下面留言:“张老板,一加5什么时候发布呀?”于是网友都戏称他为张老板。

【保利集团:将对旗下企业使用“保利”字号行为进行摸排清理】近日,保利集团在公司内部下发通知,从即日起在系统内开展专项治理工作,对所有出租管理物业和合资合作公司使用“保利”字号进行全面摸排和清理。保利集团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此次保利大厦承租单位冒用‘保利’字号进行违法宣传和经营的恶劣事件,对‘保利’品牌形象和社会声誉造成较大负面影响。为维护‘保利’品牌形象和企业声誉,保利集团决定彻查承租单位,打击非法盗用‘保利’品牌和利用保利场所从事违法经营的行为。”(北京青年报)

在OPPO工作了10多年,刘作虎深受OPPO“本分”的企业文化影响,对于一加是OPPO投资的企业这层关系,刘作虎也毫不避讳。“我们是用了OPPO的供应链和生产工厂,这是我们的优势,所以我能拿到最好的原材料。”

经历了这番调整之后,重新出发的一加不管是产品、营销还是渠道策略都变得前所未有的专注:600多人一年只打造一款旗舰产品,营销方面精准投放,主要靠口碑传播,渠道则是专注线上电商。

“好的产品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要耐看。耐看的产品在你用了一个多月甚至更久之后,再看依然会有怦然心动的感觉。”刘作虎说一加就是要做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产品。在他看来,销量只是个结果,不能一直盯着,只要坚持做好产品,量自然就上去了。

一块手表再加上一部Windows10平板,就可以帮助抑制帕金森患者手部的抖动,让伦敦设计师EmmaLawton重新拿起画笔书写自己的人生——这项由微软华人科学家张海燕开发的ProjectEmma项目,成了Build2017会上最让人动容的科技创新。 

2016年的时候,一加调整策略,刘作虎发了封内部信叫:“聚焦,再出发”。简单说就是砍掉线下,回归线上,同时更加专注,把一加X这条产品线砍掉,只做旗舰。

杂志和发现里的内容差不多,都是一些杂志选择阅读。在我的板块还有很多内容,其中幸运转盘,大家可以试一下自己的手气哦。

关线下体验店,停掉一加X项目,对于一加曾经走过的弯路,刘作虎在采访中也非常大方的承认。

“为什么是下一个OPPO?成为下一个一加啊!你这话说的太不准确了。”刘作虎回答说成为苹果才叫牛。但不管是成为下一个谁,刘作虎说成为自己才是最重要。

此次合资是中国私营投资公司和国际性房地产投资管理机构的首次合作。他们首先将成立一个新的欧洲房地产投资基金,种子资本的上限为3000万英镑,该基金可以给投资人带来净回报约为15%。

发现犯了错之后,刘作虎迅速进行调整。从2015年11月开始,一加把这些由OPPO代理的全国46家下体验店,以及北京和上海两地的旗舰店都关闭了。

其实这最开始只是网友的口误,后来演变成外号了,大家都这么叫。刘作虎并不避讳,不仅是在网上,在一加5的发布会上他也自称“张老板”。

只做旗舰,也活得挺好

一加手机2代隔了15个多月才正式推出,如此漫长的产品迭代时间,让一加错过了一加1代初获成功后最好的黄金成长期。随后自研操作系统的急于推出,也让一加手机当时在国内的口碑和体验急剧下降。

在非智能手机转智能手机这一波换机潮过后,目前国内的手机市场已经进入到了存量市场的争夺,已经迎来了大洗牌。OPPO、华为、vivo是目前国产手机三巨头,在IDC的统计报告中,这三家去年国内市场出货量分列前三。传统“中华酷联”四大品牌中,中兴、联想以及酷派已经风光不再。

“有一次聚餐,卢伟冰(金立集团总裁)让我把一加5拿出来看看,他看了之后第一句话就说’这个中框好难做’。”除了外观,刘作虎还提到的一点是为了支持全球绝大部分地区的4G+,一加5增加了100多元成本做到了6模32频段网络制式的支持。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这些细节是消费者很难看到的,但刘作虎却坚持要做。

在一加3发布之后,从去年7月份开始,一加逐步将市场重心和资源放到了印度和欧美。目前一加手机海外销量占比高达70%,国内则是30%,在去年年底,一加实现了扭亏为盈。

如果你刚好对今年的微软Build大会有所耳闻,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司瑞凯这么说。 

【保利集团:将对旗下企业使用“保利”字号行为进行摸排清理】近日,保利集团在公司内部下发通知,从即日起在系统内开展专项治理工作,对所有出租管理物业和合资合作公司使用“保利”字号进行全面摸排和清理。保利集2017-02-2709:57:31

全新上线的MacAppStore专区只针对美国地区。MacAppStore的新专区将第一方软件、第三方软件以及第三方游戏划分为三个部分,并特别推广其中的一些产品。遗憾的是,苹果并没有在Mac30周年庆为MacAppStore当中的产品提供任何打折服务。

其中一个有趣的项目叫做企业技术先锋计划(Ascend+),微软与开发者一起进行动手实验,过去一年里,每周一场雷打不动,微软和开发者们一起坐下来共同编码,助其转型。这时候,微软在的角色也在发生变化——从“给予者”进化为“参与者”。

显然,人工智能是今年几乎所有公司押注的筹码,微软的战略也从2014年的“移动为先,云为先”,变为“智能云和智能边缘”——“的确我们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落后了,但这都过去了,现在我们全力押注AI。”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在Build2017笃定的宣布。 

【新华社广州1月6日电】广州市民政部门推出23项举措促进慈善事业发展,其中多项措施旨在进一步培育社会组织等民间慈善力量,而包括整合慈善资源信息、完善募捐管理在内的部分措施则与大众需求直接相关。广州市民政局局长庄悦群介绍,在强化扶贫济困功能方面,广州市慈善会将在年内牵头联合当地从事重疾救助的慈善机构,开发广州重疾救助信息平台及手机应用程序,方便困难群众寻找资源及市民捐款。在社会组织高度关注的募捐管理方面,广州市已在2012年通过颁布实施《广州市募捐条例》放开了慈善组织公募权,今年在进一步简化募捐许可备案手续的基础上,广州市还将试行募捐管理二维码认证。“对于每个慈善组织的每个募捐项目,设置募捐信息二维码,打印在募捐许可备案审批证书上,方便各慈善组织印制在募捐宣传载体上,公众只要扫一扫,便知晓全部募捐信息。”庄悦群说。

“当科技在解决社会痛点时,人们就能感受到一种了不起的进步。” 

谈起自己的使命,司瑞凯骄傲之情溢于言表。他执掌的开发体验和开发平台合作事业部,主要面向中国的开发者提供技术平台的辅导、支持、数字化转型。

面对媒体有关一加手机具体销量的追问,刘作虎口并没有透露具体数字。

英国第一太平戴维斯投资管理公司近日宣布与中民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基金管理公司,投资全球楼市。这是中民投在欧洲首个基金投资平台。杭州日报2015-06-2120:38:57

从亏损2亿到盈利

一加成立之前,刘作虎最知名的产品是OPPO的蓝光播放器。但也负责过OPPO的手机营销体系。

“开店之后,我们瞬间发现当时的产品定价(1999元)并不足以支撑线下店铺的成本,公司毛利变得很低了。”刘作虎回忆说,如果坚持开下去,当时店里卖出去的产品,连给员工发工资都不够。

“2018年将是一加的春天。”这句话是刘作虎在采访中说的,也是他在内部会议中,用来给团队打气的。“活下去就有机会,只要老老实实把基础做好。OPPO以前也是从几百万台、几千万台做到现在1亿台出货量,我跟团队说不要着急。因为你一急就会犯错,犯错等春天来的时候你就死掉了。”

中国的开发者,拥有更大的活力

阅读是现代人们充实自我必不可少的途径,而手机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获取资讯的很好渠道,而畅读结合了新闻资讯和杂志内容,让你一次读个够。打开这款APP应用,首先就会显示让你挑选主题,不过也是只有黑和白两种颜色选择。

经历了2014年的成功,一加开始拓展线下店,做两个ROM(操作系统),并且开拓了一条1500元价格区间的新产品线一加X。丰富产品线和拓展线下渠道,从当时的市场环境来看,并没有错,但这种做法却并不适合一加。

除了不提具体的销量数字,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一旦涉及到可能会攻击到友商的话题,刘作虎总是会很机警地停下,含糊而过。但聊起产品的时候,他会变得滔滔不绝。

【PConline资讯】苹果美国MacAppStore惊现特别专区,用户登陆MacAppStore时会看到一个阿拉伯数字“3”和一个苹果logo组成的别样“30”字体。据悉这是苹果为庆祝Mac诞生30周年而推出的,页面上除了别样的字体之外,还有苹果对Mac诞生30周年的致词。

“我们靠得是口碑营销。”刘作虎在接受包括凤凰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

如今华为OV金立,乃至小米的手机广告都是铺天盖地,一加相比之下像个异类,是一家很少出现在大众视野的手机厂商。你在电视上压根看不到一加手机的冠名;在公交、地铁站台,或者是电梯里,也几乎见不到它的身影。

英国第一太平戴维斯投资管理公司近日宣布与中民投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合资成立基金管理公司,投资全球楼市。这是中民投在欧洲首个基金投资平台。

选择完主题以后,就会显示在发现那一界面上,这里有很多杂志让你选择。你还可以在频道上关注感兴趣阅读类别,实现个性化阅读。

“前不久有一个自媒体曝我们一加3卖了多少万台,结果下面的评论都是‘我靠!才卖这么一点’,本来是想夸我,结果把我害了。”刘作虎认为,对比别家卖了一亿台,而一加只卖了几百万台,反而会让用户对一加的品牌没有信任感,“这个是我很担心的。”

司瑞凯说起Ascend+的故事,开始认真比划起来。譬如甘来。在甘来的零售业自动贩售机里,集成了微软人工智能、微软云服务和最新交互体验的技术,用人脸识别完成交互,既可以做市场推销,也可以帮助运维人员基于微信完成人机沟通。

“发布会后总有种考试结束的爽快感。”一加5当天的发布会结束后没多久,刘作虎发了条微博。或许一加5的成功发布,对他的来说就好比瞄了多时的弓箭终于得到释放,剩下的就是等着箭入靶心。

“在一加X发布后一个多月,印度消费者给我的反馈是手机很不错,但是不会买,因为要买就买以及的旗舰机,最好的安卓机。”刘作虎说,一加X在定价的时候他发现犯错了,该机当时1499元起售,和同时期的红米、魅蓝等产品相比,性价比不具备优势,同时也不适合在线下卖。

受到小米手机这条鲶鱼的影响,2012-2013年间,是中国互联网手机创业兴起的年代。小辣椒、大可乐,还有中兴的努比亚、金立的IUNI以及华为的荣耀先后成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这位微软大中华区开发体验和平台合作事业部总经理生于印度,成长于美国。他在长达数十年的职业生涯当中,既对Java开发驾轻就熟,也适应了从一个咨询工程师到开发经理的过渡,从硅谷到芬兰、巴西、以色列,司瑞凯工作的脚步踏遍世界各地。5年前,他却选择了留在中国。

“手机品牌一定会是越来越少,尤其是搞噱头的企业正在减少,而且新品牌再想冒出来机会也很少。”刘作虎认为,经过洗牌之后,优质的手机品牌会留下来了。显然,“OnePlus一加”——在他看来就是会留下的优质品牌。

而中国更是一个让他吃惊的国度,这里存在着大量的机遇和挑战,这里的开发者遇到环境、能源、医疗、健康等众多的痛点,他们由此迸发出超常的创新激情。相比而言,硅谷的机遇特别多,但挑战和痛点不多。 

微软大中华区开发体验和平台合作事业部总经理司瑞凯(SrikanthRaju)

常年与开发者共事,自然能找出异同,司瑞凯因为具备丰富的各国工作经验,更有发言权,他道出一个结论:不管在哪一个国家,开发者都有一颗勇于挑战的心。 

给予者化身为参与者 

责编:

视频新闻

  1. 移动医疗APP在做什么?伙伴医生告诉你
  2. App Store大改版,对苹果生态有什么影响?
  3. 苹果大秀黑科技“肌肉” 还为讨好中国用户开发
  4. 镇海两企业携手苹果Homekit平台开发智能家居
  5. 苹果App Store全面禁止热更新 不移除相关代码将下
  6. 共享单车硝烟未息 智能锁研发力争上游
  7. 招联金融携手高铁管家送福利,跨界合作成行业
  8. 不甘做AI领域追赶者 苹果借开发者大会全线反击
  9. 想提升APP运营效果?让国双APP分析与优化解决方案来帮你
  10. 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召开 大秀黑科技“肌肉”
  11. 互金专委会理财安全助手APP上线 真融宝测评指数
  12. 企业制作APP软件是自己成立团队好,还是找外包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