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绝命毒师”:女大学生被网友用强酸残忍溶尸_励志网

遭遇“绝命毒师”:女大学生被网友用强酸残忍溶尸

2018-12-14 21:04 来源:励志网

但从现在来看,Google从iPhone发布的那一刻起就预料到了App时代来临对搜索的根本性颠覆——搜索变得无处不在,同时也变得无利可图。

记者在应用商店搜索催债时,显示了多家催收平台。位于搜索首位的是一个名为催催宝的APP。其开发者为广东新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记者打开APP后发现,在新用户注册过程中,需要选择是债权人还是催收人。确定后角色将无法改变。

“搜索引擎”这个产品大类,被从底部肢解了。

尽管背后搜索引擎技术在不断地提高,准确率、信息呈现形式、搜索的速度、广度和效率都在提升。但对于用户来说,你现在用到的搜索引擎和20年前的搜索引擎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称其传统,一点也不过分。

记者调查后发现,目前从事网络催收服务的经营主体主要有两种类型:一是经营主体自身非催债人,其主要通过网站、手机APP等渠道搭建类似“滴滴模式”的催收平台,为债权人与催债人提供点对点的撮合信息服务;二是经营主体自身即是催债人,其主要通过网站、微信公众号等渠道宣传自身具备的催收能力及业务范围,或搭建平台供债权人在线提交催收需求与申请。

在互联网诞生的早期,在服务和产品形态单一,用户需求单一的时代,这是一个绝佳的商业模式。作为信息汇聚的中心,过去的内容生产者和用户都要“讨好”搜索引擎。

许多人将百度近几年的颓势归咎于百度的内部管理,归咎于百度的价值观,归咎于做事慢半拍,归咎于口碑不行,归咎于百度作为一家公司的社会道德感不强。

百度曾经尝试过很多种方式将App用户拉回到搜索引擎这一入口,比如框计算、知识图谱、直达号等等——Google也做过类似尝试。这都是在不改造“搜索-广告”这一商业模式的前提下,试图将新的能量赋予搜索引擎这项老业务。

催收费用如何?上述业内人士称,大部分平台都是在逾期到一定程度后,依靠自身力量难以实现贷款回收后才会外发给催收公司,因此催收公司要求比较高的成本去实现贷款回收。通常来说,目前催收行业有两种模式,一种是直接打包卖给催收公司,另外一种方式委托催收,具体费用各不相同。

(原标题:连百度都不再需要“百度一下”了)

作为中国互联网最早的三驾马车,百度沦落到今天为一个后生“衬托”,也算是一大未解之谜。

其网站数据显示,目前入驻26105催款人,每天有73单被催收。目前已追回5.02亿元,佣金约为1.17亿元,平均佣金费率达到23.21%。而债权人数量为21874位,日均发布债权126单。

百度是一家“专注”的公司,从2005年开始李彦宏就一直在各种场合提到百度成功的秘诀是专注。直到2016年11月出版的李彦宏传记,副标题依然是“专注成就百度人生”。

滴滴模式的催收平台是否合法?催收的效率又怎么样?“单纯就目前的法律法规来看滴滴模式的催收平台,不存在违法行为,但该一模式的推广也暴露或者说扩大了催收行业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暴力催收,这带来了一些道德层面的考验。就催收效率而言,滴滴模式的催收,实际降低了信息的不对称,压缩了老赖或者说逾期者的躲避空间,对于效率来说是一种提升。”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2017年的百度,唯一的任务就是杀死那个旧的百度。

这种专注,一定程度上“害了”百度。因为百度并不是没有注意到“搜索引擎”不再是一门好生意,作为搜索引擎公司的百度,做过很多次的转型。

其实不只是搜索,在互联网时代从没有一门生意的好日子能持续20年。百度今天所面临的问题,至今已不屑与百度并称BAT的阿里和腾讯都遇到过。

但是,不是百度和Google不努力,而是搜索确实老了。在投资圈有一个模糊的论调是:如果一个品类的产品即便是已被垄断却依然不断有新的公司加入,那么意味着这个品类依然是年轻的。

对“搜索”痛下杀手

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6月的数据,记者发现20家“滴滴模式”催收平台累计委托催收案件金额达8894亿元。其中,5家平台累计涉及已催还资金近494亿元、平均催收佣金率高达21%,8家平台累计登记债权人数量达4.39万人、注册登记催债人数达8.57万人,15家平台累计委托催债案件数量超84万件。

京东:没有多少努力,主要靠对手衬托。

除了陆奇上任之后的一系列业务调整和人事变动,18岁的百度成为了BAT里第一个修改公司使命——从“平等的获得信息”到“用科技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

如果百度真的不行了,那也只有一种可能——搜索不再是一门好生意了。

还记得在2005年的时候,多家美国报业公司对Google发起了车轮诉讼,要求Google不要再索引他们的内容。几年后,这些报业公司先后推出了自己的App,上马了数字化付费订阅业务,这些官司也就不了了之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APPstore搜索“催收”,显示有十余款相关APP。记者下载后注册发现,操作模式大同小异。其中一个名为催催宝的APP上的数据显示,其待接债权为12.74亿元,而催债人数量为26100人。

其实百度还没到过去两年最惨的时刻,不过按照趋势下去也差不多了

某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来说,体量稍大的互金公司都与第三方催债平台有合作,不管平台是否有自建的催收团队。如果自建有催收团队,大部分是自己催收3个月以下的逾期,三个月以上的逾期均交由专门的催收公司进行催收。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金融大行其道,借款逾期现象凸显,暴力催收等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6月27日,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互金专委会)发布了最新网络催收情况监测报告。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的数据显示,“滴滴模式”催收平台共计61家,涉及企业60家。其中,20家“滴滴模式”催收平台累计委托催收案件金额达8894亿元。

搜索这一行为本身并没有消失,但被分散到了不同的App里:我们在想要看视频的时候,会先打开优酷再进行搜索。想要了解突发新闻的时候,会先打开微博再进行搜索。想要听音乐的时候,会先打开网易云音乐,再进行搜索。

App时代与Web时代的一个最大的区别在于它是反互联互通的——每家公司有自己完全不同的App,这些App不再以标准的HTML界面去呈现自己的内容,搜索引擎也不再能够轻易的从这些App中抓取数据。

搜索引擎的商业故事,并非是一次精准的搜索能帮用户找到他想要的答案,而在于一次搜索行为能够将搜索引擎认为正确的答案灌输给用户。

从历年的百度世界大会来看,百度其实很早就注意到搜索引擎不再是一门好生意,但并不愿意承认搜索引擎已不再是一个好产品。

#p#分页标题#e#蔡燕浩律师表示,催债APP如果存在业务经营,那么它应当依托于公司或合伙等经在工商局合法注册的主体下。比如:某经营性催债平台,应当属于某公司对外宣传或接受案件的工具。至于催债平台的合法性,那就要看其所隶属的公司是不是合法经营该类业务的公司。

记者注意到,在追债平台上,相关的债务人信息也能看到。那么,用户的隐私数据是否只允许互金公司使用?是否可以交给第三方平台?“这药看借贷双方是否有过这方面约定,如有约定说借款人一旦逾期,平台或出借方有权将借款人的委托给特定第三方进行催收的话,是可以交给第三方平台的,也就是借款人是否有授权的问题。”上述业内人士表示。

但回归到商业逻辑,百度依然是国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搜索引擎公司。在原本水就不清的中国市场,上面所有那些都只能算是次要因素。

#p#分页标题#e#腾讯是做即时通信起家的,在信息传递这一点上可以说与百度有着共同的初心,但马化腾却早早意识到了仅仅靠垄断信息的传递并不能真的“赚大钱”,而中途将自己改造成了一家游戏公司,靠给“小学生”卖皮肤一年收入1500亿。

这些形形色色的催债平台,究竟是又一块万亿市场蛋糕还是处于灰色地带?对此,记者采访了相关律师和互联网金融业内人士。

6月26日星期一,刚刚结束618年中大促的京东,股价小幅上涨,公司整体市值拉至600亿美金左右。

目前,第一种类型企业经营的平台发展迅速,成为了“滴滴模式”的催收平台。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6月的数据显示,“滴滴模式”催收平台共计61家,涉及企业60家(其中1家催收平台未公布经营主体),发现相关互联网网站48家、手机APP31个、微信公众号30个。

连百度自己也终于承认,这个讲了近20年的故事实在跟不上时代了。

百度开盘日常下跌,一时间两者之间的市值差距进一步缩小。“百度又双叒叕完了”的微妙气氛洋溢在自媒体和朋友圈里。

记者查询催催宝开发者的工商信息发现,其经营范围为商品批发贸易、软件开发、信息技术咨询服务等,不包括债务追收相关业务。那么,目前平台这种行为是否合法呢?

但随着移动时代的来临,搜索引擎变得开始需要上游讨好内容生产者,下游讨好用户。

国家互金专委会表示目前,从技术平台目前初步监测的舆情情况看,“暴力催收”等内容频频出现,已成为社会关注焦点,考虑到催收行业涉及巨大的资金及复杂的人群,其潜藏隐患亟待重视。

在《陆奇和他的百度新千亿美元计划》的报道中,百度一位化名陆皖的第三方供应商评价百度:“去年整整700亿的销售额,才100亿的利润,太吓人了,这是一个传统公司的利润率。”

那么,催债过程中出现相关问题,职责应如何判定呢?北京市中银(济南)律师事务所蔡燕浩律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债务催收公司或平台合法注册经营的前提下,因债务催收人员的违法行为形成刑事责任,由其本人承担,若对第三人形成民事责任,根据雇佣关系或劳动关系的法律规定应由债务催收人员和债务催收公司承担连带责任,但是债务催收公司在承担民事责任后,可以向违法的债务催收人员追偿。若催务催收人员无违法行为,造成了不可预见的应承担的民事责任,则应由债务催收公司承担。

是苹果杀死了“搜索引擎”

选择催债人后,需进行身份认证。分为个人、催债公司和律师事务所。需上传身份证以及相关证书。记者查询债权列表后发现,佣金为债权金额的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五十不等。根据债权人所提供的债务人信息完整度而定。包括欠债人的借据、合同、身份证复印件、电话、住址、法院判决书、单位地址和老家地址。记者注意到,因各债权人所提供的信息完整度不同,对于难以找到的债务人,佣金比例较高。

61家“滴滴模式”催收平台分布于全国11个省及直辖市;其中,北京和上海两地的平台最为集中,超全国总量的一半。

京东和百度的对比稿刷了一圈,两者的市值还是没有交汇,随着618的逐渐远去京东的短期牛市消失。看来接下来要让“京东市值超过百度”这件事成真,怕是要等百度的股价接着下跌了。

业内:滴滴模式可提高催收效率

如果不是Apple主导了移动互联网的变革,搜索引擎作为一种产品模式很有可能会继续“经久不衰”。

“搜索”不再是一门好生意

我私下里问了问在百度工作的好友心情如何,他说:和你们一样,默默等待那个时间点的到来。

搜索引擎对互联网的利用是原始而直观的——互联网的诞生是为了让人们更好的传递信息,而搜索引擎恰恰是满足这一互联网原始驱动力而衍生出的产品形态。

记者了解到,当前网络催收或者采用电话催收方式,或者采用微博、论坛等网络途径恶意曝光借款人个人信息的催收方式,或者对借款人亲属、朋友、同事等熟人进行电信骚扰,以要挟借款人还款。此外,还存在采用线下跟踪、上门骚扰与当面威胁等非法催收方式。

律师:平台是否合法要看隶属公司性质

针对欠款人隐私保护问题,蔡燕浩律师表示,如进行债务催收的人员,没有将欠款人私人信息作他用或作非法用途的话,应不存在侵犯欠款人隐私的问题。其建议,各类借贷合同在债权债务转让相关条款中,约定若欠款人不按时还款,在债权人转让债权时,可以将载有债务人各类信息的资料一并转让与债权接收人。

百度怎么说都不算一家传统公司,但百度的业务“搜索引擎”确实是一项传统业务了。正如大家对Google的评价那样,搜索引擎公司本质上是一个广告公司,搜索业务本质上是一种广告业。

当“搜索引擎”这种产品从底层瓦解的时候,依附于搜索引擎上的“生意”也就不再是一门好生意了。

无关道德、易用性、准确性,可以笃定地说即便是Google,若不是冒着被人诟病“抄袭”的风险,在iPhone发布的10个月后就仓促发布了第一个开源版Android,那么面对苹果、Facebook和微软的剿杀,Google的下场可能连百度都不如。

在Android诞生的最初3年里,没有人理解Google为什么要制作这样一款“没什么好处”的开源系统——苹果又不是不让Google的应用在iOS上跑。

是时候让搜索引擎这项古老的产品进入常态化的坟墓了。

世界范围内新的电商倒是还有不少——比如京东。但还有新的搜索引擎公司吗?没有。

无论是百度还是Google,全世界的搜索引擎首页长得都差不多。而且从世界上第一个搜索引擎诞生以来,这种以搜索框为中心的简约设计基本就没有改变过。

记者注意到,目前催债平台正在细分垂直化,如一个APP名为人人清,其介绍是专注于汽车金融的催收众包平台。记者了解到,除了个人债权人,互联网金融公司与第三方催债也有一定的合作。

Twitter作为互联网时代之末,移动互联网时代之首,在接入Google这件事上也十分审慎。就像百度现在搜不到什么微博、淘宝、微信文章一样,这些诞生于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新内容”主动拒绝了搜索引擎的索引。

“公安部、国家工商局(2000)568号文件中也规定,‘取缔各类讨债公司,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办任何形式的讨债公司’、‘各级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对申请经营讨债活动的企业不予核准登记。’但自2016年始,某些市级商事登记经营范围系统将信贷催收服务和应收账款管理外包服务列入企业注册经营范围,且不需前置或后置许可。标志着债务催收平台所隶属的公司如果是合法经营的,那么其合法性没有问题。”蔡燕浩表示。

京沪催债平台超全国总量一半

阿里是做电商起家的,但现在的阿里更像一家金融公司而且未来会越来越像金融公司,电商只是其覆盖业务中的一大块而已。

责编: